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玄幻小说> 驭房有术 > 第729章 还要赶明天的飞机呢

第729章 还要赶明天的飞机呢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青田子先前出来两次,第一次刚上去就让张禹给咒倒了,丢了个大人。第二次刺了张禹一剑,砍了两剑,结果张禹是毫无伤。

    这要是回去,还不得成为阁皂山上的笑话。

    此番又需要人手,青田子决定出来找回场子。

    他现在跳出来了,陈真人也不能把他给打回去,只好点头说道:“那就有劳师侄了。”

    二人的年纪也就是十岁,青田子都四十岁的人了,这点面子还是要给的。

    考核的方法确定了,下一步就得看藏哪了。简单的商量了一下,决定就藏在大殿里。所有的人都撤出去,就留青田子一个人在里面藏。以一分钟为限。

    当下,所有的人纷纷出来,大殿一下子变的空荡荡,不过这里能够藏东西的地方很多,真要是藏点什么东西,不知道的人想要给翻出来,那是相当的难。

    就好像一般人的家里,忘了什么东西放在哪,有时候找一天都找不出来。

    藏的东西是一个圣卦,青田子一个人留在殿里。一分钟的时限,马上开始,青田子立刻在大殿里转悠起来。

    这大殿关着门,正对着看,都够呛能够看清楚里面的情况。张禹背着身子,将手掌放在面前,外面盯着他看的人,比看大殿的人都多。

    一分钟的时间,转眼即到,张真人宣布时间到了,令青田子赶紧出来。

    青田子的度也快,几步就将大殿的门敞开,嘴里朗声说道:“无量天尊,我已经给藏好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一起看了过去,随即看向张禹。

    张真人也看向张禹,说道:“师侄,进去找吧。”

    张禹微微一笑,说道:“不用进去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来到青田子的面前,又道:“就在师兄的怀里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口,大家伙的目光又集中在青田子的身上,只见青田子的脸色瞬间就绿了。

    光凭他的脸色,估计都不用去翻,大伙也知道,张禹肯定是说对了。

    陈真人似乎有点不敢接受这个现实,毕竟自己还做不到,张禹怎么做到呢?陈真人急切地问道:“青田子,是这样吗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是……”青田子一脸尴尬地说道。

    他原本以为藏在别的地方,张禹有可能是蒙到,琢磨了一会,觉得藏在自己的身上最靠谱。在他看来,张禹不管怎么蒙,也不可能猜到这个。

    哪曾想,直接就让张禹给说穿了。

    见青田子承认,现场登时沸腾起来。

    “圆光术!真的是圆光术!”“这还有假,张禹刚刚一直背着身子!”“他才多大呀,竟然会圆光术?”“是呀,怎么可能呢?”“人家这是怎么修炼的?”“好像是刚学吧。”……

    张真人、华真人、陈真人这些三山来的人,一个个都跟看鬼一样看着张禹。做梦都想不到,这么一个年轻人竟然还能施展出圆光术。

    特别是华真人呀,若非青田子是他的座下弟子,他都得怀疑是张禹的托儿。

    袁真人、贾真人他们也都错愕地看着张禹,刚刚张禹说的自信,但谁也不会相信真的能够做到。

    或许在别人的眼里,张禹已经很强了,但是在这些真人的眼里,张
阵道仙途笔趣阁
禹绝不是一般的很强。这么多真人,就袁真人一个人能够施展圆光术,可想而知,在整个正一教中,能有几个人能够施展。

    袁真人那是天下九宗之一的魁,而张禹能有如此修为,怕是在场之中,除了袁真人之外,也没有什么人会比张禹强。

    当然,这只是在圆光术的使用上。其他的人同样还有另外的想法,张禹就算是打娘胎里开始修炼,也就是二十来年,真气修为能有多高。另外,也不排除蒙的可能性。

    张禹见这些真人们都不说话了,他只能先看向袁真人,又看了眼张真人,说道:“两位师伯,这关的升篆考核算是通过了吗?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通过了……”张真人这才缓过味来,无奈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众人重新回到大殿,按照原先的位置坐下。青田子还在琢磨,这小子是怎么猜出来的呢?早知道就藏在一个蒲团下面了。

    他心中不住地后面,张禹此刻已经来到他师父华真人的面前,领取三洞部经篆。

    三洞部道士在道教中的地位,那已经是相当高了,在白眉宫之中,三洞部道士就不多。张禹的贾真人是大洞部道士,冯崇绝也就是刚刚升到三洞部道士,此时此刻,张禹再继续升的那话,那就是大洞部道士了。

    正一教的破格升篆记录,最高就是升到大洞部道士,属于连升七级。

    眼下时间不早,袁真人故意说道:“师弟,天就快黑了,我看今天的升篆仪式暂时停止,明天继续如何?”

    她这么说的意思,并不是因为看张禹累了,想让张禹缓一缓,而是另有打算。

    毕竟袁真人也不想得罪天师府,张禹现在展现出的实力,已经足够了,没有必要非得平人家的记录。在她看来,升篆不是一天的事,别人都是三年一升,不也这么过来了么。你张禹才多大岁数,时间有的是。

    所以,她打算晚上劝劝张禹,就算咱有本事继续升,明天也别升了。锋芒太露,未必就是好事。

    然而张真人误会了她的意思,认为袁真人是想让张禹缓一下,养足精神,晚上顺便将三洞部经篆上的法术钻研一番。如此一来,明天真有可能平了当年天师府的记录。

    这种事情,张真人是万万不能让它生的。

    于是,张真人故意说道:“师妹,天这不是也没黑么,而且按照名单,三洞部道士升大洞部道士的只有一位,加上现在的张师侄也不过是两位。我看也就不要推迟了,我们几个事务繁忙,还要赶明天的飞机呢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、没错……”陈真人也赶紧说道:“师姐,我们还要赶明天的飞机呢。”

    “师姐,机票我们都定好了……还是不要耽搁了……”华真人也附和道。

    袁真人一看他们这么说,自己还能怎么说呀,总不能公开表示,我晚上劝劝张禹,明天故意不升了。这样一来,莫说对外不好看,就是天师府的脸上也不好看。

    甚至袁真人私下里都没法跟张真人说这种话,这么说算什么意思,合着你们白眉宫还有资格让着我们天师府了。

    袁真人心中暗说,那你们既然非让他继续,那咱们就继续吧。万一破了的话,谁也别怨。

    “既然三位师弟着急,那咱们就继续升篆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