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玄幻小说> 驭房有术 > 第753章 摆谱

第753章 摆谱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张禹来的突兀,走的潇洒,大有一种不要迷恋哥,哥只是个传说的意思。

    在他走后,院子里也是议论纷纷。有的谈论张禹的法术,有的对刘仙姑是深恶痛绝,但是大家伙归根到底,都已经决定赶紧去无当道观见一下这位张真人。

    张清风等人按照张禹的意思,稍微宣传一下就行,不必太过做作。他们随即,一起口喧道号“无量天尊”,跟着就鱼贯朝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见他们要走,赶紧有人喊道:“小道长,你们的无当道观到底在什么地方呀?”“是,在哪呀?”......

    “在光明镇......”李明月报了个地址,然后便行离开。

    警方现在已经将刘仙姑一伙全部逮捕,来的也不仅仅是潘云他们那几个警察,另外还有不少在外面待命。这边抓捕成功,其他的人也都到了,这不仅仅是要抓人,还得把骗来的钱全部抄出来,还给受骗者。

    在场的人,基本上也都别想走,得协助警方做笔录调查,有那已经被骗的,还要进行登记,一股脑地都被带去了镇上的派出所。

    鲍佳音因为是律师,所以办理的度最快,詹帅腾兄弟俩和徐晓敏先跟她一起出来了。

    现在明知道刘仙姑是骗子,那葫芦圣水是海luo因,根本不可能再用。詹帅飞说道:“咱们现在上哪呀?”

    詹帅腾马上说道:“去无当道观找那位张真人。”

    “找他......”一听这话,徐晓敏有点迟疑。

    “那个仙姑是骗子,而那个张真人明显有真本事,咱们不找他,还能找谁。再者说,他还是佳音的朋友。”詹帅腾说着,看向鲍佳音。

    鲍佳音点了点头是,说道:“凭我的面子,肯定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......他上次给我看病,也不准呀......”徐晓敏皱眉说道。

    “也许是上次......时间太仓促,我想这次应该没问题,咱们上车吧。”詹帅腾坚持道。

    张禹先前所表现出来的道法,证明那绝不是盖的。

    徐晓敏无奈,只要跟着一起上车。

    刚刚李明月已经说了道观的位置,其实倒也不难找,因为不远是足球场。

    下午两点钟,他们找到了无当道观。张清风、李明月等人已经回来,该干什么就干什么。知客的道士见到他们四个进来,马上上前打招呼,询问四人上香,还是求签。

    “我们是来找张真人求医的。”詹帅腾客气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师父不在。”知客道士说道。

    “去哪了,不知什么时候能回来?”詹帅腾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不知道,一切都要随缘,平常的时候,师父要修炼,而且在道教协会还有很多俗务要处理。”知客道士说道:“不过师父说了,凡事皆有因果,道门广大,为信善之士敞开。若无向道之心,只为买卖,那求医的话,不如去医院。倘诚心向道,必能相遇......信士若是上香,那里面请......无量天尊。”

    张禹现在想的明白,老子这是布道,并非是开医院。你们没有向道之心,来的都是有事,我治病,你给钱,那老子开医院好了,还开什么道观呀。

    再者说,张禹要是只为了赚钱
变身绝色女神sodu
,他连医院都不用开。

    本事已经展现出来了,但是脾气同样也得展现出来,什么叫作真人,真人是你想见就见的。

    所以,张禹干脆摆起了谱,若是总来上香的,诚意在那里摆着,如果真有困难,我张禹二话不说。若只是为了求医问卜,老子没那闲工夫。别当我是那个刘仙姑,几万块钱都骗,咱不差那几个钱,就是为了布道。

    詹帅腾听了这话有点尴尬,只好看向鲍佳音。鲍佳音从兜里掏出手机,拨了张禹的号码。

    电话很快接听,里面响起张禹的声音,“喂,你好。”

    “喂,张禹,你在哪呢?”鲍佳音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在忙呢,有事吗?”张禹笑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朋友想找你求医,你在哪,我们去找你。”鲍佳音说道。

    张禹在刘仙姑那里都看到鲍佳音和詹帅腾他们了,只是没有打招呼罢了。张禹见她这么说,微微一笑,说道:“你朋友媳妇的症状,我上次已经说过。她讳医忌医,再找我又有何用。”

    “我朋友很诚恳的,要不然也不能再来找你。你不给别人面子,还不给我面子呀。”鲍佳音大咧咧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现在应该在一起吧?”张禹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鲍佳音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不妨问你朋友的爱人,我说的对不对,若是不对,她另请高明就好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......她打胎的事儿......”鲍佳音有点迟疑。

    “正是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好吧。”鲍佳音说完,挂上了电话。

    她看向詹帅腾,说道:“咱们......先去边上说......”

    “也好。”詹帅腾点头。

    詹帅飞和徐晓敏也在边上,刚刚虽然没有电话里张禹的话,但是鲍佳音说的那句“打胎”,徐晓敏却是听在耳里。

    他们四人回到奥迪车边,詹帅腾就迫不及待地说道:“张真人怎么说?”

    “他让我问嫂子,他上次说的话对不对,如果不对的话,那你们就另请高明吧。”鲍佳音如实说道。

    这话一出口,詹帅腾马上看向徐晓敏,就连詹帅飞也好奇地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徐晓敏被丈夫看的有点紧张,不自觉地低下头。

    詹帅腾随即说道:“小敏,那位张真人当时所展现出来的神通,我也看到了,想来是大有本事,不像是胡说八道。到底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......”徐晓敏突然抽泣起来,她轻轻地点了点头,说道:“他说的没错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、你什么时候做的这种事?”詹帅腾的眼睛登时圆睁,虽然不愿意相信,可在鲍佳音再提此事的时候,想到张禹的本事,他又不得不信。眼下媳妇承认,不禁让他五雷轰顶。

    徐晓敏低着头,不敢再说话。

    詹帅腾急道:“咱们夫妻结婚以来,想要求个孩子都难,你为什么要打胎呢?”

    毕竟两口子结婚啪啪时,媳妇见红了,所以他认为极有可能是婚后打的。但是,又没有道理呀。

    “帅腾......其实......我说了之后,你能不能原谅我......”徐晓敏哭着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