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玄幻小说> 驭房有术 > 第718章 听心术

第718章 听心术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“扑通!”

    就在这一刻,杨亢的身子一晃,也瘫软在地,他的一只手紧紧地捂住脖颈,仿佛已经难以再说出话来,只能出痛苦的声音,“呃……呃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另一只手,勉强地摘下防毒面具,想要呼吸一下新鲜空气。可是,他呼吸依旧困难,只能勉强地挤出几个字来,“蝶……晶……草……你怎么……知道的……”

    尹雄躺在地上,无力地说道:“这就得多亏四位师叔了……是我从他们那里得知……防毒面具换了配方……而这配方,虽然能挡住各种毒烟毒雾……可如果参杂了蝶晶草……那就会变成剧毒……我知道,我不是你的对手……不幸的是,你竟然戴着防毒面具……那就对不起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你中了我的……腐骨刀……活不过三分钟的……”杨亢又是痛苦地挤出几个字来。

    “就算是我死了……也要死在我的后面……你毁了我,我就要让你死……呵呵呵呵……”尹雄凄厉地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呃……”杨亢还想说点什么,可他已经说不出话了,眼球一翻,再也没了气息。

    “你终于死了……”尹雄脸上的肌肉也在抽搐。

    “报告在什么地方,你快点告诉我!”这时,史密斯突然喊了一嗓子。

    他看的出来,尹雄也马上就要死了。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在中间那栋楼……三楼……中间的那个房间……呃……”尹雄无力地说到这里,人就死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?你还有什么想法吗?”张禹现在已经将防毒面具给摘了下来,刚刚那种毒药实在太厉害了,太可不想误伤到自己。

    他慢慢地走到石门之前,将门户给堵住。

    史密斯用手里的刀锋指着欧阳艳艳的脖颈,说道:“这个女人给你求过情……我想你们之间,一定有什么关系……只要我的手一抖,她马上就会死!”

    欧阳艳艳面带苦笑,说道:“张禹,不用管我,杀了他……不然的话,你将会有无尽的麻烦……”

    张禹微微一笑,说道:“你听到没有?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有本事杀了我,可是你的法术威力太大,同样连她也要波及到。你看这样如何?你随便开条件,只要让我离开这里,我什么都能答应。”史密斯认真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猜……我现在在想什么?”张禹微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知道!”史密斯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会读心术,或者是听心术之类的法术么。”张禹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、你怎么知道?”史密斯大骇。

    “我一直都在纳闷,为什么先前在别墅二楼,我藏的好端端的,怎么就会被你现。刚刚进来的时候,我就想着出其不意的干掉你,结果又被你抢了先机。甚至还让你抓住了她作为护身符。只是可惜……你除了会点幻术之外,并不会其他的法术……你也高估了这个女人的地位……”张禹笑呵呵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?”史密斯有点紧张地说道。

    张禹直接从兜里掏出一张符纸,夹在两根手指之间,他又淡淡地说道:“阿姨,其实死对你来说,更是一种解脱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就听“噗”地一声,符纸自燃开来,张禹直接朝欧阳艳艳射去。

    欧阳艳艳闭上
三国城市全文阅读
了眼睛,似乎正如张禹所言,死对于她来说是一种解脱。

    “fuck!”史密斯骂了一声,立时放开欧阳艳艳,甚至朝旁边窜去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又是一个闷响出,原本的一个大火球,突然在欧阳艳艳身前一米的位置爆裂开来,分成了四个火球。这四个火球分射四周,其中一个,正正好好的射在史密斯逃窜的路线上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史密斯立刻痛苦的嚎叫起来。

    欧阳艳艳本以为自己死定了,结果自己没事,竟然听到了史密斯的惨叫声,这让她为之一愣,赶紧睁眼看去。

    只见此刻的史密斯已经倒在地上,浑身上下都是火,不住地在地上打滚。欧阳艳艳再次傻了眼,实在不知道,在自己闭眼的一刹那,到底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张禹看着史密斯,不屑地一笑,说道:“我既然已经知道你会读心术,那我心里所想的东西,还会是真的吗?”

    他除了画了火符之外,还画了一张“三才火符”。当然,他的三才火,那是假冒伪劣的。

    他刚刚他在心里想着一起烧死二人,这不过是一个假的信息,只不过史密斯见到火球之后,已经慌了,哪能分辨出来这些。结果可好,正好着了张禹的道儿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啊……啊……”史密斯想要说些什么,可是已经说不出来了,烈火的焚烧,让人根本抵抗不住。除了痛苦的嚎叫,他再也说不出其他。很快,他的身子就再也不动了。

    张禹慢慢地走到他的身边,史密斯带着的小包,已经被烧透了,张禹的铜钱全都洒了出来。

    虽然能够心意相通,可也不是说离着大老远,手没接触过,马上就能用。毕竟,那是神仙法术,张禹还没到那个境界。

    他收起了自己的铜钱,又看到了史密斯那条短手杖。他随手捡了起来,还有点热,上面镶嵌着红黄蓝绿四色宝石。他能感觉到,在手杖上有丝丝怪异的法力,和他的那些法器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张禹可以断定,这应该是西方的法力。

    紧接着,他看到有一条手臂,这是被双头怪狼撕掉的手臂,也不知是谁的。

    而在这条手臂上,竟然有一个鲜明的小拇指标记。

    “黑手套!”一看到这个标记,张禹不由得暗吃一惊。

    实在没有想到,这帮人也是黑手套的人。

    他迟疑了一下,转头看向欧阳艳艳,欧阳艳艳的脸上只有苦笑,仿佛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“阿姨,你知道机关在哪吗?”张禹问道。

    “知道。”欧阳艳艳说着,来到尹雄的身边,捡起了掉落在地的遥控器。

    她将遥控器交给张禹,说道:“你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走……那你呢?”张禹好奇地看着欧阳艳艳。

    “你刚刚说的很对,对我来说,死或许是一种解脱。其实,我早就应该是一个死人了。”欧阳艳艳惨笑。

    “我那个说法,只是迫使那个家伙中计,并不是真的想让你死。你和月婵刚刚母女相认,如果死了的话,让她怎么办?”张禹温和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欧阳艳艳哑然。

    “活着总要比死了好,人的命只有一条。你若是连死的勇气都有,为什么不能勇敢地活着。”张禹微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