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玄幻小说> 驭房有术 > 第758章 幻阵

第758章 幻阵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“好像不对。”张禹看向潘云。

    潘云也意识到不对,“就算没抓到,也不应该这么久都没动静呀。”

    二人对视一眼,押着刘仙姑朝山根走去,到了山根底下,根本听不到半点声音。

    山上寂静无声,有些骇人。

    “张禹,他们不会出什么事吧。”潘云不禁有点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这么多人,一下子就没了,是何等怪异的事儿。她跟着掏出手机,拨了同伴的号码,结果根本打不通。她仔细一瞧,这才现,手机没有信号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没有信号呢......”潘云皱眉,“这个地方,不应该呀......”

    “哦?”张禹也掏出手机看了一眼,现自己的手机也没有信号。他跟着看了眼对面阴恻恻的山,说道:“我怀疑咱们的行动是不是暴露了,白天的动静不小,那个道士有可能已经收到了风声。他这么做,十有是设下了埋伏,等着他们主动跳进来。”

    “这......”潘云攥了攥拳头,“那你看怎么办?”

    张禹琢磨了一下,说道:“我上去瞧瞧。”

    “你一个人?”潘云有点担心。

    “这山上肯定有些门道,你跟着上去的话,搞不好会有危险。这件事因我而起,如果他们有什么危险,我会良心不安的。你不赶紧开车回去,请求支援。”张禹正色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你一个人能成吗?”潘云还是不放心。

    “不管怎么说,我也是会道法的。真有什么陷阱,也难不住我。”张禹自信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,那就按照你说的办,我快去快回。”潘云点头说道。

    当下,潘云拉着刘仙姑上车,驾车离去。

    张禹等见不到车尾灯的时候,这才跨步朝山上走去。

    他身上还穿着宽大的道袍,从里面掏出铜钱,组成的金钱剑。有这把剑在手,张禹什么也不怕。

    山脚开始的坡不急,只是缓坡,没走多远,张禹突然现不对。

    刚刚在下面往上看,树木并不是很多,可当走上来,周边好像都是树,隐然进入了树丛。

    张禹马上转头看去,只一瞧,不由得让他倒吸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他可以确定,走的并不远,可是现在目光所及,下面已然有几百米之遥。

    “幻阵!”

    张禹一瞬间就能断定,自己陷入了幻阵之中。

    “怪不得进来的警察一个也出不去,原来真的有问题。可是......为什么在山脚的时候,我没看出来呢?”张禹咬了咬嘴唇,这一刻他能够断定,绝对是遇到了高手,自己先前预料的没有错,人家早就知道他们要来了。所以专门布置好了陷阱。

    一般的幻阵,张禹还真就不惧。以他的修为,找到生门出去,他有些把握。但还有那么多警察陷在里面,万一都死在里面,此事因他而起,难免让人内疚。

    “进去看看!”张禹拿定了主意。

    张禹没走再往上走,既然陷入了幻阵,那看似往下走,其实不见得就是向下,有可能还是往上走。

    最要紧的是,那些警察
九天仙缘笔趣阁
们肯定也会往下走,走同一个方向,碰到的几率比较大。

    张禹沿路向下,果不其然,总是走不到头,不管怎么走,都是路迢迢,仿佛一直都在原地踏步。

    到处都是树木,林野森森。蓦地里,他突然看到在前面的树下好像有个人影。

    “谁!”张禹立刻叫道。

    “警察!”树下的人喊道。

    紧接着,就见那人跳了起来,并用枪口指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别开枪,自己人,我是张禹!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张禹!”一听到张禹的名字,那人的声音立刻兴奋起来,快步朝张禹走来。

    月色下,张禹很快认出对方,正是牛三江。

    “老牛,你怎么一个人在这?”张禹问道。

    牛三江来到张禹面前,颇为无奈地说道:“别提了,我们进来抓那小子,结果没一刻就不见了他的影子。回头我就现,身边一个自己人也没有了,简直是邪门了。我喊了半天,也没人应声,只能自己下山。走了半天,怎么走也走不出去,人也累的够呛。我琢磨着,八成是遇到了鬼打墙,就寻思原地等着,到天亮的时候再走。唉......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,他叹息一声,又道:“你怎么也来了?”

    “我和潘云在下面等了你们半天,干等也不见你们下来,电话又不好使了,我就让她先回去找援兵,我一个进来找你们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见到你就好了。老弟你本事大,有没有办法出去。”牛三江显然有点着急。

    “咱们现在应该是陷入了幻阵之中,想要出去的话,应该也不难。只是还有那么多人困在里面,我怕大伙出什么危险,寻思着先把人找到,然后一起走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在这里转悠了半天,也没看到一个自己人,真是要命了。”牛三江丧气地跺了下脚。

    “牛哥不用着急,咱们继续找找,我既然能找到你,也许过一会就能找到其他人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,那咱们一起找。”牛三江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两个人结伴上路,前面的路依旧漆黑,也就只能凭着月色看到不远的路径。

    到处都是数,仿佛每走一步,前面就透着阴森。

    往前走了能有五分钟,前面的林子里突然有了光亮。

    “你看!”牛三江指向透着光亮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咱们过去瞧瞧。”张禹加快脚步。

    没走多远,光亮更加的清晰,是火光,但不是正常的火光,是碧青色的磷火。

    磷火飘飘悠悠的浮在空中,看起来是那样的骇人。

    牛三江明显有些紧张,向张禹靠了过来,他在张禹的左侧,刚一过来,张禹的手突然抬了起来,一张黄色的符纸夹在两指之间。

    “老牛,我这有张辟邪符,你戴在身上,以防万一。”张禹真挚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,我有枪呢。”牛三江咧嘴一笑,向旁边让了一步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也就在这时,前面林子深处突然出一声枪响。

    “谁?”听到枪声,牛三江和张禹几乎异口同声地喊了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