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玄幻小说> 驭房有术 > 第762章 火海

第762章 火海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“那你为什么还说,要带他们先离开这里?”纸道人还是有些不相信张禹的话。

    “我看的出来,你的目标应该只有我。我既然进来了,你就一定要干掉我,绝不能让我走。如果我不说走,继续带着他们转悠,你肯定会再设下别的埋伏。我虽然不怕,可也没有时间一直跟你做迷藏。果然,在我找到生门的时候,你就点燃了火光,引我过来一绝死战。”张禹从容地笑道。

    “看来你真的很聪明,不仅仅是聪明,道法也十分的高明。只是有一件事,是你始料不及的......”说到这里,纸道人突然重重地咳嗽起来,“咳咳......”

    伴随着他的咳嗽声,在另一座草房后面,走出来三个人。

    一个老头,一个披头散的女人,在二人的中间,还有一个木讷的女人。这个女人不是别人,正是潘云。

    一看到潘云,张禹的心头一颤,万万没有想到,潘云竟然会出现在这里。

    纸道人从地上爬了起来,脸上露出狞笑,“怎么样?这个你没有料到吧......我知道你很厉害,没有百分百的把握干掉你,所以我又想出来第二个办法。她现在在我的手上,人也中了尸毒,只要我一根指头,就能要了她的命......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纸道人的声音更加得意起来,“张禹,我知道你的本事很大,可这个女人,对你好像很重要,上次去潘家山,你好像就是为了她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......”张禹摊手一笑,说道:“就算很重要,难道还能比我的小命重要?你拿她来要挟我,无外乎就是让我束手就擒。这样的话,我们俩都得死。你说是一个人死好,还是两个人一起死好。这种问题,想来都不用我来回答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,你是要看着她死了?”纸道人冷冷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错了!我不是看着她死,我是让你先死!”张禹说着,伸手从袖口里又抽出来一叠符纸。

    不仅仅是符纸,金钱剑这功夫再次蓄力,凝成了一把剑,随时都能射出去。

    “老不死的!我看你真是找不自在!”

    纸道人咬牙说道。“你既然这么说,那咱们就同......”

    “轰隆隆......”

    不等纸道人的话说完,天空之中,突然想起来一声惊雷。

    紧接着,两道闪电凭空射下,直取潘云身边的老头和女人。

    这两个家伙,一看到闪电,吓得是直接鼠窜。可以说,雷电一下来,劈死的不仅仅是他俩,连潘云一并都得劈死。

    可是,雷电落下的时候,却是劈歪了,登时将边上的茅草房劈塌了一半。潘云的身子,因为没有支撑,直接摔倒在地。

    张禹根本顾不得她,手里的其他符纸和金钱剑一股脑地打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噗!”“噗!”“噗!”“噗!”......

    刹那间,院子里好似火焰流星,金钱乱舞。火海之中,张禹展开双臂,好似天神一般。

    “啊......”“啊......”“啊......”

    惨叫与哀号声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镇东区市郊的一栋豪华别墅内。

    卧室里有一张豪华的大水床,一个中年人躺在床上,他的脸上满是享受。

    在他的两腿间,趴着一个女人,女人的脑袋一上一下,显得十分卖力。

    蓦地里,中年人猛地坐了起来。


帝皇演义吧


    他起来的突兀,女人不由得一怔,牙齿似乎将中年人弄疼。

    “呃......”中年人脸色一遍,怒声骂道:“滚!”

    女人心头大骇,连忙抬头说道:“老板,对不起......”

    “滚!我叫你滚!”中年人破口大骂。

    “是、是......”女人见他动了真怒,哪敢停留,拿着已经脱下来的衣服,都不敢在房间内穿,就匆匆地逃了出去。

    中年人跟着跳下床来,几步冲到窗前。窗户上挡着窗帘,他一把拉开窗帘,举头看向天上的星辰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中年人的左手恰捏起来,这是按照一个人的生辰八字的掐算。

    只过片刻,他的脸上闪出一抹无奈的苦笑,“师兄......我告诉你不要去找他,一旦对上,有可能就是你的大限之日......可惜,你偏偏不听......”

    他跟着抬起右手,在他的掌中,出现了一片圆光,就好似镜子一般。

    在镜子中,只是一片火海!

    没错,这就是圆光术。

    不过他的圆光术和张禹的有些不同,张禹的圆光术,圆镜旁是符文光片,而他的圆光术,镜子旁是“卍”字光边。

    圆镜很快消失,中年人又是苦笑着摇头,“师兄啊师兄,我早就跟你说过,养那些东西,不过是小道,乃自取灭亡之术。”

    紧接着,他的目光变的凌厉起来,“张禹啊张禹,你下手也未免太狠了......他终究是我的师兄,哪怕我不愿跟你交手,可这笔帐我也要替他讨回来......”

    小翁山的篱笆院内,现在已经变成一片火海。

    因为这里都是茅草房,周边又是篱笆,哪能经得住张禹的火符。

    在篱笆院外,张禹盘膝坐在地上,潘云躺在他的腿上。张禹四下张望,他总觉得刚刚好像有人在旁边窥视自己,可凭自己的六识,如果旁边真的有人,不可能现不到。真是诡异极了。

    此刻的潘云,脸色青,双眼无神,满是木讷。在她的肩膀与脖颈之间的位置,有一个深深的牙印,里面泛出绿色的液体,还带着阵阵尸臭味。

    这是尸毒!

    张禹能够看得出来,咬潘云的那个行尸显然是嘴下留情,想要用潘云来要挟他。要不然的话,潘云已经死了,更加不会被带到这里。

    饶是如此,潘云中的毒也不轻。

    张禹从袖口里取出一张镇尸符,直接拍在潘云的额头之上。潘云睁开的眼睛,立时闭上。

    旋即,张禹又取出一张辟邪符,符纸在掌中一攥,“噗”地自燃开来,化为灰烬。他掰开潘云的嘴巴,将符灰塞了进去,跟着用嘴对准潘云的嘴,用舌头将符灰往潘云的嗓子眼里送。

    渐渐,潘云青的脸色开始消褪,变的惨白,她的一双眸子,也慢慢地睁开。

    这一次,她的双眼不再是木讷无神,跟正常人无异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潘云瞬间现不对,好像有一个人的舌头伸在自己的嘴里,还在不停地搅动。

    她觉得有点不得劲,奈何身上没有一点力气,只能抬起胳膊推了一下。

    张禹感觉到有人推自己,马上松开她的嘴,见潘云清醒,立刻柔声说道:“你醒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刚刚……”见到是张禹,潘云倒是松了口气,可心中还有些紧张,有些纳闷。她无力地说道:“是怎么回事?你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