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玄幻小说> 驭房有术 > 第749章 原来如此

第749章 原来如此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张禹拿着葫芦出去,外面的人见他出来,一个个都露出羡慕的神情。

    在这些人看来,能从仙姑那里得到灵符圣水,绝对是一件幸福的事情。

    门外的女人继续让人进来,张禹绕过绳子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现在的他,身上还是飘飘然,那叫一个舒服。可为什么会这样,他是一点也不清楚。

    水里没有任何药味,有的也就是烟味,那是烧成灰的符纸。

    法力也好,重要也罢,哪怕是一些西药,张禹也应该能感觉到药味。可他竟然一点也察觉不出来,着实是古怪。

    他决定回去好好研究一下,王杰三人跟他一起出了院子,彼此间没有说话,直到上了车,王杰才道:“师叔,怎么样呀?”

    李明月和赵秋菊也看向张禹,想要看看师父怎么个说法。

    “说不上来,咱们还是先回去吧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车子当即动,直接离开刘家堡,返回无当道观。

    一路之上张禹都觉得飘飘然,下车之后,她直奔后院。

    后面是有规矩的,除了张禹和王杰之外,其他弟子不许擅入。徒弟们也很守规矩,没有敢进去的。

    欧阳艳艳还在糖炒板栗,潘胜还是在扎马步,张禹跟他俩打了个招呼,就进到孙昭奕的房间。

    孙昭奕坐在炕上,听出是张禹来,马上恭敬地打招呼。张禹开门见山,把去刘仙姑那里的事情说了一下子。毕竟一人计短两人计长,有自己不太都懂,找这位太师叔总没错。

    听了张禹的讲述,孙昭奕说道:“以宗主您的修为,您说那符纸之上没有法力,应该肯定就没有法力了。之所以如此,我想问题应该出在那圣水上面。宗主,能不能把东西给我尝尝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问题。”张禹把符纸和葫芦一起交给了孙昭奕。

    孙昭奕感受了一下符纸,随即说道:“没错,确实没有法力。”

    她递还给张禹,慢慢地拧开葫芦,喝了一小口里面的圣水。

    过了片刻,孙昭奕才道:“确实有点让人飘飘然的感觉......绝对不是中药......这种东西我从来没有接触过......但是,我觉得有一个人应该能帮你......”

    “谁?”张禹马上问道。

    “欧阳艳艳。”孙昭奕说道。

    “她?”张禹不解。

    “她的过往,已经都对我说过了。虽然以前她是老千,可后来终究是开生物公司的,对于一些西药,懂得的应该比咱们多。所以,你让她看看。”孙昭奕说道。

    “也好。”张禹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他马上拿着葫芦出去,来到欧阳艳艳的身边。

    欧阳艳艳专心致志的糖炒板栗,见他凑过来,微笑着说道:“想吃板栗了?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是有个事想找你帮忙。”张禹笑呵呵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欧阳艳艳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这里有个药,喝了之后,让人有点飘飘欲仙。太师叔说,这应该是某种西药,我们对这个不太在行,所以你能不能帮我看看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在哪?”欧阳艳艳爽快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在这。”张禹将葫芦打开,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不想,欧阳艳艳只是张开了小嘴,等着张禹来喂。这倒也是,她手上还有活呢。

    张禹往她的嘴里倒了一口圣水,没过片刻功夫,就听欧阳艳艳惊道:“这是吗啡!”

    “吗啡?”张禹一
吃穷修真界笔趣阁
惊。

    “没错!吗啡又叫海1uo因,是一种毒品!我想这个名字,你应该听说过吧!”欧阳艳艳直接说道。

    “毒品......”张禹从来没吃多那种东西,自然是不清楚。但是海1uo因的名头,他不可能没听说。

    一瞬间,他就反应过来,怪不得飘飘欲仙呢,原来是服用了毒品。

    “阿姨,你怎么一下子就尝出来了?”张禹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是干什么的呀?这个要是不懂,还混什么呀?”欧阳艳艳得意地一笑。

    “这倒也是。”张禹点了点头,他已经明白是怎么回事了。

    怪不得刘仙姑的“灵符圣水”能够给病人一种立竿见影的效果,海1uo因这种东西,本身就有止痛、麻醉神经的效果。虽然也有药用,但主要是止痛的,治不了病,而且还上瘾。

    “张禹,你哪来的这个呀?”欧阳艳艳好奇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遇到个骗子!看我怎么收拾她!”张禹咬了咬牙。

    开始张禹还以为遇到了同行,再不济也是个旁门左道,现在可好,十足十一个骗子!

    但张禹随即意识到有点不对,那就是,如果刘仙姑是单纯的骗子,那她要童男童女的血做什么?

    往往只有邪修才干这种事,这血落到普通骗子的手里,也不值钱呀。

    张禹能够肯定,这里面肯定还另有别情。

    以自己的修为,不过刘仙姑是骗子也好,歪门邪道也罢,收拾她简直是易如反掌。

    他立时朝外面走去,准备再回刘家堡一趟,连夜就把刘仙姑给修理一顿,问出到底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然而,当他走到前院之后,脑子里忽然又冒出一个主意来。

    “如果只是直接收拾了她,虽然算是除了一害,但对我、对无当道观好像也没什么好处,顶多是做一回无名英雄......对了,还是这样比较好......”

    拿定这个主意,张禹马上召集门下弟子们开会,给众人分派任务。

    还真别说,宫观管理专业的这些学霸们都蛮有正义感的,一听说竟然是用吗啡制药骗钱,一个个是义愤填膺。张禹让他们不要声张,到时候按照计划行事。

    随后,他又坐车前往镇东区,去找另外一个关键人物,单凭无当道观,恐怕不能完全成功。这个成功,可不是说对付刘仙姑,要想对付她,张禹估计自己一个手指头就够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。

    香海花园,鲍佳音从楼上下来,准备去律师事务所上班。

    她春风得意,和张禹的那一遭着实让人享受,满面都是桃花。

    刚一出楼道口,她突然听到前面有个人喊道:“鲍佳音!”

    鲍佳音一瞧,边上的一辆奥迪轿车内,下来一个人,正是当初跟自己相亲见过的詹帅飞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来了?”鲍佳音笑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嫂子不是流了么,今天准备去刘家堡求医,我哥让我开车,我们一起过去。”詹帅飞微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就是找那个什么仙姑……”鲍佳音想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没错,刘仙姑。”詹帅飞点头笑道:“听说算命可准了,要不要一起去呀?顺便算算你的终身大事。”

    对于自己的终身大事,鲍佳音倒不放在心里,不过她很是好奇,张禹的医术没问题,可为什么会错了呢?

    于是,她打算去看看,那个刘仙姑到底会怎么说。

    “好呀,就一起去瞧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