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玄幻小说> 驭房有术 > 第806章 “小人得志”

第806章 “小人得志”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林场山顶。

    张禹他们走的已经够早的了,可却仍然比他们还要勤奋的人。

    昨晚的大雨和雷声,着实惊扰了不少人。有些人早上六点钟就结伴上山了。

    当他们来到山顶,很快就找到两棵距离比较近,被雷劈过的枣树。

    树上有被雷打出的裂痕,还有烧焦的痕迹,懂行的人一眼就能看出来。

    “是被雷劈的,一点也没错。”“这还用说,昨晚就打雷了,大伙都看到了。”“孙哥,这两棵枣木是不是你昨天转让给那小子的两棵呀?”......

    众人看到雷劈枣木之后,那是议论纷纷。有那记性好的,当看到孙宝德之后,马上响起了昨天孙宝德将两棵枣木转让出去。

    他们记得大概的位置,好像就是这里。

    孙宝德早就看到了,此时此刻的他,肠子都好悔青了。

    这两棵枣树,自己买下来之后,养了两年多,结果一直也没被雷劈,光是看乔家的树被雷劈。昨天刚把这两棵树给转让回去,当晚就打雷下雨,把枣树给劈了,这种事跟谁说理去呀。

    当时张禹虽然也问过他,万一当晚打雷把这两棵树给劈了,他会不会后悔。孙宝德的回答是决不后悔。

    话是这么说,那是他不相信这两棵树真的会被雷劈。

    听别人这么一问,孙宝德赶紧强颜欢笑,说道:“是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哎呦我说孙哥,这、这......你这两棵树转让的可真失败呀......再坚持一宿,就达了......”一个三十多岁的汉子都替孙宝德叫屈。

    孙宝德干笑一声,硬着头皮说道:“那是人家运气好,可能这两棵树在我的手里,就不能挨雷劈了。”

    除了这么说,他都不知道说什么了,或许只有这么说,才能让自己的心里好受点。

    “运气……”“这得是什么样的运气呀。”“可不是么。”“这老天爷未免太照顾他了吧。”……

    众人又是众说纷纭,赌木确实有运气成分,特别是赌这种雷劈木,运气的成分更大。毕竟是凭天吃饭,得等老天爷打雷,还得打在头上,才能大赚呀。这种几率,说实话实在太低了,若不是利润特别的大,估计绝对没有几个人会选择这种赌法。

    他们正说着,下面又走了一群人,大伙一起瞧去,眼瞧着人群越来越近。

    “张哥。”“李哥。”“熊哥。”“詹哥。”……相熟的人,彼此打起招呼。

    刚来的这些人,正是张禹和五少爷这些人。

    众人很快看到了五少爷,又都打起招呼,“五少爷,你也来了。”“五少爷,早呀。”……

    别人打招呼,张禹突然来了一嗓子,“哎呀!这被雷劈的树,不是我昨天买的么!”

    说完,他就朝雷劈木冲了过去,满脸都是兴奋。

    鲍佳音见他如此,直接横了他一眼,像是在说,你在这装什么大尾巴狼呀,昨晚你自己劈的,要不然能这样呀。这算是什么真人、道长呀,简直是小人得志!

    她哪里知道张禹的心思,张禹冲到护栏之前,又夸张地喊了起来,“看到没!看到没!我就说我的运气好吧,你们还没信!怎么样?怎么样?一宿的功夫,我这树就被雷
本系统从不坑人txt下载
劈了!这可是枣木!雷劈枣木呀!”

    雷劈木之中,雷劈枣木的价值是最高的。

    张禹显得如此兴奋,也不是没有道理。如果换做在场的任何一个人,花钱买了两棵枣树,一宿的功夫就让雷给劈了,估计现在得跟他差不多。

    要知道,张禹买这两棵枣木一共花了一千二百万。而雷劈枣木在市场上的价格,那绝对是数以亿计。一棵两亿都不过份,有的是人抢着买。

    当然,所谓价值两亿的雷劈枣木,绝对不是这种的。

    眼前的这两棵,只能说是高仿,木材行里的人根本看不出来,得是像张禹这样的修行之人才能辨别出来。而且,还得修为不低。

    “张兄弟,你这运气简直是爆棚啊!”詹帅飞忍不住说道。

    一宿的功夫,就是赚了四个亿。

    “这得是什么运气呀!”“可不是么?”“我赌木这么长时间,还从来没碰到过这种事呢。”“咱们还好吧,昨晚转让给他的那位,现在不知道啥心情呀。”“也许在老孙的手里,这木头就挨不了劈了。”“哪那么多也许啊。”……

    在场众人,见到张禹第一次来赌木,只用了一天的功夫,就赌出来两棵雷劈枣木,那一个个是羡慕嫉妒恨。

    其中最恨他的,当属那位五少爷。

    五少爷昨晚就一门心思的认定,这被雷劈的树肯定是他家的。

    结果万万没有想到,竟然是这小子的。

    他简直无法想象,这小子到底哪来的这么好的运气,他甚至认为,如果不是张禹插一杠子,可能昨晚的雷就劈在他这边的树上了。

    他恨恨的咬牙,这档口,张禹朝他走过来,笑着说道:“五少爷,我说的准不准!说买上一宿,肯定挨雷劈,没错吧,就是这人品,就是这运气。”

    瞧见张禹如此炫耀,五少爷故意冷笑一声,说道:“不就是两棵雷劈枣木么,我们乔家又不是没赌出来过,算得了什么。小农意识。”

    “小农就小农,反正两棵雷劈枣木就是四个亿,这次可赚大了。”张禹故意洋洋得意地说道。

    站在五少爷旁边的杜叔见张禹这么说,突然眼睛一亮,随即上前一步,客气地说道:“这位小兄弟,听你这么说,你这两棵雷劈枣木看来是打算出手卖掉呀。”

    “是呀。”张禹神气活现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既然打算卖,那不如就卖给我们乔家。我们乔家出的价钱,绝对公道,不会比市面上任何人出的低。”杜叔马上又道。

    一听杜叔这么说,五少爷跟着反应过来,也来了精神。

    要知道,市面上卖的雷劈枣木,不少都是赝品,而眼下这两棵雷劈枣木可是实打实的真货。更为重要的是,雷劈枣木要比雷劈桃木稀有,属于可遇而不可求。市场估价是两亿,但是有两个亿却未必能买到雷劈枣木。最起码,这种概率太低了,哪有那么多被雷劈的枣木啊。

    如果这次能够带两棵雷劈枣木回家,不仅仅是父亲脸上有光,哪怕是见到在老爷子面前,也能得到夸奖。

    于是,五少爷立刻露出友善的微笑,说道:“这位兄弟,刚刚我的话有点过了。既然你的雷劈枣木想要,干脆卖给我得了。你昨天不也说了么,赌出来之后,可以卖给我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