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玄幻小说> 驭房有术 > 第682章 两个选择

第682章 两个选择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护士长刘丽的房子是在平湖新区,距离三院不是很远。以前她为了给儿子治病,卖掉了家里的房子。谁都知道,她当个时候过的不太景气。

    可是只过了不到一年,刘丽就买了套新房子,这对不少人来说,都很纳闷。不过这种事,也不会有人多问。

    刘丽一般多是晚班,今天白天休息,丈夫上班,儿子上学,眼下就她一个人在家。现在的她,显得有点紧张。

    “叮咚。”门外响起门铃声。

    坐在沙上的刘丽,忍不住打了个哆嗦,但她还是赶紧去开门。

    门外站着的是一个身高一米八左右,身材匀称,相貌斯文的中年人。只是这个中年人的脸上,没有半点表情。

    “您来了。”看到中年人,刘丽说话的声音都带着颤抖。

    中年人轻轻点头,直接脱鞋进了房间。

    从二人的表现来看,都分不出谁是这个家主人。

    中年人来到沙那里坐下,刘丽小心地说道:“我给您倒茶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。”中年人微微摆手,淡淡地说道:“我要的东西准备好了么。”

    “准备好了。”刘丽说道。

    “放给我看看。”中年人说道。

    刘丽马上打开电话,电视屏幕上显示的是一个房间,如果张禹看到,一定会再熟悉不过。这里就是精神病院里,自己住的重症病房。

    时间是从张禹进到病房开始的。

    中年人盯着屏幕上生的一切,当张禹第一次吃药的时候,他的眼睛是一眨不眨。

    张禹躺下了,沈万三也躺下了,只有那个五旬男人没有任何问题。这样他为之一愣,说道:“他服药了吗?”

    “服了。”刘丽赶紧回答。

    “真是怪了。”中年人淡淡地说了一句,又继续观看。

    待过一会,张禹的药劲缓过来,跳起来去抓五旬长者的脉门时,中年人又是一愣,不过这次,他没有出声。

    他脸上的表情依旧木讷,刘丽甚至都不敢去看他的脸。

    中年人继续往后看,当看到沈万三服了慢性药之后的动作时,他这次则是一惊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中年人指向屏幕,说道:“这个老头人呢?”

    “前几天神经,放风的时候跑了。”刘丽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这个年轻人呢?”中年人又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是因为家里遗产问题,被他哥哥送进来的。后来他媳妇报警,带着警察来把他给接走了。”刘丽如实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可真够巧的了。”中年人淡淡地说了一句,跟着打量起刘丽。

    刘丽感觉到他的目光,吓得又是打了个哆嗦。

    “事情被人现了。”中年人慢悠悠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、不可能……我很小心,不会有人现……”刘丽赶紧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只有两个选择。”中年人不理会刘丽的解释。

    “什么选择……”刘丽担心起来。

    “第一个是……死……第二个么,就是喝了这个药……”中年人说着,从兜里掏出来一个小药瓶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刘丽的脸上露出恐惧之色。

    “当初可是你自己说的,不惜用自己的命换你儿子的命。你把这个药喝下去,不用多……十分之一就好,忘记这
真武神王帖吧
两年生的一切……其实这对你来说,未尝不是一件好事,起码你儿子健健康康的……而且,警察也不会再来找你的麻烦。你想想,在你最困难的时候,要是没有我,现在你恐怕已经一无所有。”中年人淡淡地说道。

    刘丽迟疑了片刻,跟着重重点头,“我喝。”

    毕竟忘记这两年生的一切,对于自己来说,也算是一种解脱,总比死了要好。

    “这才对嘛。”中年人满意地点头,说道:“找个纸杯接半杯水过来。”

    刘丽马上照办,中年人倒是说话算话,往纸杯倒了十分之一的剂量,然后淡淡地说道:“喝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刘丽一张嘴,直接将纸杯里的水全给喝了。

    很快,她的双目便的无神,身子一软,摔倒在地。中年人上前一步,拿过她手中的纸杯,在手里攥了一下,揣进了自己的兜里。

    “都来了,好在我现的及时,要不然的话,可就糟了。”

    中年人在嘴里嘀咕了一句,又从dvd中拿出了一张光盘,简单地收拾了一下,这才离开。

    无当斋,张禹都多长时间没来坐馆了,以前是没生意,现在真的是不用开门了。

    不过今天一起床,他还是来到了无当斋。大门现在开着,方彤坐在里面,一见到他进来,立刻扁起了嘴巴,“你终于舍得来见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不是忙么。”张禹立刻笑呵呵地讨好。

    “少来了。”方彤站了起来,撅嘴说道:“你把门锁了上楼,我有话跟你说。”

    说完,这丫头直接上楼去了。

    张禹叫道:“有什么话在这不能说呀,也没外人。”

    嘴里这么说,他还是无奈地将门反锁,然后走了上去。

    楼上是休息室,里面还有床,方彤一屁股坐在床上,满脸的委屈。

    张禹赶紧坐到她的身边,抱住她的肩头,柔声说道:“彤彤,我最近真的是事多,我爸我妈那边,也是临时有点事。你放心好了,我张禹绝不会食言而肥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都多少天不联系我了,每次都是我主动给你打电话,而且上个礼拜,电话一直打不通,跟人间蒸了一样。你知不知道,人家都想死你了。”方彤委屈地贴进张禹的怀里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提前跟你打招呼了,说一个礼拜有急事,去的地方没信号。”张禹柔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一个礼拜,有没有和别的女人怎么样呀?”方彤扁着小嘴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。”张禹连忙说道。

    他心中委屈,这一个礼拜光跟精神病在一起了。

    “那你证明给我看。”方彤认真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、怎么证明……”张禹不解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在网上查过了,说男人要是在外面和别的女人干坏事了,回家之后……东西就少了……你让我确认一下……”说这话的时候,方丫头的俏脸已经红。

    “大白天……咱俩……等晚上吧……”张禹急道。

    “反正也没人,你证明给我看……”方彤说着,身子一扭,抱住了张禹,主动送上樱唇。

    美妙的旋律声进而响起,其实也难怪,自从和张禹在一起之后,这丫头都把那个勾当给戒了,觉得还是跟张禹那个更舒服。

    现在也属于久旱之地,自然着急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