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玄幻小说> 驭房有术 > 第810章 避雷

第810章 避雷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
    一声巨响,凭空一道闪电劈下。

    “啪嚓!”闪电直接打在距离香樟树不远的一棵桃树之上。

    “呃?”

    张禹登时一愣,自己平常引雷术打的挺准,这次怎么如此有失水准,竟然打偏了。

    他跟着又念起咒语,一张引雷符朝天上丢去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
    又是一声巨响。

    “啪嚓!”

    闪电劈下,不远处的一棵枣树被击中。

    “我......”张禹诧异啊,怎么可能连续两次都打不中呢。

    他紧盯着面前的香樟树,这次的注意力更为集中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
    “啪嚓!”

    不远处的一棵香樟树被劈中。

    “尼玛波,这是怎么回事?难道活见鬼了!”张禹都有点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。

    “我就不信打不中你!”张禹的小暴脾气跟着就上来了,他从兜里掏出来六七张引雷符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“轰隆隆!”“轰隆隆!”......

    好家伙,转眼之间,林场山顶是电闪雷鸣,火花乱飞。

    山下的林场酒店。

    五少爷和杜叔还站在窗边,先前天上劈下三道闪电,他俩看的清楚。现在可好,竟然变的电闪雷鸣。

    瞧这架势,被劈的树有可能不止三棵了。

    “这、这是怎么回事......今晚的雷怎么这么多......”五少爷有些诧异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天有不测风云......就是不知道,今晚会不会有树被劈中......当然,还是越多越好......”杜叔说道。

    看到闪电的人自然不止是他俩,酒店的各个窗户前,现在都站满了人。

    “今晚这雷够猛的了。”“谁说不是么。”“咱们养的树,不知能能不能被劈中。”“希望能劈中吧。”“我真想现在上山看看。”“拉倒吧,就这大雨就这闪电,上山再出点危险。急也不急这一宿,等明天早上早点去看看,不就知道了么。”......

    酒店的各个房间之内,现在都是这样的议论之声,但凡养了雷劈木的人,都充满了期待。以往自己的树总是难以被劈中,今天晚上雷这么多,如果运气好的话,或许就被劈了。

    山上的惊雷,终于告一段落。

    但大雨仍在肆虐,众人站在窗户旁,继续等待,他们都希望老天爷能继续打雷。

    可惜,张禹不是老天爷呀。

    此刻的张禹,仍然站在那棵香樟树前,他现在都累的有点喘粗气了。

    “这......这......”

    张禹都有些懵逼了,刚刚自己几乎拿出了所有的本领,除了引雷术之外,还用了雷法。

    掌心雷从掌中打出,明明是瞄准了香樟树,却硬是从树干旁自己滑过去了。这种事情,张禹更是从来没见过。

    “不会是树精吧......”这一刻,张禹的心中冒出来这么个想法。

    他跟着从兜里掏出来铜钱,1o8枚铜钱瞬间组成金钱剑。紧接着,张禹又取出来一张火符,火符印在剑上,他咬破舌尖,一口血喷到上面。

    “嗡嗡嗡......”

    剑鸣声大作,再看这把金钱剑已经隐隐泛出火焰般的赤色霞光。

    金钱剑对准了香樟树,当时就要射出去。

    “喂喂喂......你不会玩真格的吧......”

    蓦地里,一个青年人急切的声音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谁?”张禹厉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......”青年人的声音又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张禹又问。

    “我就在你面前,我是香樟树.....
津川家的野望小说5200
.”青年人委屈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树精!”张禹登时一惊,金钱剑更是对准了香樟木。

    “别别别......有话好说别动手,我和他们不一样,你弄死我也没用......”听青年人的声音,好像都快哭了。

    “你和他们有什么不一样?”张禹大咧咧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们属于阴灵在树内修炼,被雷劈死之后,灵气就进入了树中,令树也有了灵气。可是我不一样,我这树里面没有阴灵,你弄死我,我就死了,对你什么好处也没有......”青年人委屈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个树精,我劈死你属于替天行道!”张禹正色地说道。

    同时,张禹现在也明白了,怪不得经过这棵树的时候,感觉和别的树不一样。

    别的树,不是正常就是有阴气,就这么一棵,上面带着邪气,原来真是树精。

    “关键是我没干过坏事呀......大仙......手下留情呗,我修行不易......”青年人苦哈哈第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没干过坏事,那我怎么觉得你一身邪气呢?”张禹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也说我是树精了......其实我以前不是这样的,就是因为在这里修炼的阴灵太多了,他们都是晚上修炼,所以我才会染上一些邪气......不过白天我就正常了......”青年人又是急切地说道。

    张禹听了这话,打量了香樟木一番,说道:“我昨天来的时候,你鬼鬼祟祟的盯着我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瞧瞧......绝没有害人的意思......这真是实话,当时我不知道你会道法的......”青年人赶紧说道。

    “现在你知道了?”张禹淡淡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昨晚你祭雨和劈了那两个枣树的时候,我就知道了......大仙......”青年人用讨好的语气说道。

    “别张嘴大仙,闭嘴大仙的,我还不是神仙。对了,我问你个事,我刚刚打雷的时候,怎么劈不到你呢?”张禹问道。

    “每一种树在成精之后,都能自动启先天天赋,我的天赋是避雷......”青年人老实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,你成了气候之后,天雷就打不死你了?”张禹问道。

    “也能......我就是躲开普通的天雷,比别的树精有点优势......但是,照样躲不开五雷轰顶......而且还怕火......”青年人倒是实在。

    “我说怎么劈了半天也劈不到你。”张禹这下释怀,又道:“你上面这个护栏,不会是你自己给按上去的吧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我自己按的。我要是不按一个,搞不好就得让人把我给砍了......”青年人委屈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,你本事还不小呢。都成精了还怕砍?”张禹淡淡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本事其实不大,就是那天看到有一个拆下来的,我趁人不注意,就给自己按上了。晚上可能砍不死我,但是白天砍的话,我肯定死......”树精又是苦哈哈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怎么按的呀?”张禹又问道。

    “就是这样......”声音落定,再看香樟木,上面的树枝突然伸展,竟然能自己将周边的护栏给卷起来。

    他表演了一下将护栏拔出,然后又给插入。

    这一番动作,显得倒是蛮老实的,不敢有半点冒犯的举动。

    “本事还不小呢。”张禹淡淡一笑,说道:“那你在这里算是什么呀?现在没害人,是不是打算以后害人呀?”

    特别鸣谢:霸气小香蕉,乌龟公子,吊儿郎当,神蘑菇,全新指南者大大的打赏,还有今天的4o张月票和5oo多推荐票。

    昨天说好今天十章爆,这第十更来了迟了点,但还是到了。犹如那句名言,爆有可能迟到,却绝不会缺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