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玄幻小说> 驭房有术 > 第815章 项链的来路

第815章 项链的来路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“嗤嗤嗤......嗤嗤嗤......”

    聂倩的肌肤在受到强烈的阳光照射之后,渐渐冒出一丝丝的蒸气。这蒸汽之中,散着臭味,臭味更是越来越重。

    先前家里的尸臭味,以聂怀波两口子的鼻子还是闻不出来的。可是现在,他俩已经可以真切的闻到房间内的臭味。

    “这......这......”王小楠现在的脸色都变了,要比刚刚还要紧张、害怕。

    聂怀波因为女儿身上没穿衣服,妻子留在房间也就够了,他站在门口,也是无所适从,只能结结巴巴地说道:“小张......倩倩不会有什么事吧......”

    “没事的,晒上一两个小时,就能好上大半。等她不疼了,基本上就差不多了。”张禹自信地说道。

    说到此,他又看向那条红宝石项链,心中再次诧异,这种东西,叶蓉是从哪弄来的。

    这种法器可不是有钱就能买到。

    时间一点点的过去,正如张禹所料,过了一个来小时之后,聂倩脸上的痛楚之色已经不似先前。估计她还是疼痛,但已经差不多是在可承受的范围了。

    再看聂倩身上的尸斑,也开始慢慢的消褪。有些部位,开始变成正常的颜色。聂倩的小脸,也不是先前那么青了。

    王小楠距离近,看到女儿的变化,心终于渐渐放心,人也跟着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又过了半个小时,聂倩身上的尸斑消失不见。张禹让王小楠取出塞进聂倩嘴里的毛巾,他也将刺在聂倩哑穴上的银针取下来。

    “哇......”

    只一拿下来,聂倩登时就哭出声来。

    “倩倩,你没事了。”王小楠一把将女儿给抱住。

    “妈......张禹哥哥......呜呜......”聂倩委屈地大哭。

    “好的差不多了,没什么事了。”张禹露出微笑,跟着看向聂怀波,说道:“叔叔,拿一杯温水进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聂怀波马上去倒水。

    等水拿来,张禹掏出一张辟邪符,符纸瞬间自燃,他跟着将纸灰丢入水中,让聂倩喝下。

    聂倩乖觉的喝下,张禹又道:“现在没什么事了。不过暂时先别穿衣服,今天就这么在屋里躺着,晒一晒通通风,休息一天,明天就彻底痊愈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聂倩应了一声,她跟着看了看一丝不挂的身子,又看了看张禹,小脸瞬间通红。

    好家伙,这是让张禹看了个光。

    “呵呵......”张禹尴尬一笑,说道:“把我当成大夫就好......行了,我先出去了......”

    他拿起那条红宝石项链走出房间,王小楠留在屋里陪女儿。

    张禹出了卧室的门,看了眼聂怀波,说道:“聂叔叔,我想去见见叶姐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带你去。对了......倩倩真的没事了......”聂怀波还是有些担心。

    张禹自信地一笑,说道:“叔叔,我的实力你还不放心么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、那就好......”聂怀波彻底松了口气,跟媳妇说了一声,便带着张禹出门,前往叶蓉家。

    张禹当
逍遥仙门无弹窗
日和杨颖曾经跟着叶蓉在镇南区这边好顿玩,叶蓉更是跟杨颖成了好姐妹。张禹也看过叶蓉的面相,知道叶蓉不是歹人。说叶蓉会害聂倩,张禹真不太相信。

    二人坐进张禹的车,由司机开车前往叶蓉的住处。叶蓉是住在市区内的一个别墅小区,距离聂怀波家也不是特别远。

    到了之后,按了门铃,叶蓉先前已经接到聂怀波的电话,亲自出来开门。

    她穿着一身紫色的长裙,小腹微微隆起,别人或许看不太出来,张禹一眼就能确定,叶蓉是怀孕了。因为张禹看的不仅仅是肚子,还有脸上的气色。

    张禹不禁有点纳闷,这是谁的孩子,彼此间打了招呼。张禹跟着现,聂怀波和叶蓉彼此看对方的眼神有点不正常。

    三人进到别墅,在大客厅落座,保姆送来茶水,然后自觉地退下。

    对于张禹的到来,叶蓉难免有些好奇,正常情况下,如果来串门的话,应该是跟杨颖来才对。

    她马上打听起杨颖的情况,张禹简单地说了一下,闲聊了一会,张禹才掏出那条红宝石项链,说道:“叶姐,这条项链不知道你是从哪弄来的?”

    一看到张禹拿出这条项链,叶蓉就是一愣,纳闷地问道:“这条项链好像是我昨晚送给倩倩的,怎么会在你这?”

    聂怀波的脸上露出一抹痛楚,他是不知道该怎么说。

    倒是张禹说道:“就是你送给倩倩那一条,我看这条项链不错,像是古董,所以想问问。”

    “这条项链确实是老物件,我们珠宝店也回收各种珠宝饰。前几天,财记典当行的老板过来卖这条项链,正好我也在场,觉得很漂亮,就花六百万给买下来了。昨天不是庆功宴么,我挺喜欢倩倩这丫头的,便送给她了。”叶蓉很是自然地说道。

    一听说是花六百万买来的,聂怀波登时一怔,但他还是看向张禹。

    张禹打量了叶蓉几眼,觉得叶蓉不像说话,又打量了项链一番,最后说道:“你知道财记典当行在哪吗?我想见见那里的老板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,他是我们公司的客户,有点死当的珠宝,都会拿到我们公司转手。你要是想要见他,我可以带你去......”说到此,叶蓉迟疑了一下,又道:“你是不是怀疑这东西是土里出来的?”

    她不清楚张禹为什么要打听项链的来路,唯一的解释,可能就是张禹怀疑项链是盗墓来的。而一般盗墓出来的东西,绝不可能是一件,一出土就是一大堆。

    见她这么问,张禹也不想说实话,索性点头,“正是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珠宝店也是有鉴定科的,其中就有鉴定文物的高手。他们已经看过了,不像是刚从土里出来的。当然,你要是想见典当行的老板也没问题,咱们这就出。”叶蓉说着,就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张禹虽然能够看出来这东西是法器,也能看出来是历史年头不短的老物件,可他还真无法确定这东西是不是刚从土里出来的。

    倘若是刚被盗墓偷出来的,那还真就没什么大不了的,毕竟是是没主的。而且,按照叶蓉先前的说法,这种可能性也很大。

    但倘若不是,那问题就严重了,这条项链的主人,必然不是好惹的。丢了如此宝贝,岂能善罢甘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