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玄幻小说> 驭房有术 > 第834章 天降甘霖

第834章 天降甘霖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“铃铃铃......铃铃铃......”

    光明镇外的指挥车内,唐区长、温琼、付森博等人都在。

    今天的温琼,脸色很是憔悴,这两天来她都没怎么合眼。

    眼下已经是晚上了,再过一会,其他的人还会6续离开,也就她一个人会在这里坚守岗位。

    这时候,她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,掏出来一瞧,正是张禹打过来的。

    她已经等了很久,仿佛一个世纪。她马上放在耳边接听,急切地说道:“张禹,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阿姨,事情准备的差不多了。今晚应该会下雨,大概明天中午十二点的时候会停。雨停之后,就可以带着患者来我们无当道观接受治疗了。”张禹认真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我等下就把情况汇报上去,明天让病人都去无当道观接受治疗。”温琼激动地说道。

    挂了电话,温琼看向唐区长,说道:“张禹来电话了,说是今晚就会下雨,明天中午雨停,到时候病人就可以去无当道观就诊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唐区长也是为之一振。

    “没错。”温琼重重地点头。

    见她这般说,付森博淡淡一笑,说道:“我刚刚还真看了天气预报,没听说下雨。他说下雨就下雨,岂不是成活神仙了。”

    温琼见过张禹的手段,所以她对于付森博的话,只是淡淡一笑,说道:“那你拭目以待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呀。”付森博笑道:“既然明天中午就可以给患者治疗,今晚我也不回去了,就在这等着。”

    唐区长也是点头,“事关重大,今晚我也不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其他的人见年纪最大的唐区长都要留下,自然不能提走的事儿,一个个全都表态,愿意留下来。

    虽然在这些人的嘴里,总是反对封建迷信,说这些东西不靠谱。但是这些人,往往是最信的。

    莫说是付森博了,就算是唐区长的办公室内,都摆的风水局,典型的坐北朝南。若是不信,找人看什么风水。

    接下来,众人就坐在车里等着。付森博不知道为什么,心里总是有点慌,担心张禹真的能治好光明镇的禽流感。

    过了片刻,付森博站了起来,说道:“我上趟卫生间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就朝下面走去。

    指挥车是上下两层,下面还有卫生间。他进到卫生间内,把门关好,跟着就掏出手机,拨了小岛光武的号码。

    电话很快接通,里面响起小岛光武的声音,“毛细毛细。”

    “喂,是我。”付森博用不大的声音说道。

    “付先生,不知道找我有什么事?”小岛光武听出付森博的声音不对,声音也压低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张禹说今天晚上会下雨,等到明天中午雨停之后,就可以让病患去他的无当道观治疗。我不希望这种事情生,所以,你懂得......”付森博沉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该怎么做了。”小岛光武说道。

    眼下的小岛光武正和日月形、夜叉,以及两个保镖坐在工地的大楼上。

    天已经黑了,看
我的刁蛮校花老婆txt下载
不到什么,所以望远镜都收起来了。

    小岛光武挂了电话,看了日月形和夜叉一眼,说道:“刚刚有最新消息,张禹说今晚就会下雨,雨停之后,就可以进行治疗了。你们看天气预报了吗?”

    一名保镖马上掏出手机看了一眼,说道:“说是晴天。”

    小岛光武点了点头,说道:“没错,我刚刚也看了一眼,确实是晴天......”

    说到此,他抬头望了眼天上的星斗,“今晚的星星这么漂亮,怎么看也不像是有雨。还记得道观院子里的大锅么,都没添水呢,当时我还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,现在我终于想通了,原来是等着下雨。”

    “小岛君,你的意思是......”日月形看向小岛光武。

    “下雨为令,一旦下雨,立刻出动,干掉张禹!”小岛光武正色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问题!”......这一次,日月形和夜叉异口同声地说道。

    说完,二人一起朝下面走去,这里很黑,没有一点光亮。下去之后,小岛光武就失去了二人的行踪。

    但他并不在意这个,等了能有十分钟之后,他突然从怀里掏出两个小药瓶,递向身边的保镖,“拿着这个,一旦下雨,等他们两个跟张禹动手的时候,伺机进到前院,把里面药水倒进锅里。”

    “哈伊!”两个保镖立刻点头。

    二人从小岛光武的手里接过小瓶子,跟着脱掉身上的外衣。在二人的身上,穿的是黑色的夜行衣。紧接着,又从怀里掏出一个面巾戴到脸上。

    这二位其实很是好奇,不明白小岛光武已经派日月形和夜叉出手了,为什么还让他们去。但是他俩没有说半句废话。

    准备好之后,身形一动,几个起落,人就消失无形。

    小岛光武站起身子,望向夜幕中的无当道观,他只能看到道观的方位,根本看不到里面的人在做些什么了。

    在道观的后院中,现在地上摆了好些求雨的令旗,甘霖术的难度远要在普通的祭雨之上,而且还要达到相当的面积,如果不是得到祖师爷的信仰之力,张禹怕是根本做不到。

    现在的张禹,身穿一身八卦仙衣,显得气度非凡。他手持桃木剑,脚下步罡毯,左手三清铃,嘴上念念有词。

    念了好一会,张禹突然急促摇动的三清铃重重地扣在法案之上,抓起拿蓝色的甘霖符穿在桃木剑上,嘴里大声喝道:“甘霖降世,袪瘟化吉!急急如律令!”

    声音落地,就听“砰”地一声,那穿在桃木剑上蓝色符纸直接迸射出去,在空中掀起来一团蓝色的火焰,旋即化作炫丽的烟火。

    院子中就他一个人,其中的人都在房中,透过窗户看着他。其实人也不多,弟子们都在前院,后院就欧阳艳艳、鲍佳音母女和潘胜三个能看到的。

    当然,院子里还有棵香樟树。在树枝上,大白兔倒是骑在上面看月亮,看到符纸打出去,它一下子从树枝上跳了下去,三窜两窜进了孙昭奕的房间。

    “淅沥沥......淅沥沥......”

    雨点慢慢地落下,好似大姑娘的眼泪,一滴一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