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玄幻小说> 驭房有术 > 第816章 重感冒

第816章 重感冒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财记典当行。

    张禹和聂怀波跟着叶蓉来到这里。这家典当行距离金泽珠宝并不是特别远,整条街上有八家典当行,看起来竞争比较激烈。

    老话讲同行是冤家,但有的时候,同行往往也喜欢扎堆。就如同什么古玩街之流,扎堆在一条街上经营的效果,能带来很大的人气,要比分开干的效果更好。

    而眼下这条街也被称为典当一条街。同行虽说,来的人同样也多,可以说整个镇南区的典当业都集中在这里,想要典当物品的人也都来这里。

    哪怕是距离远点,家门口或许就有当铺,但人们还是来这。因为能够货问三家,不会上当受骗,谁家给的价钱高就在谁家典当。

    三人进到典当行,柜台上的老板认识叶蓉,马上站起来笑脸相迎,“叶总,哪阵风把您给吹来了,快快请坐。”

    叶蓉和老板客气了两句,跟着就替张禹问了起来,“你上次拿到我们公司出售的那条项链,不知道是从哪来的?”

    “是......是有人死当的物品......”老板多少有些纳闷。

    当铺来的东西,一般很少有这么问的。

    “那你可知道这个人是什么来路?”这次是张禹问道。

    老板看了眼张禹,见张禹虽然年轻,可穿的那一套行头,绝非等闲。想想应该是叶蓉的朋友,也不能差到哪。老板说道:“我还记得这人能有三十岁出头,身材挺高壮的,听口音应该是乡下的。不过说话挺冲,头挺短,像是从监狱里出来不久。”

    “那有没有问他是哪里人?”张禹又问。

    老板当即摇头,“干我们这行的,通常不会刨根问题,人家愿意说就说,不愿意说的话,我们也不会多问。因为这样的话,很容易让对方去找别家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......没给他做个登记什么的?”张禹再次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是死当,所以不用登记。”老板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......”张禹四下扫了一眼,跟着现典当行里设有监控。于是,张禹说道:“我看你这里有监控,能不能让我看看那个人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老板明显迟疑了一下,看向了叶蓉。

    叶蓉微笑着说道:“这位是我的朋友,他对这条项链很感兴趣,希望能够找到卖主。”

    老板也是精细人,瞬间了然,应该是张禹认定这东西是从土里出来的,才想要找卖主。

    大体上土里出来的东西都不可能是一件,往往有很多的陪葬品。其实老板当初也是这么想的,所以给卖主的价钱不低,希望对方尝到甜头之后,能把其他的东西也拿来继续卖。结果可好,再没过来。本想着让对方留个电话啥的,方便联系,人家也没留。

    见叶蓉都话了,这个面子不能不给,老板便调出了监控,让张禹过目。

    正如刚刚他所言,来卖项链这个人是一个三十来岁,身材高壮的男人,男人的头挺短,长得也挺彪悍,一看相貌,就不像善类。

    像这样的人,能有这种项链,显然是不可能的。说项链是陪葬的东西,张禹真不太相信,因为这是法器,谁能把这种东西陪葬?

    难道是偷的?

    一瞬间,张禹的心中冒出这样一个念头。

    项链上的尸气很重,对方绝不可能善罢甘休。想象一下,如果是有人偷了自己的金钱剑,自己能算完么,挖地三尺也得给找回来。等现最终落到什么人的手里,不管是偷是抢,也得给拿回来。

    换做这条项链的主人,那更得如此。相较之下,张禹认为自己是讲道理的人,而那种邪门高手,什么事都能干出来。

  
宠物天王sodu
  这一刻,张禹更加坚定了一个念头,自己需要先把项链的主人找到。如果说是邪魔外道,好似纸道人这样的,那张禹不介意把他给干掉。当然也不排除对方的实力远在纸道人之上,可不管怎么说,自己必须先找到主儿。

    张禹拿定主意,随即说道:“老板,你能不能帮我截一张这个人的照片,要清晰一些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老板点头。

    横竖都给张禹看了,也不差再做个顺水人情。

    他给张禹截了张照片,到张禹的手机里。至于说能不能找到,他就不管了,至于说张禹是什么来头,等成为叶蓉的朋友,估计也不能差了。

    这种大珠宝商的眼界,肯定要比当铺高得多,必然是从项链上看出了什么。

    又客气了几句,张禹三人告辞,离开了典当行。

    出了门,张禹看了聂怀波和叶蓉一眼,想说点什么,但还是给咽了回去,转口说道:“聂叔叔,倩倩已经没事了,我就先回去了,有什么事给我来电话。”

    聂怀波还是担心女儿,说道:“这么急,要不要在我家住一夜。”

    “你放心好了,不会有事的。”张禹自信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、那好吧......小张,今天多亏你了......”聂怀波感激地说道。

    叶蓉听的是莫名其妙,张禹也看出来她的不解。但是张禹没做任何解释,这种事情,聂怀波愿意说就说,跟自己没有关系,只要聂倩没什么事就好。

    他跟二人告辞,上了自己的车,让司机开车前往镇东区。想要找到照片上的这个人,张禹没什么太好的办法,最直接的办法就是找警察。在镇南区这边,他不认识,所以只能去镇东区找潘云了。

    无当道观。

    张清风、李明月、王春兰等一干弟子们上了晚课之后,就回房休息。

    这几天来,道观香火明显要比先前好多了,不少人来上香,另外还有求医的。王春兰主要负责看病,大毛病是看不了,但是小问题还是能看出来一些的。有那头疼闹热上门的,王春兰就给人医治。

    “咳咳咳......咳咳咳......”

    右边的厢房住的都是女弟子,王春兰和七个伙伴进到房间,她跟着就开始不住地咳嗽。

    其实晚课的时候,她就开始咳嗽了。

    “师姐,晚上怎么咳嗽的这么厉害,是不是感冒了。”一个女弟子关心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今天来了两个重感冒的病人,我有可能是被传染了。不过没什么,我已经喝了药......咳咳......咳咳......”王春兰说着,又咳嗽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过没看你减轻,反倒是有点加重。要不要给师父打个电话。”另有一个女弟子说道。

    “就是一个感冒,若是劳动师父,岂不是显得咱们太废物了。没什么大不了的,一般的感冒,我不吃药都没事,更别说都吃过了......好了好了......咳咳......睡觉吧......”王春兰不以为意地说道。

    众人见她这么说,也都点头,毕竟只是感冒,没什么大不了的。

    “咳咳......咳咳......”王春兰虽然这么说,可躺下之后,又接着咳嗽了好几声。

    “咳咳......”赵秋菊距离她最近,不自觉地也跟着咳嗽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没事吧,可别让我传染了。”王春兰见她也咳嗽,不由得关切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就是听你总咳嗽,嗓子眼跟着有些刺挠,应该没什么大事。咳咳......”赵秋菊这般说道。

    但是,她又咳嗽了几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