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玄幻小说> 驭房有术 > 第755章 虔心向道

第755章 虔心向道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在张禹的面前,放着四个蒲团。

    此刻的鲍佳音,觉得有点不认识眼前的这个张禹了,现在的张禹,给她的感觉,完全可以用四个字来形容,那就是——高深莫测。

    鲍佳音现在一个蒲团上坐下,詹帅腾两口子和詹帅飞也先后坐下。

    “张真人。”“张真人。”“张真人。”

    “无量天尊。”张禹打了个揖手,看向詹帅腾,平和地说道:“想来你现在已经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詹帅腾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张禹从袖口里掏出来一副圣卦,递向詹帅腾。

    詹帅腾不解,好奇地说道:“这是?”

    “你丢在地上就好。”张禹温和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詹帅腾知道,这应该是道家算卦的东西,封神榜里面,姬昌用的好像就是这个。

    他按照张禹的意思,将圣卦丢在地上。张禹看了一眼,跟着说道:“果然没错,我上次看你面相,就是今生断无子嗣,现在看来,确实如此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詹帅腾登时一惊,连忙问道:“为什么?不可能呀?”

    “凡事有因亦有果。佛家讲的是前世因,今世果,来世报。我道家讲的是今世因,今世果。你妻子早前因与他人相恋,种下孽根,以至于婴灵缠身,难以分娩。可你能和她一起,更是果报。你且想想,在你二人认识之前,你可曾对不起别的女人?”张禹心平气和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......”詹帅腾不禁哑然。

    “你命带十里桃花,怕是接触的女人不少吧。”张禹又是平和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......”詹帅腾低下了头。

    在和徐晓敏结婚之前,詹帅腾还处过四个对象,一夜风流的有二十多个。詹家的条件好,詹帅腾长得也不错,找对象当然不难。这四个女朋友,自然都被他给啪啪了,他不喜欢戴那个啥,有三个怀孕了,这在詹帅腾看来,自己的战斗力是相当强悍的,那个啥的成活率是相当高的。

    年轻的时候喜欢玩,怎么可能负责任,就都打胎了。后来玩累了,决定找个媳妇好好过日子,正好认识了徐晓敏。徐晓敏长得好看,加上可能是吃一堑长一智,婚前不让碰,最后二人就结婚了。

    “有因亦有果,如果你能和自己的第一个女人结婚,也不会有此果报。你说......是吗?”张禹看着詹帅腾说道。

    这一刻,詹帅腾想到自己的第一个女朋友。她是自己的高中同学,啪啪了之后,两个人就各自去上大学。开始的时候还打电话,写信什么的,没过俩月,詹帅腾就顾不上了,眼里只有同系的系花,开始穷追猛打,然后就跟初恋黄了。而这个系花,就是为他打胎的女人之一。

    见詹帅腾无言以对,张禹淡然地说道:“人生在世,但求无愧于心。凡事有因有果,切记报应不爽。若你虔心向道,或可化解,若只为一己,那就请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张禹做了个请的手势。

    “我愿意虔心向道,请真人指点迷津!”詹帅腾见张禹这般说法,已经吓蒙了,赶紧真诚地说道。

    张禹从袖口里取出一本薄薄的道德经递了过去,“虽不必每日念诵,却也要心中有道。名可名非常名,道可道非常道......闲暇之日,来道观上香,自是必不可少
林雨珊的修仙录帖吧
。”

    詹帅腾双手接过道德经,恭敬地说道:“弟子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夫妻能够结合,也是今生的缘法,回去好好度日,在想他人过错之前,先思己过。”张禹温认真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,真人。”詹帅腾马上答应。

    张禹又看向徐晓敏,说道:“你也是无辜之人,莫要心有愧疚。一心向道,必当解除无妄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真人指点。”徐晓敏赶紧真诚地说道。

    张禹指了指一旁的一个空闲的蒲团,说道:“将此物带回,诵经之时,坐在此物之上,心诚则灵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真人。”徐晓敏点头说道。

    这个蒲团可不是一般的蒲团,在那里面有一张驱邪符。但张禹没有直说,只是让徐晓敏将蒲团带回去。以张禹的修为,想要灭掉徐晓敏体内的婴灵,简直是易如反掌,可他现在要做的事情是传道。

    直接解决的话,岂不是成做生意了。自己的本事已经展露,你愿不愿意相信,那就是你们自己的事儿了。

    张禹又看了眼詹帅腾,说道:“你二人出去聊聊吧。过一会再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,真人。”“是,真人。”

    徐晓敏和詹帅腾互相看了一眼,进而一起起身,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谁都知道,两个人心里有个疙瘩,解铃还须系铃人,必须二人自己给解开。

    鲍佳音看着张禹,越看越觉得不认识。在她的眼里,隐然是一位得道高人啊。她有话想要问张禹,但当着詹帅飞的面,实在不方便,看来这事,得回头再说。

    詹帅飞也看向张禹,心里琢磨了一会,突然说道:“真人,我也是一心向道,更是对真人无比的钦佩。我有一事,想请真人指点迷津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张禹平和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......”詹帅飞说着,从怀里掏出来一个罗盘,说道:“真人,这东西叫木心盘,能够看出一棵树内有没有烂心。但是,我总是觉得差那么一点,真人可否指点指点。”

    “木心盘?”张禹还从来没听说有这么个东西,他伸出手去,说道:“拿来我看。”

    詹帅飞忙将木心盘交给张禹,张禹一瞧,这东西肯定不是法器,跟风水罗盘有点相似,却又不是。

    张禹说道:“此物能看出树内是否烂心?我还真就不太晓得。再者,你要看树内是否烂心,所为何故?”

    “这个......”詹帅飞实在不好意思说,自己要用这个去赌木。

    倒是鲍佳音说道:“别吞吞吐吐的了,不就是去赌木么。”

    詹帅飞见被说破,只好微笑地点头,“是这么回事。”

    “赌木?这怎么赌?”张禹纳闷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赌木就是......”詹帅飞这次也不隐瞒,直接将赌木事情介绍了一番。

    张禹听了之后,心头不由得一动,随即问道:“都有什么树?”

    “多了去了,黄花梨、楠树、桃树、杏树、枣树......反正什么都有......”詹帅飞说道。

    “在什么地方?”张禹一下子来了精神。

    自己本就想买木材炼符,一时间没腾出功夫,现在可好,直接送到门上了。

    “就在镇南区的南海镇上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