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玄幻小说> 驭房有术 > 第779章 女儿家的心事很难懂

第779章 女儿家的心事很难懂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几辆奥迪轿车从光明镇开往市区,这是区领导的座驾,他们自然不会自己开车,都有着专门的司机。

    付森博和辛传礼坐在一辆车内,眼下的付森博沉着脸,脸色都有些青,不难想象,他的心情如何。

    辛传礼看了眼付森博,自然也明白现在的局势,原本是占着上风的,就因为一句话,一场球,竟然落了下风。

    当然,即便当时付森博不说那句话,只要这场球赢了,胜利的天平也会倾斜。

    “老付,今天的这场球,好像有点古怪。”辛传礼终于说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讲?”付森博沉着脸问道。

    “小罗都快四十岁了,让他跑满全场,那度快的,不亚于当年,这根本不符合逻辑。所以,这里面要是没有古怪,绝对是不可能的。”辛传礼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知道。”付森博又是沉着脸说道:“可就算有古怪,咱们不是也抓不到。那场对镇海一花的比赛,我就觉得他们肯定是磕了药,但每场比赛结束,都会有尿检,不可能现不了问题。我还专门托人问过,他们的尿检结果全都合格,没有一点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无当道观足球队,一向打出的口号是玄学足球,你说这里面是不是真的有什么玄机,只是咱们看不出来。如果能找到一个玄术高手,帮着瞧瞧,或许能够看出端倪也说不定。”辛传礼认真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高手……”这一刻,付森博的眼睛不由得一亮,跟着却阖上眼帘,说道:“玄术高手……开玩笑的吧……别想那些了,我会再想办法的。”

    几辆车一起回到东镇区,先后进到区领导大院。但凡是副区长级别的干部,都住在这里。

    几位副区长在到了之后,难免要先送唐区长回家,然后下车客气几句,这才回自己的二层楼。

    付森博一回到自己家里,马上进到二楼的书房,掏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。

    电话很快接通,里面响起一个中年男人阴柔的声音,“喂,你好。”

    “迟大师,我想麻烦你一件事。”付森博直截了当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呀?”中年男人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个无当道观足球队,你应该知道吧。”付森博说道。

    “知道。怎么了?”中年男人又问。

    “这个球队很有古怪,大师能不能帮我将其中的古怪给找出来。另外,还有那个张禹,我希望大师能给他点颜色看看。”付森博认真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呀……”中年男人沉吟一声。

    “请大师放心,钱什么的都不是问题。”付森博马上补充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会尽力而为。”中年人说道。

    市郊的一栋豪华别墅内。

    一个身穿唐装的中年男人正坐在阳台上欣赏着天上的月色。

    他手里拿着手机,轻轻地放到角桌上。他跟着慢慢地抬起头来,心中嘀咕起来,“萧洁洁怎么还没下手,她到底在想什么?”

    琢磨了片刻,他伸出右掌。很快,手掌上出现了一面小小的光镜。

    光镜中,萧洁洁正坐在家里的床上。

    在她的面前,放着一个锦盒,她闷闷地坐着,一双眼睛直
庶子风流吧
勾勾地看着锦盒,也不知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光镜跟着消失,中年人轻轻皱眉,他现在真想问问萧洁洁,为什么还不动手。

    可他清楚,这种话是绝对不能问的,自己在萧洁洁的眼中可是大师,神龙见不见尾。如果自己突然上杆子问这种事,肯定会让人起疑。

    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等。

    好在,他还是很有耐心的。

    星空下,一辆宝驴轿车开入吉祥别墅小区。

    车子驶入一个别墅大院,停下之后,下来一男一女,正是张禹和方彤。

    因为庆功宴,二人回来的有点晚,张禹还喝了些酒,有点微醉。

    但他看的出来,今晚小丫头的情绪不对,好像有心事,好像不太开心。一路之上,张禹都想问问方彤,到底是因为什么,由于方彤还要开车,也就暂时咽回了肚子。

    进到家门,来到三楼的房间里,张禹这才温柔地说道:“彤彤,你今晚好像不开心呀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啊……”方彤扁着小嘴说道。

    “还没有呀,就差写在脑门上了。”张禹温柔一笑,又道:“我的彤彤可是从来不会藏心眼的,开心和不开心,一眼就能看出来。”

    方彤苦笑一声,抱起了张禹的胳膊,扁着小嘴说道:“今天萧洁洁一句话也没说,看球的时候没说话,后来吃饭的时候,只吃了一口就走了。她好像很不开心……”

    张禹慢慢地走到床边,方彤也跟着坐下。

    这一次,张禹搂住方彤的肩膀,又柔声说道:“以前她说话的时候,都是跟你吵架。今天不出声了,你怎么也跟着不开心呢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都知道,萧洁洁之所以不开心,那是因为张禹和方彤订婚了。萧洁洁同样也喜欢张禹,奈何不能在一起,属于情感上的失败者,自然不能开心了。

    只是张禹纳闷,方彤作为获胜者,为什么也不开心,甚至还是因为萧洁洁不开心而不开心。

    “其实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……以前总跟她吵架,心里都恨死她了……现在突然不吵了……反而还觉得少点什么。本来,我应该高兴的,就是高兴不起来……”方丫头扁着小嘴,又是楚楚可怜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照你这么说,你是把她当成了朋友。我听我妈说过,有的时候,冤家反而是最懂你的朋友。”张禹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呢……我根本没有把她当成朋友,哪有这样的朋友……而且,她应该也没把我当成朋友……”方彤仍然是扁着嘴,慢吞吞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也许你们俩早就把对方当成了朋友也说不定。就像当日萧洁洁遇到危险,你不是也跟去了么。”张禹柔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好像就是尽本份……”方彤低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要不然,哪天你去她家串串门,找她聊聊天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方彤立刻连连摇头,“我才不去呢……见到她,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……以前还能吵架,现在她都不吵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了,别想这些不开心的了。好好的睡一觉。”张禹柔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方彤轻轻点头,小鸟依人般地说道:“今晚我让你抱着我睡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