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玄幻小说> 驭房有术 > 第823章 相同的篆文

第823章 相同的篆文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“呃......呃......”

    僻静的河边,尹大龙躺在那里,动弹不得,在阳光的照射下,疼得他呲牙咧嘴。

    可以说,如果不是被镇尸符镇住,根本动弹不得,他会赶紧找个没光的地方躲起来。

    张禹盘膝而坐,看着他痛苦的样子,只是淡淡一笑,跟着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在这里躺着,估计过了中午就能痊愈,好自为之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张禹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“呃......呃......谢谢......”尹大龙痛苦地说着。

    张禹走的很快,转眼的工夫,就已经离开了河边,来到了尹大龙家后面的山上。

    他已经问明了墓室所在,尹家的山地是在半山腰上,这里一般很少有人来。

    山上的板栗快要成熟,而那桃子已经熟透了。艳红的桃子,看起来十分诱人,张禹也有点饿了,干脆伸手摘了两个充饥。

    没一会功夫,他就找到那棵摔倒的大桃树。

    在大桃树后面,果然有个大洞,一根绳子拴在那里。那天尹大龙逃出来的时候,都已经忘了绳子的茬了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走到洞边,张禹不由得一愣,他下意识地朝那棵跌倒的大桃树看去。

    这棵大桃树看起来平平无奇,跟别的桃树没有什么区别,但他意识到,这周边好像有点不对。

    他四下扫了一眼,旋即现问题,这里是一个风水阵。

    张禹能够清楚的确定,这个风水阵很有年头了,当年是用什么来摆的阵,早已物是人非。但是现在,风水阵的阵眼破开了,阵法渐渐消失,也就是张禹的实力在这摆着,能够看出风水阵的残余。

    “蛟龙出水阵!”

    张禹很快给出了答案。

    这个阵法在风水阵中属于生地气的阵,能够让地气变的生机勃勃,如果建坟,可以福泽绵长。如果用来种地,绝对是种什么长什么。

    看这里桃子的长势,也是相当的不错。

    不过,好像当年布阵的人,故意在阵法之上留了什么机关,到了一定的年头上,能够让阵眼自破。而这棵桃树,正好是种在阵眼之上,随着阵眼的破开,也就是蛟龙出水之际,树就跟着倒了,露出了下面的洞穴。

    “这个墓室和这个阵法是谁设计的......”张禹暗自唏嘘一声。

    他现在能够肯定,这一切不是巧合。

    走到洞穴前,张禹低头看下去,洞还真就不太深,借着阳光能够看到洞底,大概能有五米。

    这个高度,对于张禹来说,根本不算什么。但他也没有直接就下去,而是掏出两张聚火符先打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噗!”“噗!”

    火球下去,变成两个小小的火堆,能够让人看的更加清楚。

    张禹跟着又掏出符纸,这里有护身符,神打符,分别贴到胸口,最后在左掌上画了掌心雷,这才跳下去。

    所谓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,下面具体情况也没准,小心使得万年船,毕竟小命就一条。

    双脚才一踏实,张禹的手一抬,又“噗噗噗噗”打出去四个火球。

    在火光的映照下,墓室内十分光亮,可以清楚的看清一切。

    正如尹大龙所说,这个
七零农村鬼事笔趣阁
墓室不是特别的大,中间放着一口棺材,棺材盖斜在脚上,除此之外,墓室内再没有其他。

    在棺材后侧的位置,敞开着一道石门,里面有什么,暂时看不清,但隐隐能够看到里面有光。

    张禹谨慎地朝棺材走去,墓室内很静,静的害人,一点动静也没有,能听到的,恐怕只是自己轻微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这口棺材刷的黑漆,周边完好无损,张禹本以为这里应该有很重的尸气,可他却丁点也没闻到。就是因为这样,反而让人觉得更加诡异。

    终于来到棺材旁边,张禹朝里面看了一眼,空空如也,果然什么也没有。

    “尹大龙说,在这里看到一个绝美的女尸......为什么一点也看不出来呢......这里甚至连一点尸气都闻不出,可真是怪了......”

    “咦?”

    他正琢磨着呢,突然感觉到,这个搭在脚上的棺材盖好像有点不对。

    他能隐隐地感觉到,棺材盖上好像有一股灵气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张禹好奇地将手放在棺材盖上。

    可不是么,真有着一股灵气,这股灵气不重,应该是有人输入其中的。

    更为让人不解的是,棺材盖上的灵气是道家的,跟项链上的尸气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“真怪了......”张禹嘀咕一声,仔细地打量了棺材盖一下,看不出来有什么不同。

    一个道家高手在棺材盖上输入真气,会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他随即想到一点,那就是单纯在棺材盖输入法力是绝对不可能的。必须要有阵法承载。

    可是这么看,并没有看到阵法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张禹猛地一用力,将棺材盖掀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跟着就见,在棺材盖的内侧,竟然有一个红色的篆文。篆文周边,写有一个个的小红字,张禹仔细一瞧,现这些字组成的是一个阵法,而这些字的内容组成在一起,好像是一段咒语。

    “这......”张禹再次一惊,“这是做什么用的?这个篆文......”

    当他的目光再次集中在篆文上时,张禹猛地意识到,这个篆文有些熟悉,好像在哪里见过。

    张禹马上掏向衣服的内侧口袋,他的衣服表面上是阿玛尼,内部却经过了改造,缝了好几个大兜。

    他从兜里掏出来一面铜镜。

    这面铜镜,正是当初在封禅台上王胖子给他的,就是和“司母戊鼎”在一起那个。

    当时张禹不认识铜镜背面的篆文,输入真气之后,不能像普通的法器那样驾驭。所以张禹镇定,这个东西是需要咒语才能驾驭的。

    有的法器直接就能用,但一些高端的法器,需要咒语。所谓的咒语,其实就是一个声控开关,一把钥匙的道理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张禹看向铜镜背面的篆文,跟着又看了眼棺材板上的篆文,可不是么,两个篆文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“这......”一瞬间,张禹深吸一口凉气,旋即目光大亮。

    自己一直不知道这镜子怎么用,也不知道那篆文是什么意思,现在可好,竟然在此找到了咒语。这可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。

    他都暗自庆幸,幸亏自己喜欢爱管闲事,要不然的话,哪有这种机缘巧遇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