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玄幻小说> 驭房有术 > 第811章 红宝石项链

第811章 红宝石项链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“我绝对没有这个胆子......”青年人怯怯地说道:“其实我也不想成精,就是稀里糊涂的采日月之精华,然后就突然开窍了。像我这样的,顶多就是在这里混,运气好的话,不能让人给砍了。当然,估计早晚有一天等我成气候了,躲的了天雷,也躲不了五雷轰顶......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......”张禹轻轻点头,跟着说道:“不过刚刚你也说了,这里晚上都是阴灵在修炼,让你沾染了邪气,天晓得日后会不会走上邪路啊......”

    青年人显然张禹手里的金钱剑,连忙说道:“你白天反正都把我给买了,要不然你把我给挖走也行......”

    “把你挖走......”张禹沉吟一声,心中突然冒出来一个想法,那就是无当道派有教无类。所谓的有教无类,那可不是单单指人。像是那些杀人犯什么的,估计也轮不到张禹来教,就直接枪毙了,算是无类么。

    再者说,修道得有一颗良心,道德道德,没有德的话,岂不是成了歪门邪道。

    张禹考虑了之后,说道:“那要是这样的话,我倒是可以给你带走。不过有一件事,你必须答应我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青年人小心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是无当道派的方丈,你若是跟着我走,须拜入我无当道派门下!”张禹认真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行!”青年人痛快地答应。

    “那你跟着我念......”张禹当即取出无当道派的掌教信物,举了起来,“从即日起......”

    青年人跟着张禹念,无非就是拜入无当道派的门下,从今以后,恪守门规十戒。

    当他念完之后,张禹点了点头,收了掌教信物,说道:“那从今以后,你就是我们无当道派的人了......嗯?”

    一瞬间,张禹突然感觉到有点不对。

    在这之前,香樟木的上面还散着阵阵邪气。可是眼下,却是不见了。

    “喂,香樟在不在?”张禹问道。

    “弟子在。”香樟木赶紧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现你身上的邪气没了?”张禹好奇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现了......就是在念完十戒之后......我身上的邪气突然就没了......”香樟木也颇为意外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么看来,你也是跟我们无当道派有缘。就这么样,等白天我把你从这挖走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镇南区,香格里拉酒店。

    “干杯!”

    在一间偌大的宴会厅内,此刻摆着六大桌酒席,能有一百多人在这里。

    中间最前面的桌子那里,站着一个四十来岁的女人,她穿着一套浅紫色的长裙,身上珠光宝气,正是金泽珠宝集团的大小姐叶蓉,

    不过现在,在她的小腹之处,微微有点隆起,这和她往日的身材显然不成比例。

    今天是金泽珠宝展览会顺利谢幕的日子,叶蓉宴请参与这次珠宝展览的员工们到此聚餐庆祝。

    现在已经是尾声,叶蓉宣布,喝了这杯酒之后,大伙就回家休息。等过两天大伙再一起前往黄金海岸游玩。

    这个宣布,让众人欢呼雀跃。

    跟叶蓉一桌的都是公司的高层,自然也有聂怀波一个,在聂怀波的身边,还有女儿聂倩。

    宴会散席,
逆水行周最新章节
众人一起出了酒店。来到停车场的时候,叶蓉突然说道:“怀波,你今晚喝酒了,咱们一道走吧,先送你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也好。”聂怀波点头。

    上了叶蓉的奥迪q8,有司机负责开车,聂怀波坐在副驾驶,叶蓉和聂倩坐在后面。

    车子开动不就,叶蓉从包里掏出来一个精品的盒子递给聂倩,“倩倩,这个送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呀?”聂倩接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看了不就知道了么,瞧喜不喜欢。”叶蓉和蔼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聂丫头轻轻点头,拿出盒子打开。

    里面装着一条红宝石项链,这条项链极为别致,古风古色,看起来好似古代王公贵族才能拥有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好漂亮呀……”聂倩忍不住赞叹一声。

    “喜欢就好。”叶蓉温柔地问道。

    聂怀波此刻回过头来,见到盒子里的项链之时,以他的眼光,哪能看不出这条项链的简直,绝对是过百万。

    他赶紧说道:“叶总,你怎么给孩子这么贵重的礼物。倩倩,不能收这个,还给阿姨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聂倩忙乖巧地点头,有些不舍地盖上盒子。

    可不等她把东西还给叶蓉,叶蓉就直接说道:“倩倩,你收着就好。怀波……你跟我有什么见外的……”

    话说到这里,她顿了一下,接着才道:“若不是有你,只怕咱们的展览会也不会如此成功……这是应该的……”

    旁人听不出话中的意思,聂怀波却是懂的,他皱眉说道:“可……可也不应该给孩子这么贵重的东西……”

    “倩倩喜欢就好。”叶蓉说着,轻轻地搂住聂倩的肩膀,就好似一家人那般。

    见叶蓉喜欢自己,聂丫头美滋滋的一笑。

    车子先送聂怀波到家,父女俩下了车,上楼回家。

    王小楠在家里看电视,等着丈夫和女儿回来,今天的庆功宴本来也邀请了她,可别人都不带家属,就她跟着去,显然不太好,索性只让女儿跟着去了。

    聂怀波过去跟妻子坐到一起,搂住妻子的肩膀。聂倩一看到父母这般,马上说道:“还秀恩爱了,我先回房。”

    说完,这丫头就跑进房间。

    其实她早就急不可待,关上房门之后,就匆匆里拿出项链,带在脖子上,对着镜子照来照去。

    项链戴在脖颈上,通体冰凉,让人觉得很舒服。这条项链实在是太漂亮了,令青涩的小丫头显得是光彩照人。

    “真漂亮……”聂倩美滋滋的,都不舍得将项链给摘下来了。

    当天晚上,她就戴着这条项链躺进了被窝。

    平时晚上,这丫头都会玩会手机再睡。可今晚也不知怎么回事,突然就困意十足。

    很快,聂倩就睡了过去,她睡的很舒服。然而,就在她睡着之后,她的脖颈之上,也就是戴着项链的位置,渐渐地泛出淡淡的紫色斑纹。

    她这一觉睡的很死,清晨时分,平和的阳光透过窗帘,洒入房间。

    淡淡的阳光照在聂倩的脸上,一瞬间,聂倩的身子突然一颤,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今天的阳光怎么这么刺眼,照的人好难受……”聂倩嘀咕了一句,连忙抓起被子蒙到头上。

    还真别说,这样一来倒是舒服了不少,她很快又接着睡了过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