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玄幻小说> 驭房有术 > 第745章 刘仙姑

第745章 刘仙姑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光明镇,小康生活小区。

    王杰、张清风、王春兰三个人身穿道袍,手里拿着一叠传单,守在小区的门口,看到进出的人,就将传单给人家。

    三人也不忘了宣传,“本周六是无当道观信善大会的日子,欢迎前来。五块钱一枝香,免费询医问卜,求签解梦。”......

    有两个中年妇女拎着菜篮子从外面走进小区,王春兰马上传单递了过去,“两位大婶,本周六是无当道观信善大会的日子,欢迎前来。五块钱一枝香,免费询医问卜,求签解梦。”

    两个中年妇女接过传单看了一眼,其中一个说道:“无当道观,在什么地方呀?怎么从来没听说过呢?”

    “就在镇口那边,上面有地址。”王春兰赶紧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里不是动迁了吗?怎么还能有道观?”中年妇女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道观是临时的,那里不是还有球场和足球队么。我们道观现在是便民服务,过不了过久,就会搬到光明山的新道观。”这次说话的是瘦小枯干的张清风。

    “不会是临时骗钱吧。”另外一个中年妇女说道。

    “大婶,您的话不能这么说,五块钱一炷香,能骗什么呀?”王春兰急道。

    今天这种说辞,她碰到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五块钱买不了吃亏,买不了上当,但是往往因为这个才上当受骗。”这个中年妇女撇了撇嘴。

    “可不是么......现在出家人都是些冒牌货,就会骗钱。你们年纪轻轻的,横看竖看也不像是出家人。求医问卜找你们能有用,还不如去找刘仙姑呢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。”

    两个中年妇女一搭一唱的进到了小区。她们手里拿着的传单,也在进到小区后没多久,随手扔掉。

    王杰三人在外面继续等着,这时候,从里面拿着一个拿扫帚的女人。

    王春兰立刻迎了过去,“大婶,本周六......”

    不等她把话说完,那个女人就道:“拉倒吧,别管我叫大婶,我是这里的保洁。你们知不知道,你们在此传单,给我的保洁工作造成了很大的影响。传单都好扔一院子了,让不让我下班了!”

    “啊......”王春兰马上低下头去,不好意思说话了。

    “大姨呀,对不起,我们这就走。”王胖子连忙上前扯了一把王春兰,然后一起逃跑。

    他们仨是坐王胖子的奔驰来的,车子停的不远,保洁大妈眼瞧着他们上了车,嘴里嘀咕道:“这年头骗子的档次都挺高呀,还开大奔呢。”

    边上有个保安听了这话,插嘴说道:“现在有钱的就是和尚、道士,听说那些什么寺的方丈,都身家多少亿呢,表面上是出家人,其实包养好些小老婆。没有想到,现在竟然跑到咱们这小地方来行骗了。”

    王杰开车离开。

    张清风、王春兰坐在后面,一脸的沮丧。

    “你说这些人......五块钱还怕吃亏上当......就师父那修为,随便点化一句,也够他们受用一辈子。”王春兰扁着嘴说道。

    “也不能这么说,咱们知道师父的法力高,他们知道么。总不能让师父给他们做个巡回演出吧。”张清风说道:“这个年头,别的不多骗子多,老百姓的心里警惕着呢。咱们现在道观这么小,又没太大的名气,难免让人起疑。”

    “师兄,你看现在怎么办呀?”王春兰朝前面的王杰说道。

  
灰塔的黎明全文阅读
  “咱们去别处瞧瞧,看师弟、师妹他们的进展怎么样?”王杰摇晃着脑袋说道。

    光明镇不少地方都动迁,不过也不是没处进展都像张禹那边那么顺利。

    有的地方,暂时还没动。他们来到一处以平房为主的街道。

    李明月和赵秋菊以及两个师弟站在路口传单,效果似乎也差不多。

    几个人见面之后,说起经过,全是摇头。

    蓦地里,前面胡同里响起一个女人愤怒的叫声,“你给我站住,把孩子给我放下!”

    听到声音,王杰、张清风、李明月等人一起朝胡同冲了过去,在他们看来,十有是抢小孩的。

    不等到胡同口,就见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抱着一个小男孩跑了出来。

    后面还有那个女人的声音,“把孩子给我放下!回来!”

    再次听到声音,更加印证了几人心中的猜测。几个人一起上前将男人拦住,肥头大耳的李明月喊道:“把孩子放下!”

    他们都穿着道袍,男人一见到他们,登时一愣。见李明月这般说,男人没好气地叫道:“你们算老几呀?凭什么让我把孩子放下!”

    “抢小孩还挺理直气壮呀!”王杰怒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抢小孩,这是我儿子!”男人叫道。

    “抢小孩的都这么说!”张清风指着男人喊道。

    “大宝,你说我是谁?”男人马上看向怀里的孩子。

    孩子能有六七岁大,扁着嘴说道:“爸爸。”

    “叫的这么勉强,肯定是抢的!”王春兰说道。

    “哪里显得勉强了?”男人委屈地说道。

    这档口,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冲了出来,嘴里喊道:“把孩子给我放下!”

    见到女人出来,王杰正色地叫道:“看到没,孩子他妈来了!”

    “那是我老婆。”男人不屑地说道。

    很快,女人来到男人的身边,指着男人骂道:“反了你了!把孩子给老娘放下!”

    “我这是救命!你别不讲道理好不好。”男人严肃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少来!那就是个骗子,能治什么病呀!”女人嘴里喊着,伸手从男人的怀里将孩子给夺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刘仙姑多有名呀,怎么可能是骗子?十里八乡的谁不知道!治好多少人的病!”男人咧着嘴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也不行!你姑有病,让她上医院治,打咱们孩子的主意干什么?”女人怒道。

    “她是肝癌,医院根本没办法。而且医疗费多贵,她家里哪有那么多钱?”男人理直气壮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我不管!咱儿子才多大呀,正是长身体的时候,抽1oocc的血,抽完还用活呀!我可看到过,徐老四为了给他爸治病,带他儿去抽血,现在那孩子还躺在炕上起不来呢。能不能治好两句话说,你可别害死我儿子!”女人义正言辞。

    “我姑对咱们家不错......”男人赶紧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行!不行......这是我儿子......我绝不同意!”女人半步不让。

    听到父母吵架,那小男孩吓得够呛,不由得哭了起来,“呜呜呜呜......呜呜呜呜......”

    王杰等人在边上看着,听的是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二人是两口子看来没假,可这什么意思?好像是男人要给他姑妈治病,但是需要抽孩子的血,患的是肝癌,跟抽孩子的血有什么联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