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玄幻小说> 驭房有术 > 第741章 婴灵

第741章 婴灵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“你怎么才来呀?”

    “我这是从光明镇赶过来的,够快了的。  ”

    张禹来到香海花园已经是晚上六点多,这完全是给鲍佳音面子,才马不停蹄。要不然按照张禹的意思,都不能离开无当道观。

    带徒弟可不是一件轻快的事儿。

    “行了,赶紧跟我走吧。”鲍佳音一把抓住张禹的胳膊,就往楼上跑。

    张禹在电话中已经听了鲍佳音说法,知道是一个朋友的媳妇总流产。一般来说,这属于体质问题,开几副药,调理一下,应该就能搞定。

    詹帅腾的家在鲍佳音家楼上,同样也是跃层式,因为鲍佳音请大夫来,所以詹家做了不少好吃的。

    等张禹一进门,詹帅腾就是一愣,张禹实在是太年轻了,无法想象会是大夫。

    “腾哥,我来给你介绍,这就是我朋友张禹。张禹,这就是詹帅腾,我的好朋友。”

    鲍佳音马上做了介绍,张禹和詹帅腾握手,然后被请入家中。

    詹帅腾的媳妇徐晓敏也接了出来,她长得很漂亮,脸色略带憔悴,正是流产的表现。

    “佳音你们来了,快里面坐,饭菜都做好了,咱们先吃饭。”

    “嫂子,不着急。先让张禹给你把脉,找出问题之后,咱们再吃饭也来得及。”鲍佳音微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对,先把把脉,等下再吃。”张禹也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说话的时候,张禹打量起来这个女人。看徐晓敏的面相,十分的贤惠,典型的贤妻良母。不过,给张禹的感觉是,在这个女人的身上,好像有一股怨念。

    怨念通常是人死之后才有的,徐晓敏的身上怎么会有怨念?这让张禹不禁有些诧异。

    “那也行,咱们先去客厅。”詹帅腾爽快地说道。

    既然是鲍佳音的朋友,管他水平怎么样,先看看再说。

    四个人一起来到大客厅,落座之后,徐晓敏将手放到沙的扶手上,看着张禹,平和地说道:“不知道张先生在哪家医院工作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个道士。”张禹谦逊地说着,便将手搭在徐晓敏的手腕上。

    “道士......”徐晓敏和丈夫都是一愣,实在看不出来张禹哪点像道士。

    毕竟张禹也没穿道袍,穿的是一身阿玛尼,横看竖看也不像是个道士。

    张禹只是微笑,也不多说,感受着徐晓敏的脉搏。徐晓敏的脉搏是有点弱,那是流产之后的正常反应,至于说身体不好,容易流产的症状,张禹是一点也没感觉到。

    可以说,以徐晓敏的身体状况,绝对不应该经常性的流产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张禹暗自嘀咕一句。

    但他马上意识到,徐晓敏的身上有一股怨念,这可能才是问题的真正所在。

    于是,张禹平心静气,用心眼去观察徐晓敏的身体。

    很快,他就看到在徐晓敏的生殖轮那里,除了有精魄之外,竟然还有一个红色的小孩。

    “嗯?”张禹忍不住沉吟一声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听到张禹的声音,鲍佳音问道。

    张禹没有理睬鲍佳音话,只是仔细观察那个小孩,确切的说,那应该是一个婴儿。

    婴儿的脸
都市绝品仙医小说5200
上满是愤怒,就连面孔都是扭曲的。

    一瞬间,张禹明白是怎么回事了,这个婴儿应该就是婴灵。

    在医学界有这么一个说法,那就是打过胎的女人容易流产。但具体原因,医学上也说不明白,通常的说法是打胎之后对身体不好,所以才容易流产。

    可在道家,就是另外一种说法了。

    容易流产,一来确实是身体虚弱,二来则是婴灵作祟。

    女人在怀孕的时候,肚子里有一个生命,如果你强行将他杀害,他的灵魂很有可能留在你的肚子里。投胎何等不已,人家还没等出来呢,你就给干掉了,他能不恨你么。

    如果遇到脾气好的婴灵,怨气小一些,那基本上下一胎带走一个,也就完事了。接下来还能怀孕、分娩。

    可如果遇到那脾气不好的,怨气重的,基本上是怀一个死一个,他是要报复你。

    张禹能够感觉的到,徐晓敏肚子里的这个婴灵,怨气特别的重。估计以后都得是怀一个死一个。

    于是,他看向徐晓敏,温和地问道:“你以前是不是打过胎呀?”

    闻听此言,徐晓敏先是一愣,随即怒声叫道:“你胡说什么?”

    说着,一把将手从张禹的手中挣脱出来。

    张禹没有想到徐晓敏的反应竟然这么大,自己不过是询问一下,帮她想办法。

    鲍佳音和詹帅腾都没想到张禹突然问出这么一句,徐晓敏又如此愤怒,二人一起看向徐晓敏。

    徐晓敏一见到二人的目光,立刻委屈地说道:“帅腾,他会看病吗?我也知道打过胎的女人不容易怀孕,可是我嫁给你的时候,我还是......怎么可能打过胎......后来怀孕三次,我还巴不得给你生个儿子......怎么可能会打胎......”

    说到后面,她竟然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别人不知道情况,詹帅腾是清楚的,两个人是结婚之后才生的那种关系,而且当天晚上媳妇是见红的。之后媳妇每年都怀孕,可惜总是流产。说媳妇打过胎,那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詹帅腾赶紧搂住媳妇的肩膀,看向张禹,“张先生,我爱人虽然先后流产,但我可以肯定,她绝对没有打过胎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......或许是我看错了吧。不知道能不能让我再重新把一下脉。”张禹平和地说道。

    他可是用心眼看到的婴灵,怎么可能会错。但对方言辞凿凿,看徐晓敏的模样,也不像是水性杨花的女人,这颇让张禹有点意外。

    通常来说,不慎流产的话,那属于天命所致,婴灵也会认命,不可能纠缠不休。比如说,不慎摔倒,不慎撞车什么的,这是天灾。

    只有说故意不想要这个孩子的时候,才会如此。比如说做了无痛人流。

    所以张禹很想看看,是自己错了,还是另有别情。

    然而,徐晓敏根本不给他这个机会。徐晓敏直接站了起来,说道:“我今天不太舒服,要回房间休息了。帅腾,我看咱们还是过两天去刘家堡找刘仙姑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,人就离开沙,朝楼上走去。

    眼瞧着媳妇这般,詹帅腾只得说道:“她刚刚流产,心情不好,身体也不是很好。那个......咱们吃饭吧......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