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玄幻小说> 驭房有术 > 第722章 新生

第722章 新生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张禹自然明白是怎么回事,这是因为欧阳艳艳不放心女儿。他马上说道:“阿姨,月婵就交给我了,我会跟她解释,可以带她过来看你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欧阳艳艳感激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然而,孙昭奕却开口说道:“你也不要想的那么简单,他虽然是这里的方丈,可我道家本事也不可能轻易外传。你需拜入我无当道派门下,我才能传你这些本事。”

    “我......”欧阳艳艳看向张禹。

    “我太师叔的意思就是,你得拜她为师,出家在这当道姑。”张禹有点尴尬地说道。

    不想,欧阳艳艳一听说出家当道姑,马上就跪倒在地,真挚地说道:“我愿意出家!”

    “啊?”张禹一愣,心中暗说,怎么这么痛快。

    随即意识到,欧阳艳艳都属于为了解脱,一心求死的人了,放不下的就是自己的女儿。

    或许对她来说,出家也是一种不错的归宿。

    孙昭奕满意地点了点头,说道:“本门入室不分年纪大小,先入门者为大。你之前还有一位师兄,住在左手边的厢房,你就住在右边的厢房。”

    “是,师父。”欧阳艳艳马上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了,起来吧。”孙昭奕温和地说道。

    等欧阳艳艳站起身来,孙昭奕指了指门外,说道:“我知道,你也是寻求解脱,但尘世间终究也有牵绊。你到院子里转转,回想一下前尘往事,然后都给忘掉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,师父。”欧阳艳艳恭敬地点头,然后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在她出去之后,张禹笑着说道:“太师叔,我有件事还想找你帮忙。”

    “宗主尽管吩咐。”孙昭奕恭谨地说道。

    她的态度马上转变,人前是太师叔,两个人的时候,就得恭恭敬敬。

    “我妈服用了一种失忆药,药方我倒是得到了,只是暂时没配出解药,也是最近事太多。我想偷个懒,请你帮我参谋一下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宗主请讲,都是些什么药物。”孙昭奕说道。

    张禹马上从兜里拿出药方念了一遍。若说配药,孙昭奕还是老王头的师叔呢,见识自然更多。

    张禹也确实是图省事,要是自己研究,还真就不知道啥时候能想出来。

    孙昭奕听了配方之后,说道:“宗主的母亲确定是吃的这副药?”

    “我妈吃的是不是这个,我不知道,但是有两个人,吃的应该是这副药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人配这副药的目的,在我看来,应该不是让人失忆,而是要控制住一个人的大脑。可惜,没有成功。”孙昭奕说道。

    “控制住一个人的大脑?”张禹一惊。

    “没错,就是想要控制住别人,让人百分百的听从摆布。”孙昭奕说道。

    “还有这样的药?这里面倒是有几位催眠麻醉神经的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或许有这种可能,不过这个人的药方太异想天开了。另外,单纯让一个人失忆,其实用不着这么多味药。”孙昭奕说道。

    “用不着这么多?这话怎么讲?”张禹好奇。

    “他这里有一味药叫作离魂草,其实还有一个名字叫作忘忧草。用不着别的药物配合,单凭一味忘忧草,就足以让人失忆。只是这种草药十分少见,我也只是听说,从来没见过。”孙昭奕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有解药吗?”张禹又问。

    “万物相生相克,剧毒之物,三步之内必有相克之物。传闻忘忧草旁边,必有解梦花。服下一片解梦花的花瓣,便可化解忘忧草的药性。”孙昭奕说道。

    “解梦花......多谢太师叔指点。”张禹真挚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宗主言重了。”孙昭奕说道。

    小灵的父亲是试药,骆辰服用的肯定是失忆药,至于说自己的母亲,经孙昭奕这么说,张禹认为很有可能是勿吃了忘忧草。


极品桃花运笔趣阁
   于是,张禹又道:“太师叔,忘忧草是长成什么样子?”

    “我也没见过,只是听闻而已。后来我眼睛瞎了,就更加没机会见到了。”孙昭奕摇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我去想想办法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随后,他又跟孙昭奕闲聊了一会,说了下将要授篆的事情,也就告辞。

    出了静室,欧阳艳艳正站在院子里仰望星空,看她的模样,似乎感悟良多。

    用欧阳艳艳的话,她现在也不想回去了,这里真的很清静,让人觉得很舒服。

    女儿当然也是头等大事,拜托了张禹,如果夏月婵想来的话,就请张禹带她过来。

    回家的路上,张禹就在想上哪去找忘忧草和解梦花,他随即便想了起来,父亲说过,母亲在来之前,跟一些婆姨上山摘野菜,搞不好就是在那里乱吃了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农村不少人都是这样,张禹小时候也是如此,山上有槐树花,没事摘点吃。山上有酸啾啾,张禹也喜欢吃。估计老妈有可能是吃错了。

    他先前没有往这方面想,最初是以为磕到碰到了,后来以为是不是吃了失忆药。经过孙昭奕的提醒,张禹终于得到了一个靠谱的答案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几天,张禹忙坏了。

    一是潘云少不得找他问问,情况怎么样?要知道,欧阳艳艳家里突然死了那么多人,就算当晚没人现,过后也得被现。张禹虽然表示不知情,但是潘云多少还是不信,只是此案中有三个死者是黑手套的人,所以也不能说都往张禹身上靠。这案子警方最后只能定性为黑涩会组织互殴。

    欧阳艳艳是死是活没人知道,暂时先放着,她的生物公司没了老板,这种事情,政府很喜欢办,直接给接管便可。

    张禹又带着夏月婵到无当道派见了欧阳艳艳,这次相见,欧阳艳艳竟然穿了一身杏黄色的道袍,甚至还有了一个道号,叫作阳宁子。她的师兄,也就是潘胜,同样有道号,叫阴宁子。

    看到母亲全心修道,夏月婵心中难过,可考虑到那天晚上生的一切,她也清楚,或许这是母亲最好的归宿。

    张禹少不得还得回趟大牛屯,找到当时和母亲一起山上摘野菜的人打听情况。还真别说,正如他所料,母亲和众人在山上吃了酸啾啾,但是旁人没有一个失忆的。张禹在现场找了半天,找到一种没见过的花,上面带有药性,张禹进而认定,这就是解梦花。

    他回来之后,给病情最终小灵的父亲先服用,跟着是去黄金海岸见父母,给母亲恢复了记忆。

    当他将解梦花送到骆辰的面前时,骆辰的脸上却露出了一丝迟疑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吃了这个,你就能找回你自己了。”张禹真挚地看着骆辰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骆辰的脸上竟然露出一丝迟疑,她看了眼张禹的母亲。

    张禹为之一愣,吃不吃药,怎么还得看我妈的意思呀?

    老妈挠了挠头,说道:“我已经认小辰当干女儿了。她现在是你干姐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妈,就这么几天,你还能收个干闺女……”张禹这个汗。

    “那又怎么了,你妈我人缘好。”老妈得意地白了儿子一眼,跟着又看向骆辰,说道:“干妈跟你说过的话,也不一定作准,毕竟那个时候没有药。现在,你得自己拿主意了。”

    原来,张母在得知骆辰跟她一样,也是失忆了之后,对骆辰很好,经常开解她。骆辰无依无靠,就是19岁的脑子,特别是在警方那里都知道父母双亡了,简直是将张母当成了亲人。张母也索性认了这个干女儿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了?”张禹好奇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如果往事并不会令人开心,那还不如忘掉,重新开始新的生活!”老妈直截了当。

    特别鸣谢:吊儿郎当,djobh,marsoo大大的打赏,以及这两天的5o多张月票和6oo多推荐票。

    隆重恭贺我djobh哥晋升长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