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玄幻小说> 驭房有术 > 第830章 香樟树的用处

第830章 香樟树的用处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莫说付森博不太相信,温琼在看到拉回来四棵树的时候,也搞不明白张禹的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她也指望不上其他人了,而且张禹也创造了太多令人意想不到的奇迹。温琼也不搭理付森博,干脆先招呼张禹上车说话。

    指挥车上坐着的区领导,张禹都见过,逐个打了招呼,唐区长也让他落座。

    等张禹坐下,付森博就急不可耐地问道:“张禹,你说你能治光明镇的禽流感,那不知道需要多长时间。镇上疫情严重,可是不能拖的。”

    他这么问,并不是因为关心镇上的疫情,要是真的关心,估计也不会有这么一出儿。

    张禹现在自然不清楚这家伙的鬼主意,如实说道:“少则三天,多则四天。”

    闻听此言,车上的不少人都是一愣,实在想不到张禹竟然敢说出这样的话。

    “张先生若是有这样的把握,那此次光明镇的疫情,我们区政府就要多多仰仗了。”付森博马上又这般说道。

    这一次,张禹听出来味道有点不对,但还是说道:“不敢当,只是略尽绵力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......果然是年少有为啊......”付森博说着,又看向温琼,说道:“温琼,张禹说在三四天之内就能解决光明镇的疫情,那你看眼下咱们还是否上报,请求上级的援助呢?”

    刚刚温琼说了,一切等张禹回来再说。现在可好,付森博的动作可真快,张禹一回来,马上就把问题给丢过来了。

    温琼心中两难,一来不想承担责任,二来不想事情闹大。

    调动区里的医护人员去光明镇,这都调动全市医护人员去的性质完全不一样,如果再调动全国的,那性质就更严重了。不知道的,得以为光明镇陷入了禽流感的海洋,估计半年没人敢来光明镇。

    所以,温琼只好看向张禹,轻轻咬了下嘴唇,问道:“你有把握吗?如果你救不了,后果很严重的。”

    张禹同样也有张禹的打算,他在车上的时候就想好了。以无当道观的宣传力度,即便有药救光明镇所有的人,怕是多数的人也会疑惑,或者是收不到消息。可如果有区政府帮忙,那效果就不同了。

    张禹连犹豫都没犹豫,就直接点头说道:“我有把握!”

    自己随便用几张袪瘟符就把道观内的自己人给救好了,说明自己的方法又有,差的只是准备的时间。张禹跟着又郑重地说道:“我现在只需要三四天的时间,在这段时间内,希望政府方面能够尽可能的控制疫情的传播和患者病情的加重。时间一到,我的药配好了,那一切问题都能迎刃而解!”

    见他这么有把握,温琼心中不禁多了几分底气,马上重重点头,说道:“好!那就按照你的意思来!我们区政府就全力配合你们无当道观的治疗工作!”

    张禹代表的终究不是个人,而是无当集团、无当道观,他的话还是比较有分量的。

    见温琼又这么说,付森博不失时机地看向唐区长。唐区长也明白温琼和付森博的意思,两个人这是在这件事情上较上劲了。

    在镇东区的每一件大事小情上,都有可能影响着政府中每个人的命运。官场上的争斗,没有硝烟,却极为的惨烈。

    唐
无敌气运无弹窗
区长点了点头,没有再说什么,因为这一切他都懂,也是从角斗场上打拼出来的。他和温琼、付森博的唯一区别只是,自己的起点要比二人低。自己能爬到区长的位置已经是极限,而这两个人还有更大的舞台。

    无当道观。

    张禹终于回来了,带回来四棵大树。

    树被搬到后院,其他的人就全部退出去。

    张禹把院门管好,将太师叔和潘胜、欧阳艳艳请出来。夏月婵并没有走,正在母亲的房间,也一并出来。

    在潘胜出来之后,张禹说道:“师叔,咱俩一起动手,挖个大坑,把这棵树给埋进去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指了指那棵香樟树。

    不想,香樟树的声音马上响了起来,“不用给我挖坑,你们把我摆在想要放的地方就行。”

    闻听此言,众人都是大吃一惊,一个个诧异地说道:“谁的声音?”“谁说话?”......

    不用香樟树回答,张禹就道:“是香樟树,这家伙成精了,都会说人话。”

    他朝潘胜打了个手势,二人一起过去把香樟树给抱了起来。他俩的力气都大,俩人抱棵大树还是没有问题的。

    将树摆到院子中间,就听“噗”地一声,香樟树的根竟然直接扎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我靠......你还有这本事呢......”张禹惊诧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师父,这不算什么,就是一般的落地生根。”香樟树低调地说道。

    欧阳艳艳也算是见过世面的了,当初跟尹雄在一起的时候,还研究过变异生物呢。可自从来到道观,她现更为诡异的事情都有,香樟树成精,似乎要比什么变异生物还让人无法思议。

    夏月婵直接就傻了眼,不过该说不说,这棵大树一落根,院子里很快就香气扑鼻,气味怡人。

    孙昭奕抱着兔子慢慢地走了过去,她走路没有声音,显得是那样的飘逸。说她是瞎子,估计没有一个人会相信,仿佛什么都能看到一般。

    她来到香樟树前,轻轻地拍了两下树干,跟着感慨道:“好树,真是好树......有了它,这一次你要炼符的话,简直是事半功倍。”

    她怀里的大白兔似乎对香樟树很有好感,竟然双腿一蹬朝树上蹦去。

    然而,才抱住偌大的树干,跟着就滑了下去,“扑通”一声,一屁股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大白兔还挺经摔,马上又跳起来想要爬树,奈何根本爬不上去。

    好在潘胜将它抱了起来,放到了树枝之上,说道:“你当自己是猫呀,还爬树。”

    大白兔不满地看他了一眼,抓住树枝,看向天上的月亮,仿佛趴在树上看,能够让它看的更加清晰。

    张禹看着大白兔的样子,也不由得一笑。但他不解刚刚孙昭奕的说法,好奇地说道:“太师叔,你说香樟树对我炼符有好处,不知道有什么好处?”

    院子中有一口大鼎距离香樟树不远,孙昭奕都没转头,直接一抬手,指向大鼎,说道:“炼符要用那个鼎,如果只是用聚火术来引火的话,以你现在的修为,一定消耗很大。可有了它......”

    说到此,孙昭奕直接从香樟树上拽下来一根树枝,又道:“用它的树枝引火,能省下很多的真气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