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玄幻小说> 驭房有术 > 第747章 摸底刘家堡

第747章 摸底刘家堡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“我们去刘家堡看过她。”王春兰答道。

    “她真的有本事?会道法?”张禹来了兴趣。

    “好像是会。”王春兰说道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是好像呢?”张禹问道。

    “因为我们也没见到她本人,她在屋子里,我们只能在外面看。每个进屋的人,不管是求医,还是算命,最后都是给刘仙姑不停地道谢,还说刘仙姑特别的灵验。”王春兰说道。

    张清风马上凑过来说道:“一点没错,要是几个人这么说,有可能是托儿。可所有人都这么说,那就肯定是有真本事了。我们原本以为是骗子,现在看,应该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照你们的说法,找这个刘仙姑求医、算命的人很多了?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老多了。师父您不知道,我们这几天去做宣传,根本就没有搭理咱们的。不少人都说来咱们这,不如去找刘仙姑。”李明月说道。

    弟子们都说刘仙姑有本事,张禹估摸着,对方搞不好和自己一样,也是学到了一些本事。依靠这些本事,治病、算命赚钱。

    作为同行,人家在这边的时间早,自己属于后来的,不能说为了布道,把人家的场子给砸了。

    他微微点头,没有出声。不料,赵秋菊说道:“有本事是有本事,但我总觉得她是歪门邪道。”

    “这话怎么说?”张禹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她说如果有人给不起钱,用童男童女的血也行,一个孩子输血1oocc,就可以得到免费的治疗。而这些血,可以用来挡什么天谴。我怎么就没听说,道家还得用童男童女的血来当灾劫。”赵秋菊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?”听了这话,张禹也是一愣。

    老王头跟他说过,正经的道派法术,除了画符用的自己的血之外,根本不可能用到童男童女的血。只有邪修才会用到这个。

    一瞬间,张禹意识到,这个刘仙姑恐怕不是正经人。

    如果是同行,张禹自然不便去挑事,可如果对方真的是邪修,张禹认为自己有必要出面。毕竟堂堂无当道观方丈,道教协会副会长,除魔卫道乃是本份。更为重要的是,搞不好还能打响无当道观的名头。

    张禹当即说道:“要是这么说的话,咱们有必要去看看。这一上午也没个人,估计下午也没能来什么人了。咱们现在就吃饭,吃完饭之后就出。”

    刘家堡。

    本来就是一个乡镇,楼房都少见,眼下属于改建中。

    刘仙姑的家还是在刘家堡的郊区,就是典型的农村。道路也不平整,一眼望去,尽是穷乡僻壤。

    可就是这么个地方,在一套院子前竟然停了不少车,其中高中低档什么都有。

    一辆奥迪轿车在院子前停下,张禹和王杰、张清风、赵秋菊从车内下来,一起找院内走去。

    他们身穿没穿道袍,就是普通的衣着,也看不出来到底是什么身份。

    院门没关,一眼就能看到在院子里聚了不少人,起码有五六十号。

    张禹四人走了进去,好不容易才挤到前面。这院子不小,左侧有厢房,正面是一间大瓦房。在人群和大瓦房中间,隔着一条绳子,不允许随便越过。

    在瓦房门口,站着两
全球修仙新时代小说5200
男两女,看起来跟普通人也没啥区别。但能够看出,应该是乡下人。

    瓦房的门窗都挂着黑色的帘子,根本看不到里面的情况。张禹只能站在原地等着,过了一会,房门终于敞开,一个中年妇女从里面出来。

    女人的怀里抱着一个葫芦,出门的时候,都不忘千恩万谢,“谢谢仙姑!谢谢仙姑!”

    见她出来,不少人向她投去羡慕的目光。

    中年妇女紧紧地抱着葫芦,仿佛是担心有人来抢,走过来之后,和一个朴实的中年男人碰了头,就赶紧离去。

    紧接着,就听对面看门的一个女人喊道:“下一号,27号。”

    “是我、是我……”马上,有一个中年汉子兴奋地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女人从他手里接过号码牌,将门拉开,放他进去。

    其他的人,又在外面焦急的等待,张禹有点好奇,看向边上的一个五旬女人,“阿姨,我是慕名前来,还不太懂这里的规矩。不知道都有什么讲究?”

    这五旬女人也是没事,当即说道:“也没什么太多的讲究,来了之后,可以管对面的那些人要号码牌,然后等着叫号。叫到的时候,就能够进去了。对了,你是想要算命,还是看病呀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看病……顺便算命也行……”张禹说道:“不知道都是什么价钱?”

    “看病的话,看病重还是病情,一般的病症,买一千块钱一张的符就行,有的三张就够,有的需要十几张。要是重病的话,那就得买一万块钱一张的符。算命是一千块钱,算的可准了,如果需要消灾解难的话,费用就贵了。”五旬女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没有这么多钱怎么办?”张禹故意问道。

    “仙姑这是泄露天机,有些都是逆天而行,要是没有足够的钱,那就只能用童男童女的血来顶。但也不用太多,1oocc就行。”五旬女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仙姑的符真的管用吗?”张禹又问。

    “当然管用了,要是不管用的话,哪来这么多人呀。”五旬女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倒也是。对了,我看刚刚那个阿姨,拿这个瓶子出来,那是什么?”张禹再问。

    “那个是圣水,配合灵符一起使用的。不过仙姑说,这个圣水就不收费了。”五旬女人在说这话的时候,显然很是感激。

    “大姨,你是来求医还是算命呀?”张禹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是来算命的,我儿子做买卖赔了钱,可他不信这个,所以我就替他来算算,看什么时候能转运。”五旬女人说道。

    替人算命,顶多是批八字,这个算的是一生的运势和命数,绝不是一时的。

    显然女人并不懂这个,你来给你儿子找仙姑算,那能算出来什么?

    当然,张禹现在不能说这个话。等了一会,那个中年汉子从里面出来了,脸上挂着笑容,出门之后也不忘了道谢,“谢谢仙姑指点迷津……真是感激不尽……”

    等他走后,瓦房门口的女人喊话让28号进去。这次进去的是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,还拉着一个岁的小女孩。

    不难预见,这是要让小女孩抽血换取仙姑的治疗。

    而且,这样的人不少,张禹已经看到周边还有五六个小孩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