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玄幻小说> 驭房有术 > 第672章 不属于这个世界

第672章 不属于这个世界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玛丽小区,一个还不错的小区。

    两个警察带着一个少妇来到这个小区,少妇穿着红色的风衣,看起来很时尚。不过她盘起来的头很是散乱,脸色也很是憔悴。

    这个少妇正是骆辰,她终于回到了市内,现自己什么地方也不认识了,而这里却又是镇海市无疑。这几天来,她去找了父母的家,自然是物是人非,没有人认识她,她也不认识别人。跟好些人打听,别人都是她是神经病呢。

    后来她又去了自己的学校,门卫压根就没把她当成学生,好在她记得自己的老师,报出老师的名字之后,门外帮她联系了一下。

    不曾想,跟老师见面之后,老师的说法是,你都毕业多少年了。

    这让骆辰大为吃惊,使劲地回想到底生了什么,却让她头疼不已。当看到镜子里的自己时,骆辰的心差点崩溃了。

    好在老师的心肠不错,帮她报了警,请警察帮忙寻找家属。

    骆辰的父母已经过世,但是警察从资料中现,骆辰丧偶,有个儿子。不过这个,骆辰自然不信,在警方的不遗余力之下,终于找到了骆辰公公、婆婆的住址,也就是这个玛丽小区。

    来到6号楼1o3,警察敲了敲门,里面响起了一个五旬男人的声音,“谁呀?”

    “警察,请开门。”警察说道。

    屋里的人明显愣了一下,但随即通过猫眼一眼,确实是穿警服的,便将房门打开。

    紧接着,男人就看到了骆辰,立刻担忧地叫道:“小辰,出什么事了。”

    警察带骆辰来的,实在让人有点担心。

    “你认识我......”骆辰有点纳闷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你认识我了,我是效文他爹呀。”男人急切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效文是谁......”骆辰不自觉地抱住头,她觉得头有点疼。

    “出什么事了?”男人大惊,看向警察。

    “她好像是失忆了,只记得十几年前的事儿,后来的事儿都不记得了。我们正帮她找家属呢。”警察如实说道。

    “失忆了......”男人更是一惊,说道:“小辰......你还记不记得你儿子呀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儿子......”骆辰眉头深锁,印象中,自己高中还没毕业,怎么还会有儿子。说自己失忆了,可自己怎么就什么也想不起来了,只要使劲去想,她就会觉得头痛欲裂,好像要炸了一般。

    看着骆辰一脸的痛苦之色,男人赶紧说道:“你等一下,我去拿照片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立刻跑进屋里,没一刻功夫,就跟一个五十多岁的女人一起出来了。他的手里还拿着相册。

    “小辰,出什么事儿了?”女人出来之后,还是一惊。

    “警察说小辰失忆了,快拿相册给她看......”男人说着,把相册翻开。

    这里有骆辰结婚时的照片,还有刚生儿子时的照片,虽然后期丈夫因为赌博输光了所有,欠下一屁股债而死,可是当初美好生活的记录,还在老人手中。

    特别是刚结婚的时候,骆辰的年纪还不大,跟高中的时候,差不了太多。哪怕是现在,也就是比那时风韵、成熟一些。

    “这......我结婚了......我......我还有儿子......”骆辰抱住了头,使劲去想。

    “啊!”脑袋就好像要爆炸一样,疼得她惨叫一声,跟着疯似的
超级怪兽工厂吧
朝外面跑去,“不可能!不可能的!我怎么会结婚......我有孩子,那为什么我自己不知道......”

    她痛苦的吼着,这个世上,一些都不一样了。别人说的事情,她一件也记不起来,仿佛自己根本就不属于这里。

    “铃铃铃......”“铃铃铃......”

    上午九点,张禹就被电话给吵醒了。

    第一个打来电话的是鲍佳音,姑妈想要张禹做专访,希望张禹给个面子。这个专访,其实是不太方便,张禹已经拒绝了多少拨采访。

    于是,张禹说道:“这个我觉得不太妥,日后再说吧......”

    “当了董事长就牛了?”

    “没这个意思,真的是不方便,有些事情不可对人言。”张禹直截了当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这么说了,那就算了。你......”鲍佳音似乎想说什么,但迟疑一下,没说出口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了?”张禹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事,我挂了。”

    鲍佳音这边挂断没两分钟,萧洁洁又打来电话,说是萧铭山和蒋雨霖要找他谈些事情。一来是对光明山的投资,二来是吉祥集团当初拍下来两块地皮,虽说是抵押给银行,但是不耽误展。

    这两块地皮相当不错,当初蒋家和萧铭山都看上了,结果因为蒋雨霆出卖了报价,所以被范世吉抢走了。眼下地皮在手,自然不能荒废了,得赶紧开。

    自己是董事长,这种事不能说一点也不管,张禹答应下来,明天开会研究。

    萧洁洁这边电话才挂,电话跟着又响了起来,这次是方丫头打过来的。

    前几天方彤基本上是一天一个电话,不用猜,张禹都知道是为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他放在耳边接听,说道:“喂,彤彤么。”

    “张禹,当了董事长,你也不跟我说一声!”电话里响起方彤略带不满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实在是太忙了......”张禹一点不扒瞎,几乎就没闲着的时候。

    “就算是忙,你也不能总不搭理我呀......你不会是不想要我了吧......”方彤委屈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呀?”张禹连忙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叔叔、阿姨来没来镇海呀?”方彤又可怜巴巴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来了,后天就去你家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咱们就说定了,我告诉我爸妈好好准备。”方彤马上高兴起来。

    “也不用累着叔叔阿姨。”张禹笑呵呵地说道。

    他有宽慰了方丫头一番,省得这丫头胡思乱想。

    挂了电话,他长长地伸了个拦腰,本来还想在白眉宫歇两天,现在看来是白扯了。

    他给朱大飞打了个电话,叫朱大飞开车来接,然后他亲自去跟袁真人、贾真人告辞。袁真人难免还要留他吃顿午饭,勉励一番,这才让他离去。

    和王胖子下了山,朱大飞已经在山下等着呢。

    “张哥!”一看到张禹,朱大飞马上打招呼。

    张禹点了点头,这就要上车,不想一旁的王杰抢先说道:“师叔,你忘了咱们说好的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张禹看向他。

    “什么记性呀......这车不是给我了么......”王杰说着,把手里的大包和自己的车钥匙递给张禹,“这包里的东西全给你了,还有我那车的钥匙也在,你坐我那车走吧......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