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玄幻小说> 驭房有术 > 第689章 跟踪

第689章 跟踪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房间内的空调依旧开着,先前欧阳艳艳身上寒,感觉不到房间内的高温。眼下张禹已经祛除掉她身上的大部分寒气,很快她就感觉到屋内的燥热。

    张禹的手正在按摩她的肚子,又让她十分的舒服。她伸手关了空调,闭上眼睛,静静地享受。随着肚子里的寒气一点点的被排出来,那舒适的感觉更盛,令人忍不住从喉咙里出几声闷哼。

    欧阳艳艳舔了舔干燥的嘴唇,说道:“我从来没想过,按肚子竟然能这么舒服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穴位问题吧。”张禹淡淡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白天说过,可以治好我的胃病。你当时开出的条件是酒的配方,以及酒的来路。现在来路,你已经知道了,配方我可以给你,你帮我治好我的胃病如何?”欧阳艳艳真挚地说道。

    她现在已经见识到张禹的本事,她相信张禹有能力治好她的胃病。

    “就是因为已经知道了配方的来历,所以这个条件,对我不再有吸引力了。”张禹淡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打算开出什么样的条件呢?”欧阳艳艳问道。

    “条件我还没有想好,等我看到失忆药的配方之后,确定真伪,咱们再研究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好吧。反正都这么多年了,我也不差再等一段时间。我相信,你总会有需要我的地方。”欧阳艳艳自信地说道。

    慢慢的,欧阳艳艳肚子里的寒气终于被张禹全部祛除。

    张禹收回双手,直接下床,他看了眼静静躺在床上的欧阳艳艳,说道:“今天晚上,我来取配方,应该没有问题吧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问题。”欧阳艳艳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好,我就先告辞了。”张禹说完,直接朝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看着这个男人的背影,欧阳艳艳充满了好奇。这个男人实在叫人看不透。

    张禹出了房间,此刻已经六个女保镖守在门口等着,见到张禹,她们是微微点头。

    张禹淡淡一笑,径直朝前走去,先前来接张禹的保镖,马上相送,其他的保镖纷纷进到房间。

    那个女保镖将张禹送出别墅,见张禹没有车,女保镖提出开车送张禹。张禹微微一笑,说道:“不必,我溜达溜达。”

    这个别墅区并非闹市,很是幽静,绝对是养生的好地方。可就是因为这样,往来车辆特别的少,几乎没有出租车经过。

    张禹一个人朝别墅区外走,没等离开别墅区,他就感觉到,好像有人在跟着自己。

    “是谁呢?”张禹嘀咕一句,却没有回头去看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极有可能是欧阳艳艳的人。对方跟着自己,又是什么目的呢?

    他慢慢地出了别墅区,外面的路上连一辆车都没有,特别的安静。眼下天色只是微凉,空气十分清爽。

    向前走了一段路,张禹现后面的人仍在跟着他。正好右侧有个小巷,张禹干脆拐进了巷子里,想要看看对方是否还会跟着。果然,当他走进去能有二十多米的时候,后面的人跟了上来。

    张禹又往前走了几步,停下脚步,猛地一转身。

    这里不是开阔的路面,更没有什么遮拦,他相信跟踪他的人,是无法遁形的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他看到远处有四个人正跟着他,见他回过身子,这四个人也停下
五行书最新章节
脚步。

    紧接着,就见四人一起往怀里摸去,张禹哪能给他们这个机会,他直接从兜里掏出铜钱,只是一扬,1o8枚建炎通宝飙射而出,好似雨点一样打在四人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啊!”“啊!”“啊!”......

    一连串的痛呼响起,四个人全部摔倒在地,张禹一收手,所有的铜钱全部回到掌中。

    这一幕,惊得四人大呼一声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什么人,从我出来,就一直跟着我?”张禹冷冷地说道。

    说着,他向前走了几步,已经看清跟踪自己的人是四个老头,其中一个,他还见过,不正是“病友”沈万三么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我们认错人了。”最为年长的老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认错人了?”张禹轻笑一声,说道:“这个理由很有趣呀。那你们说说,你们把我认成是谁了?”

    四个老头互相看看,谁也没有出声。

    “你们说,跟了我这么久,一句话就想把我给打了,是不是有些瞧不起人呢?”张禹又是淡淡一笑。

    “算我们兄弟有眼无珠,不认识高人。我们每人赔你一只招子,你放我们离开如何?”年长的老头说道。

    张禹一出手所展现出来的实力,简直是他们无法想象的,这算是什么招数,打出来的暗器还能给收回去。见都没见过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那么残忍的人,你们不必这样。你......”张禹指向沈万三,正色地说道:“只要回答我几个问题就好!”

    “什么问题?”沈万三问道。

    “第一个问题,你们当我是谁了?”张禹再次提出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“这个我是不可能说的!你杀我吧。”沈万三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在精神病院里装疯卖傻,拿着花盆当作什么聚宝盆,又用催眠术催眠了那个护士长,从中得到了不少消息。不过,这些事情都没有逃出我的眼睛,我想同样也没有逃过你们要找的那个人的眼睛。”张禹淡淡地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、你怎么知道?”沈万三诧异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你就不要管了。你能让那个护士长开口说实话,其实我也有办法让你们开口说实话。所以,还是不要隐瞒的好,以免大家伤了和气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四个老头再次互相看了一看,年长的老头点了点头,然后说道:“其实你知道了我们的身份,对你来说,不见得是一件好事。看得出来,你应该跟此事无关,还是各走各的比较好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个人天生好奇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好吧,你告诉他。”年长老头看向沈万三。

    沈万三只好说道:“我们是神农门的人,之所以跟踪你,是因为我们把你当成了我们神农门的叛徒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那个叛徒是叫尹雄?”张禹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、你怎么知道?”......四个老头大惊。

    他们原本以为张禹不知情,因为张禹一出手的时候,他们就知道张禹不是他们要找的人。而以张禹的手段,更不是轻易为人效命的。

    “你在用催眠术审问那个护士长的时候,不是问过她这个问题么?”张禹笑道。

    “当时你在场?”沈万三更是一惊。

    “说来也巧,正好赶上。”张禹再次一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