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玄幻小说> 驭房有术 > 第825章 禽流感

第825章 禽流感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“天一迷图......”

    看过镜子上的内容之后,不消一会,上面的血字全部消失。而在铜镜之中,张禹的模样也不再是千疮百孔,令人作呕,变成了正常模样。

    但是张禹现在已经没有闲心去想镜子中的自己了,满脑子都是那天一迷图。

    还记得当初跟华雨浓一起寻找摄政王宝藏的时候,华雨浓最终的目标就是这天一迷图。在枯井之下,张禹不仅仅现了归真四象盘,还得到了一块貔貅玉佩和一份遗书。

    在遗书上写的清楚,天一迷图可不止一幅。

    这东西到底有什么用,张禹并不清楚,而且两下的说法,好像也不太一样。

    “海门市......天堂桥......天一迷图在海门市天堂桥,天堂桥有去无回......天堂桥、天堂桥......”张禹嘀咕着这番话,蓦地里,他的身子突然一震,天堂桥这个名字,怎么那么耳熟。

    当然耳熟了,在精神病院卧底的那几天,天堂桥这个名字,都好把张禹的耳朵给磨出茧子了。

    还记得那个汉子,嘴里反反复复只有一句话,那就是“千万不要过天堂桥,有鬼!”

    “他怎么会知道天堂桥的?天堂桥到底是个什么地方?”一下子,张禹的好奇心大作。

    原本在张禹看来,那人就是个该死没死的人,和白痴没有什么区别。张禹也没把什么天堂桥当一回事。

    现在可好,他隐然现,这里面好像有点问题。

    天堂桥这个地方,肯定是有的,应该还十分的问题,估计进去之后,没人能够活着出来。而那个该死没死的人,搞不好是唯一的幸存者。但是,这么活着,只怕比死了还要痛苦万倍。

    张禹深吸了一口气,琢磨了片刻,最终做出一个决定,这个什么海门山天堂桥的事儿,最好还是不要瞎掺合的好。即便心中再好奇,但是这事好像跟自己已经没有太大关系了。

    他仔细地看了眼面前的铜镜,慢慢地伸手摸了过去。手指轻轻一触碰,阵阵冰凉,紧跟着,他就能感觉到在这上面,蕴含着一股邪气和一股古老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这东西,实在不是什么好东西,最好还是给毁掉吧,以免留下害人!”

    他的心中冒出这样的一个主意,虽然他也知道,这应该是一件不错的宝贝,可实在是太过邪门了。他的身子让到一边,左掌抬起,一道惊雷从掌中劈出,“轰隆隆!”

    “啪嚓!”

    这铜镜还真就不太结识,电闪雷鸣之后,登时粉碎。

    “噗!”“噗!”“噗!”......

    张禹朝外面走去,随手丢出火符,火球登时将里面的一切全部点燃。

    不仅仅是石室中的一切,他又反手两个火球,将墓室中的棺材给点燃了。不消片刻,这里的一切全部付之一炬。

    他顺着绳子,爬了出去。现在已经是上午快十点,阳光明媚,照射在身上,叫人是那样的舒服。

    伸了个拦腰,张禹信步下山,这里的事情,暂时算是搞定了。

    快到山脚的时候,他兜里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,“嗡嗡嗡……”

    掏出来一瞧,是王春兰的电话号码,张禹一愣
未来天王帖吧
,随即接听,“喂。”

    “喂,师父……咳咳咳……不好了……咳咳咳……”王春兰一边说话,一边不住地咳嗽,声音嘶哑。

    张禹立刻听出来不对,急切地问道:“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观里的人现在都感冒了,而且都挺重的……咳咳……听说是禽流感……咳咳……师父怎么办……”电话里又响起王春兰担忧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禽流感……”张禹沉吟一声,感冒什么的,在他的眼中,那都是小问题。至于说禽流感,他也听说过,不过没见过这种病人,任何病症,那得把了脉才能确定。张禹跟着说道:“我不是留了几个感冒烧的药方么,没有用吗?”

    “我们用了……可是不见效果……我们这些大人还能好点……咳咳……观里的孩子们却是不行了……明显顶不住……”王春兰又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别着急,我现在就赶过去。实在不行的话,就先送孩子们上医院……不要硬挺……”张禹马上说道。

    挂了电话,张禹急忙改用跑的,并且给司机打电话,让司机赶紧开车到村口接他。

    他和司机算是前后脚到的,上车之后,吩咐司机赶紧开车,前往光明镇。

    这里是镇南区,前往光明镇可不近。好在道路之间那也是有捷径可走的。如果按部就班的走,先去镇东区顺着正常的道路走,那等赶到光明镇,天都得黑了。饶是如此,他赶到的时候,也已经是下午将近三点了。

    无当道观。

    “咳咳......咳咳......”“咳咳......咳咳......”“咳咳咳......”......

    张禹在道观外下车,才一进去,就能听到道观里面充斥着咳嗽声。

    院子里,摆着大锅,里面熬着汤药,赵秋菊从锅内盛出汤药分给师弟和师妹。

    有人先看到张禹进来,赶紧打起招呼,“师父,咳咳……”“师父。”“师父……咳咳……”……

    张禹冲他们点了点头,说道:“你们的情况怎么样?”

    说着,他就来到一个弟子面前。

    眼前徒弟们的脸色都不好看,有些蜡黄,张禹哪能看不出来,这是肺痨的前兆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好难受……”那弟子说道。

    “把手给我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徒弟赶紧伸手让他把脉,张禹一搭上他的脉门,很快就现不太对劲。

    感冒确实没假,可症状很是古怪,明显不同于一般的感冒。好像是有一种催剂,令感冒来到又快又狠,估计再有一天就能延伸到肺结核的症状。

    张禹轻轻点头,又给其他的人把脉,院子里能有二十人,张禹先后给四五个把了脉,症状都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“其他的人呢?孩子们呢?”张禹没有看到那些孩子,随即问道。

    “张清风他们开车送孩子们去医院了,孩子们的情况很严重,有几个高烧不退。”赵秋菊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感冒确实厉害。”张禹嘴里说着,心中盘算起来,该用什么样的药才能将这个病症给化解。

    这档口,人群里响起王杰的声音,“师叔……咳咳……太师叔让我跟你说,她有事找你,让你来的时候,去后院一趟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