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玄幻小说> 驭房有术 > 第784章 冥婚咒

第784章 冥婚咒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“阿嚏!”

    清晨。

    张禹和方彤躺在大圆床上,人还没等睁眼,张禹就先打了个喷嚏,把自己给打醒了。

    “阿嚏!阿嚏!阿嚏......”紧接着,他又接连打了三四个喷嚏,鼻涕都出来了。

    小丫头被他的喷嚏声吵醒,揉了揉眼睛,小声说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......阿嚏!阿嚏......”说话的功夫,张禹又打了两个喷嚏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感冒了?”小丫头抱住张禹的胳膊,关心地说道。

    张禹都多少年没有感冒过了,眼下鼻子总是难受,确实有感冒的迹象。

    他哈哈一笑,说道:“小事罢了,没什么大不了的,要是活动一下......可能马上就好......”

    看到他最后露出坏坏的模样,方彤也放心下来,俏脸一红,羞臊地说道:“你要是想......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她低下了头,看那意思,张禹主动,她马上就任君采撷。

    可就在这一刻,张禹突然感觉到,好像有一双眼睛在窥视着自己。

    “怎么又有这种感觉?”张禹心头一紧,四下扫了一眼,根本没有他人。

    这是自己的家,怎么可能会有其他人出现。凭自己的六识,如果有人在边上,不可能现不了。

    而这种被窥视的感觉,也是很快就消失。

    “第三次了......”张禹又在心中嘀咕起来,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是我自己多疑了,还是......”

    他正琢磨呢,小丫头还等着他有进一步的行动,见他没有什么反应,便低声说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阿嚏......”张禹又打了个喷嚏。

    他跟着伸手自己左臂的脉门,自己给自己把脉并不是很准,他依稀觉得,好像没什么问题。但自己一个劲的打喷嚏,又是怎么回事,难道说,是自己昨天洗澡洗的。

    昨天洗澡的时候,萧洁洁竟然还先走了,张禹就没久留,跟着也走了。当时头虽然没干,可这点小问题,绝不至于让自己感冒。

    但人吃五谷杂粮,没有不生病的,轻微的感冒,也属于情理之中,张禹便没有放在心上。只是刚刚那种被人窥视的感觉,令他实在没有心情跟小丫头做什么坏事。

    下楼吃了早饭,张禹和杨颖、骆辰去公司,方彤并没有跟着,显然还有萧洁洁的阴影。她在家里陪着大水牛玩耍,因为还有几条小狼狗在侧,倒也不寂寞。时不时的,再去和张禹的父母说说话。

    今天张禹只是轻微的感冒,但他照样能够感觉到,自己被人先后窥视了三次。

    等到第二天,一觉睡醒,这次已经不仅仅是感冒了,他感觉到有点头疼。仍然是喷嚏连天,不住地流鼻涕,在任何人眼中,这都是感冒家中的表现。

    张禹给自己开了副感冒药,家里的人见他生病,登时就没有去上班的了,杨颖和方丫头给他熬药,然后喂他吃药。

    以张禹开的药方,治疗感冒不说是立竿见影吧,其实也差不多。可是意外生了,到了第三天,张禹竟然一觉睡到傍中午,起来之后,就觉得脑子迷糊,还有点困。吃了点饭,又去睡觉。
西天取经特种部队全文阅读


    这样一来,家里的人更懵了,老爹、老妈几乎所有的人都守在他的身边。

    他给别人治病的时候,向来是妙手回春。轮到自己了,反而是没有一点办法,特别是现在,显然是身子乏力,根本没法给自己针灸。

    到了第四天,他的感冒再次加重。他的身体开始冷,不再只服用中药了,甚至请来大夫扎点滴。

    张禹扎点滴,简直是开玩笑一样的事儿,这连他自己都无法相信。可怪就怪在,张禹都用心眼审视自己的身体了,没有一点中邪的症状。

    脉象确实差了点,就是感冒无疑。

    虽然身上冷,好在丹田内真气浑厚,倒也可以抵挡,扎了点滴之后,他又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同样是这天晚上,萧洁洁跪在床边,望着面前的锦盒。

    她的脸色十分憔悴,很是苍白,仿佛是生病了。但即便如此,她也坚持地跪在地上,双手合十,不住地念着,“张禹、萧洁洁......张禹、萧洁洁......”

    看得出来,她特别的虔诚。当999遍念完之后,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生了。

    只见锦盒的沙土中,慢慢生出了小小的叶芽,紧接着,叶芽盛开,开出了白色的花朵。

    菊花!

    白色的菊花!

    “开花了!真的开花了......是我的真诚感动了老天爷......我和张禹能在一起了......”

    萧洁洁的眼泪淌了出来,脸上露出了激动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......哈哈哈哈......”

    也就在同一时间,郊区别墅的露台上,中年人看着掌心的光镜,脸上也露狰狞的笑容,出更为得意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白菊花一开,必死无疑......张禹啊张禹,你已经在劫难逃......呵呵呵呵......萧洁洁,你不是想要和他在一起么......放心好了,你们俩一定会在一起的......张禹一死,你马上就死......你们俩到下面做一对鬼夫妻吧......”

    紧接着,他的掌心再次泛出光镜。这一次,出现的画面是张禹的房间。

    张禹躺在床上,正在熟睡。可他的身边,却坐着好几个人。

    “这是你最后的两天时光了。好好珍惜吧......不过,你就算想要珍惜,只怕也没什么机会了。因为你已经开不到第二天的太阳!”

    现在,已经没有任何词语能够形容他脸上的得意。

    “张禹,我知道你的道法很高。如果面对面的交手,我都没有十足的把握胜你!可惜啊可惜,英雄难过美人关......和这个小美人一起死,其实也不错呀......哈哈哈哈......”

    他又得意地笑了起来,嘴里说道:“唯一的可惜就是,我不能亲自到场送你一程......其实我真的很想亲自告诉你,你到底是怎么死的......我想,你在死的时候,都不知道是为什么吧......是不是很难瞑目呀......这招叫作冥婚咒,我把你和萧洁洁配成冥婚,让你们在黄泉路上做夫妻......相比于你让我师兄尸骨无存,灰飞烟灭,我给你找个媳妇上路,已经算是对得起你了......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