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玄幻小说> 驭房有术 > 第666章 油尽灯枯

第666章 油尽灯枯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“这位道长叫什么名字?”邵卫阁此刻突然打听起来。

    “他叫周通伯。”秦局长马上介绍。

    “他的师承是......”邵卫阁显然对周通伯的表现很感兴趣。

    “他出身云来观。又拜全真教阳春观主持吕真人为师,听说后来又被终南山重阳宫的王真人收为弟子。”这是秦局长昨天听来的,立刻就给报了出来。

    邵卫阁虽然道法懂得不多,可看周通伯的表现,显然是最优秀的,特别是终南山重阳宫的名字,那基本上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。其实这也正常,毕竟有小说大师给重阳宫做宣传,电视剧哗哗的拍,名气自然也就大了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重阳宫的弟子,怪不得......怪不得啊......”邵卫阁再次称赞起来。

    时间慢慢的过去,眼瞧着就到四点了。

    终于,张禹喊了一声,“我完成了。”

    几乎是同时,杨祈昭也喊道:“我完成了。”

    袁真人见张禹搞定了,连忙说道:“尽快装裱,挑选法器。”

    有人送上来框架和玻璃,这种小活,自然用不了多长时间。张禹和杨祈昭立刻装裱,给镶进去之后,就去一旁的桌子上挑选法器。

    杨祈昭选了个葫芦,张禹看了一眼,也选了个葫芦,两个拿着葫芦一起回来加持。

    想要加持一件生煞的法器,那时间也不能短了,就算是一次性的,上面也得布置生煞的阵法,然后输入法力。

    永久性的生煞法器,一旦催动,那煞气基本上是源源不断的。即便是暂时煞气用光了,过上几天,也可以自动生出来。而一次性的法器,说白了就是生出来这么多的煞气,用光为止。

    这其中,一来考量的是阵法,二来考量的是真气。法器中同样要输入真气,相当于阵法与真气并存,这才叫一件法器。一旦真气不足,阵法即便再高明,法器也没多大的用处。因为这其中存在着一个主动攻击的问题。

    另外法器加持成功,同样需要真气来催动。就算需要的真气不多,也不是普通人就能用的。

    越厉害的法器,催动起来,需要的真气就越多。

    张禹忙着在葫芦上布阵,这功夫,他头顶的汗珠子不住地往下掉。

    杨祈昭的状况和他差不多,也是汗如雨下,不过他的手里,也不只是是何时多了一个黑色的小圆珠。加持法器也需要点道具,自然没人注意这些。杨祈昭趁机将小圆珠扔进了葫芦口。

    台下的道派弟子们和学生们,现在都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。先前加持山海镇,让他们都有些无精打采,昏昏入睡,此时此刻,马上就要开始了。

    普通的学生,对这个知道的不清楚,但是各派的弟子,对于加持这种一次性的法器,还是有很多认知的。

    “师兄,你看他们谁能赢。”“那还用说,肯定是周通伯呗。”“何以见得?”“人家提前一个小时就开始加持法器了,这种法器,如果往里面输入真气,三两天都很正常。这才多长时间,早输入一个小时,其中蕴含的煞气就要多上几分。没看周通伯一直都没停下来吗?不过最后如何,总要是同
铁甲轰鸣笔趣阁
时暂停的,周通伯肯定要比别人多加持一个小时。”“要是这样的话,那肯定赢定了。”“不仅如此呢,看到没,这是三个人互相攻击,两个是咱们全真教的,一个是正一教的,明面上是一对一,其实是二打一。胜负还用看吗?”“看来这次正一教是输定了。”......

    全真教的人,都认为己方赢定了,其实不仅仅是他们,就连白眉宫和正一教的其他门派,现在也都认定张禹肯定输了。

    下面的人还得还是不仔细,封禅台上多是白眉宫的人,他们都看到张禹的汗水淌的有点吓人,绝对是真气透支和体力透支的表现。人已近到了极限了。

    杨祈昭和他差不多,而周通伯的脸色红扑扑的。

    袁真人突然现不对,她看向吕真人,淡淡地说道:“吕道友,周通伯才多大年纪,怎么可能会有如此修为?”

    “我全真教以内息修为见长,这有何难。”吕真人得意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内息见长,我看是吃了小还丹吧。”袁真人突然冷道。

    “小还丹是终南山重阳宫的圣药,就算周通伯能有此物,也很正常。我全真教本就是以炼丹为主,这有何奇。”吕真人不以为然地说道。

    既然被袁真人给看出来了,吕真人反而光明正大起来。

    用他的话说,这就是咱们两家斗法的一部分。阵法方面,正一教是高过重阳宫的,可重阳宫也不是没有强项。我们也不是光炼内丹,同样也炼外丹。

    袁真人也知道,拿这种事说对方作弊,那是不靠谱的。两家各有所长,这是斗法,只要是有助有斗法的本事,那都可以用。

    她没有再出声,唯有静静地瞧着了。

    但任谁都能看出来,张禹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时候。

    眼下西落西山,夕阳西下,估计用不了一会,天就要黑了。

    吕真人说道:“时间到了吧,等会天黑了,谁能看到呀。”

    他这话一出口,中间站着的张禹,停下手下,重重地喘了几口气。很显然,就算让他再输入真气,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。

    杨祈昭也停了下来,他和张禹的表现一样,“呼......呼......”

    都有点上气不接下气。

    唯有周通伯,似乎还没过瘾呢,一听这话,现另外两个停手,不由得迟疑了一下。

    袁真人一看到张禹这般,知道就算帮张禹再争取时间,那也是没用的。于是,她马上说道:“正如吕真人所言,加持法器的时间到此结束。”

    吕真人眼瞧着张禹的都不行了,周通伯还能继续加持呢,他都恨不得给自己来个嘴巴子。

    自己这是多什么嘴呀,再让周通伯加持一个小时,那不就赢定了。

    就算这样,吕真人也认为赢到家了。索性,他也大方地说道:“那时间就到此结束,谁也不准再加持法器!”

    这就是屁话,张禹和杨祈昭都停下来了,只剩下周通伯一个。周通伯见他这么说,只能停下手来。

    吕真人跟着看向杨祈昭,故意说道:“你先前法器加持成之后,互相攻击对方的山海镇,那具体怎么讲呢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