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玄幻小说> 驭房有术 > 第720章 剧毒掌印

第720章 剧毒掌印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一张柔软的大圆床上,一个女人安静地躺在床上。

    她睡的很香,脸上带着恬静地笑容,在梦中,她或许梦到了很多高兴的事情。

    终于,她幽幽地睁开双眼,环顾了一下四周,跟着就是一愣,“这是哪?这就是传说中的阴曹地府吗?”

    房间内的装修很是舒适,很是温馨,很是优雅。

    大圆床前有一个偌大的屏风,将房间隔成两半。灯光不是那么的刺眼,很是柔和,适合休息。躺在床上的女人不是别人,正是欧阳艳艳。

    “我到底是死了......还是......”

    欧阳艳艳多少还是觉得有点不对劲,一下子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才一起来,旁边突然响起了一个女人的声音,“妈。”

    乍听到这个声音,欧阳艳艳的心头就是一颤,连忙转头看向,只见旁边正坐着一个跟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女人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比她年轻,留着披肩长,不是自己的女儿夏月婵,又是何人。

    “小婵!”欧阳艳艳简直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    “妈,你终于醒了......”夏月婵哽咽地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......你怎么会在这......我......我不是死了么......”欧阳艳艳诧异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没死,是张禹救了你......”夏月婵哭着说道:“妈,你不要再死了......好不好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......”欧阳艳艳的眼泪也淌了下来。

    原来,张禹在见到消防队的人来了之后,就赶紧强撑着身体,带着欧阳艳艳离开,回到了吉祥别墅区的家里。

    欧阳艳艳算是治好了一半,但是张禹担心欧阳艳艳再寻短见。救人一次容易,可想救活一个一心想死的人却很困难。加上夏月婵又特别的担心张禹,所以张禹干脆给夏月婵打了电话,让她过来看着,顺便也算是报平安。

    等夏月婵到来的时候,张禹简单了说了下情况,就睡觉去了,夏月婵在这里陪着欧阳艳艳,以免欧阳艳艳再自杀什么的。

    “妈......我那个妈都给我说了......张禹也跟我说了......你别死......我不要你死......我们母女刚刚见面,难道你就舍得丢下我么......”夏月婵可怜巴巴地说道。

    欧阳艳艳这一生,算是经历了两次生死,此刻见到自己的女儿,顿时死志全消,她扑了过去,一把抱住女儿,哽咽地说道:“妈不死了......妈不死了......妈一定好好的活着......”

    “妈......”夏月婵将面颊靠在母亲的怀里,更是放声大哭。

    母女相拥哭了能有一分多钟,这才慢慢放开。

    欧阳艳艳看着女儿,心中有说不出的欢喜,这次见面,真是恍如隔世。

    “呃......”夏月婵也激动地看着母亲,蓦地里,她突然叫了一声,身子向旁一倾,摔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小婵!”欧阳艳艳吓了一跳,连忙跳下床来。

    只见倒下的夏月婵脸色有点黑,以欧阳艳艳的经验,不难确定,夏月婵这是中毒了。

    “小婵!小婵!”欧阳艳艳大急,连喊了两声,也不见女儿有反应,猛地想到了
通灵法医最新章节
张禹,只有张禹才能救女儿。

    她急忙朝前面跑去,一边跑一边喊,“张禹!张禹!”

    冲出卧室就是走廊,几声过来,一个房间之内先后跑出来两个人,一个是张禹,一个人杨颖。

    杨颖一直陪着张禹,人都没有睡着,听到欧阳艳艳焦急的喊声,赶紧将张禹给推醒,二人一起跑了出来。

    见到欧阳艳艳,张禹心中一喜,说道:“阿姨,你醒了。”

    “张禹,你快来看看小婵,她好像中毒了。”欧阳艳艳抽泣地叫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张禹大吃一惊,做梦都不会想到,夏月婵怎么会中毒。

    他匆匆地冲进欧阳艳艳的房间,来到屏风之后,果见夏月婵正躺在床脚。

    张禹见她面色黑,忙将她抱到床上,不用把脉也知道,夏月婵是中毒无疑。

    他跟着给夏月婵把脉,中的毒竟然跟欧阳艳艳的毒一模一样,唯一的区别是,毒素并非口服,好像是从皮肤渗进去的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张禹立刻将夏月婵翻了过去,拉开肩头的衣服,果不其然,在双肩之上有两个黑色的掌印。

    看掌印的大小,应该是女人的手掌。

    “这......”欧阳艳艳看到这一幕也是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“别着急!这个不难治!”张禹赶紧取出银针,刺了夏月婵肩膀上的穴位,让杨颖吧家里火罐取来。

    等罐子拿来,穴道也开完了,他马上将火罐给夏月婵罩上。

    一丝丝的黑血,顺着皮肤渗了出来,张禹等人也算是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小婵这是怎么了?”欧阳艳艳有点担忧地抓住张禹的手,“她不会是被什么人给算计了吧......”

    “被人算计......这得是什么样的功夫......”张禹也是诧异,但他随即现不对,在欧阳艳艳的手上,好像有一股毒素无形地渗了过来。

    张禹连忙挣脱欧阳艳艳的手,警惕地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欧阳艳艳见他的目光不对,有点纳闷地说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你......”张禹看向欧阳艳艳的手,跟着又是一惊,印象中,自己将毒气逼到欧阳艳艳的手少阴经,两条手臂和双手都是黑色的。可是现在,欧阳艳艳的双手却是正常的颜色,看不到半点黑色的痕迹。

    “我......”欧阳艳艳不解地看着张禹。

    张禹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,马上抓起欧阳艳艳的一条手臂,一摸之下,不禁脉搏正常,好像欧阳艳艳的丹田内还有一小股真气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张禹忍不住如此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是谁?”欧阳艳艳一愣,说道:“我是欧阳艳艳......难道......有什么问题么......”

    看着她茫然的表情,张禹跟着一把摸向欧阳艳艳的脸,想要看看是不是带着人皮面具什么的。结果现,根本没有,就是自己的脸。

    “张禹,你怎么了?还是我出什么问题了?”欧阳艳艳错愕地说道。

    跟着,她很随意地摊起双手。

    张禹想不明白,欧阳艳艳的掌中刚刚为什么排出毒素,体内为什么还会有真气。他下意识地一低头,正好看到欧阳艳艳的双掌掌心。

    只见掌心之上,此刻竟然出现两个黑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