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玄幻小说> 驭房有术 > 第721章 好事

第721章 好事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“阿姨!你的手!”张禹忍不住说道。

    欧阳艳艳光看着张禹,听了这话,也低头看去。她一看到掌心的两颗黑痣,登时也是一愣,随即用手去擦,却根本擦不掉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我手心没有痣的......”欧阳艳艳惊道。

    “这......”张禹一时间也想不通这个问题,为什么欧阳艳艳胳膊上的毒素没了,反而只有掌心有黑点。

    要知道,张禹当时是无力再给她毒素给逼出来,只能暂时留在手少阴经,等缓上一宿,自己恢复一下之后,再给欧阳艳艳逼毒。

    现在可好,怎么会生这种变故。

    略一琢磨,张禹隐隐意识到,可能是毒气都凝聚到掌心了,但有点说不通。他只好说道:“阿姨,你别担心,暂时不要碰任何人,等治好了月婵,我再帮你瞧瞧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看向一旁紧张的杨颖,又道:“小阿姨,你先回去休息,这边有我自己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、你......你小心一些......”杨颖有点担心。

    “没事的,你放心好了,休息去吧。”张禹柔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杨颖点了点头,但神色中还是透着不放心。

    不过她也知道,这种事她帮不上忙,只好听张禹的话,慢慢地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夏月婵肩膀上的黑手印终于慢慢消褪,淌出来的血,渐渐由黑色变为红色。

    看到这个,张禹终于放下心来,将罐子取了下来,用毛巾将上面的血擦净。

    见女儿如此,欧阳艳艳也是着急,有心帮忙,可抬起手后,才意识到不行。

    “小婵好了吗?”

    “好了。”张禹点了点头,帮夏月婵披好衣服,转过身子。

    夏月婵的脸色恢复正常,欧阳艳艳才算松了口气,说道:“刚刚......小婵中毒......是不是因为我......”

    张禹没有出声,轻轻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......”欧阳艳艳看了看自己的掌心,泪水再一次淌了下来,“我真是一个不祥之人......还不如死掉......以免再连累你们......”

    “阿姨,你也别这么说。你的情况,我虽然不清楚,但是我相信,有一个人应该懂得一些。等一下月婵醒了,我就带你去找那个人。”张禹所指的人自然是太师叔孙昭奕。

    欧阳艳艳无力地点头,目光凝聚在女儿的身上。

    她的心中无比懊恼,为什么会这样?

    等了一会,夏月婵终于醒了过来,她的眸子中有点迷茫。

    “小婵,你醒了。”欧阳艳艳紧张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妈......”夏月婵有点迷糊地说道:“怎么回事,我刚刚眼前一黑,就什么也不知道了......”

    “这是你太累了的缘故。”张禹柔声说道。

    听了这话,欧阳艳艳感激地看向张禹。如果被女儿知道,是自己连累的她中毒,不知道女儿将是一个什么样的心情。

    “我......太累了么......”夏月婵揉了揉脑袋。

    “你一直守在阿姨床边,也没有好好休息,当然太累了。我看这样,你现在好好的睡一觉。”张禹又是温柔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对,好好睡一觉。”欧阳艳艳慈祥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想陪妈妈说
太古龙象诀全文阅读
会话......”夏月婵深情地看着母亲。

    “说话有的是时间,等你睡醒之后,妈妈一直陪你说话好不好。”欧阳艳艳也是柔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......”夏月婵似乎不想闭上眼睛,像是生怕一闭上眼睛,以后就再也看不到妈妈了。

    虽然她从小到大都不缺乏母爱,可是在别墅之中,欧阳艳艳以死保护她的那一幕,让她永远无法忘怀。那一刻,她可以确定,这个女人就是自己的生身母亲。

    “不用可是,好好睡一觉......”张禹说着,伸手轻轻地摸向夏月婵的脑袋。

    只是几下,夏月婵就迷迷糊糊地睡着了。

    说真的,她确实很疲倦,在离开别墅之后,一直到现在,她都没有合眼。

    见女儿睡着了,欧阳艳艳又一次感激地看向张禹。

    张禹微微一笑,说道:“阿姨,咱们走吧。我带你去找那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欧阳艳艳点头。

    她可不想像现在这个样子,她刚刚几次想要抚摸女儿的脸,却都强行克制住了。

    张禹叫了司机,现在是半夜十一点钟,他们连夜前往光明镇无当道观。

    因为欧阳艳艳情况的严重性,张禹也只能深夜打扰太师叔了。

    现在的无当道观,晚上可不是随便进门的,张禹给王杰打了电话,让这胖子起来开门。

    后院漆黑一片,没有一盏灯是亮着的。当然,总共就俩人,其中一个还不需要灯。

    张禹带着欧阳艳艳来到中间的房舍,敲了两下门,里面就响起孙昭奕的声音,“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孙昭奕看来也没有锁门的习惯,估计也没什么人敢擅自进她的房间。张禹二人进去,将灯打开,孙昭奕一个人静静地坐在炕上,那只大白兔正趴在炕头睡觉。张禹的到来,并没有打扰到它。

    “太师叔,您能帮我看看,她的这种情况是怎么回事么......”

    张禹也不拐弯抹角,当下就把欧阳艳艳的事情说了一下。

    说真的,就孙昭奕这个样子,一般的人肯定得害怕。倒是欧阳艳艳见惯了大风大浪,一点紧张的意思都没有。

    孙昭奕目视前方,淡淡地说道:“让她把手伸过来。”

    欧阳艳艳主动将手伸了过去,孙昭奕抓住她的脉门,片刻之后才道:“你是用针法和真气将她身上的毒素全都引入了手少阴经,在这过程中,你输入的真气进到了她的筋脉里,因为你没有直接给她继续排毒,竟然误打误撞的令她的毒素从经脉传达到掌心。而过剩的真气,流入了她的丹田,让她走了个捷径......其实,这对她来说,或许是一件好事......”

    “好事?”欧阳艳艳不解。

    孙昭奕淡淡地说道:“有多少人梦寐以求的想要炼出真气,却不得门路。而你在机缘巧合之下,得到了真气,难道不是一件好事么。你之所以会将毒素传给别人,只是因为你不懂得运用真气,无法控制掌心的毒素。等你懂得这些之后,就可以收放自如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欧阳艳艳惊道。

    “自然是真的。以你现在的情况,暂时不方便跟留在外面,很容易误伤他人。我看这样吧,你先留在道观,等学会这些之后再说。”孙昭奕温和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行倒是行......只是......”欧阳艳艳有些犹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