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玄幻小说> 驭房有术 > 第786章 狂风术

第786章 狂风术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后院的静室外,方彤和杨颖等在那里。

    张禹已经单独进去有一会了,二女一脸的焦急,也不知道张禹的情况如何。

    她俩倒是看到了欧阳艳艳,这个女道士如此的眼熟,不就是夏月婵的翻版么。但是她俩,实在是没心情打听。

    欧阳艳艳还在做糖炒板栗,她看得出来,一定是出事了。

    又过了一会,张禹一个人从屋里出来,方彤和杨颖迎上去,“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,小阿姨你去前面,找一个叫王杰的人,让他拿一百二十根蜡烛进来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杨颖答应一声,赶紧跑去前面。

    这时候,欧阳艳艳才关切地说道:“张禹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对了阿姨,太师叔让你和潘胜进去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欧阳艳艳立刻招呼潘胜,两个人一起进到静室。

    张禹则是在方彤的搀扶下,进到右侧的偏殿之内。这座殿内,摆着神案,神案后面是一个白衣女人的神像。这尊神像,没有供在外面接受香火。但是平常,也是有自己人上香。

    等了不到十分钟,王杰就和杨颖捧着一个大箱子进来,里面都是蜡烛。

    张禹让王杰放下,将人打出去,跟着叫二女把门窗关好,他一个拿着蜡烛在地上布置起来。

    他现在只能凭借心眼布阵,不过看起来就正常人没有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蜡烛摆好,中间围着七星灯主灯。剩余的蜡烛,则被放到一边。

    忙活完这些,张禹头顶冒出冷汗,勉强来到神案前的蒲团上坐下,仿佛眼皮都要睁不开了。

    二女在这边等着他,见他过来,又一起关切地说道:“你到底怎么了?”

    听二人哽咽的声音,眼泪随时要爆出来。

    张禹苦笑一声,说道:“事到如此,我也不瞒你们了。我应该不是病了,而是中了某种连我自己都不清楚的邪术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......

    二女登时一惊,随即一起紧张地问道:“那怎么办啊?”

    “我原本以为我太师叔能够有办法,可是连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。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用七星灯续命术了。看到地上的蜡烛了么,你们现在就去给点燃。记住,千万不要移动位置,也千万不能让灯灭了。”张禹郑重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“我们知道。”二女这次再也忍不住了,终于哭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别哭!你们要记住,只要灯不灭,过了半夜十二点,我就能活过来。可一旦灯灭了......那我就再也睁不开眼睛了......特别是那个主灯......”张禹有气无力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,我们一定不会让灯灭掉的。”“张禹,你一定不能有事。”二女哭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......真的好疲倦......好像都睁不开眼睛了......就靠你们俩了......”张禹说完,无力地躺倒在地,竟然昏睡过去。

    “小禹。”“张禹。”

    二女见他这就昏过去了,一下子就吓蒙了。

    方彤跟着看向杨颖,“小阿姨,怎么办?”

    杨颖哽咽道:“咱们听他的话,赶紧把蜡烛点上,这一夜,绝对不能让蜡烛灭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方彤重重地点头。

    她俩赶紧一起动手,将蜡烛给点上。

    烛火辉煌,虽然现在已经是夕阳西下,但殿内却如同白昼。

    两个女人坐
阴阳弃少txt下载
在门口,结结实实地把殿门堵住。生怕有什么人突然推门,又担心有风刮入。

    她俩已经有两天没合眼睡觉了,烛烟虽然不大,但对现在的二人来说,也是很难承受的。她俩的眼睛都布满了血丝,眼泪不住地流淌。

    “七星灯!这是七星灯续命术!”

    市郊的豪华别墅内,中年人看着掌中的光镜,脸上露出惊诧之色。

    “他竟然有七星灯......这怎么可能......混蛋......”

    光镜慢慢在掌心消失,中年人的手却在不住地颤抖。

    因为他知道七星灯的厉害,一旦让张禹熬过今晚,那自己的计划就彻底宣告失败。

    很显然,张禹应该是知道遭了暗算,以后再想对张禹下手,只怕是难如登天。

    要知道,张禹的实力,在镇海市的道派之中早就传开了。要不然,他也不可能叮嘱师兄纸道人,不要和张禹为敌。

    “我决不能失败......我绝不能让他活过今夜......可是......可是......”中年人恨恨地说着,最后他恨恨地咬了咬牙,“好!今天我就让你知道知道我的厉害,看你的命到底有多硬!”

    中年人仿佛拿定了什么主意,他跟着快步下楼,在车库里开出来一辆兰博基尼,旋即离开。

    他开车的度很快,即便这样,当他赶到光明镇的时候,也已经是晚上起点多钟。

    他找了个不起眼的地方停车,跟着从后备箱内取出一个旅行袋,步行朝无当道观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道观周边已经拆迁施工,有的位置是盖酒店,有的地方是盖住宅小区。

    中年人找到了无当道观,他自然不会自取,而是沿着道观寻找有利的位置。终于,他来到一处暂时还没有施工的地方,他在那里坐下,并没有着急,只是静静地等待。

    时间慢慢地流逝,这里没有灯,漆黑一片,也就借着月色,勉强能够看到一点端倪。

    快到十点的时候,他打开了旅行袋,先是从里面掏出来两根伸缩管,插到了地上。他跟着拉伸到一米八左右,随后从两条幔帆挂到上面。

    在幔帆上面写有红色梵文,他坐在两个幔帆中间,掏出一个木鱼来,轻轻地敲击起来。

    一边敲着,他的嘴里一边念着什么。

    深夜之中,本就有风,好在不是很大。

    然而现在,风突然渐渐地大了起来,出簌簌地响声。两条幔帆,也开始随风飘舞。

    风声跟着越来越大,刮起无数的沙尘碎石,周边漫天都是呼呼的风声。

    如果有高手看到,一定会大为惊叹——狂风术!

    道观的院子里,此刻沙尘翻滚,房顶的砖瓦都被吹的“哗哗”作响。

    好在这些房子翻新过,要不然的话,估计房顶都能被狂风给掀开。

    殿门被大风吹的呼呼直响,上面的窗户随时都会被飞沙走石给打碎。

    方彤和杨颖紧紧地靠在门后,二人憔悴的脸上露出紧张之色。

    小丫头担心地说道:“小阿姨,今晚的风怎么这么大......不会有什么事吧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放心,不会的......”杨颖虽然也是担心,可她确实坚定地说道。

    然而,她的话音刚落,就听“啪嚓”一声,殿门右侧的一块玻璃硬生生地被随时给打碎了。

    “呼......”

    外面的狂风跟着刮入,殿内的烛火瞬间煽动,转眼间,灭了大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