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玄幻小说> 驭房有术 > 第657章 祭雨

第657章 祭雨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呼风唤雨在道门法术中,那绝对是顶级的。在白眉宫里面,没有几个能做到这一点的,哪怕是她袁真人,在法器的支撑下,即便能让天上下雨,估计也下不了多一会。

    她都是勉强,更不要说是其他的人了。

    但是,祭雨这门法术,属于正一教的强项,全真教真的不太善于这个。

    正一教过关这三个,也包括张禹在内,袁真人认为都不太可能通过。

    而全真教那边,别人估计也够呛,恐怕只有那个周通伯能够做到。

    因为这道题,不是她袁真人出的,而是吕真人出的。

    “袁真人,现在可以开始第三题了吧。”吕真人有些得意地看向袁真人。

    袁真人咬了咬牙,将纸条递给贾真人。

    贾真人看了之后,脑门子上不禁见了汗,但还是朗声念道:“第三题,祭雨!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口,台上台下的人都是一凛。

    议论之声跟着响起,“祭雨!谁能祭出来?”“不知道呀。”“我看就那个周通伯能成吧。”“我觉得也是,他刚刚都能施展三绝三才火,祭雨的把握应该很大。”“正一教这边能有人祭出来吗?”“基本上没人。”“整个白眉宫估计也就那么两三个,其他的道派,可能性太渺茫了。”......

    果不其然,正一教、全真教参与竞争的选手就七个,在听了这道题之后,大多数都露出难色。倒是那个周通伯,脸上带着一丝自信。

    张禹心中暗自叫苦,求雨的手段他也会,而且不止一种,还会两种呢。

    最简单的一种,也就是和夏月婵配合的那一种。可在一定意义上,那不叫道术,而是巫术。

    道术的求雨,张禹听老王头说过,难度太大了。不说别的吧,就单说求雨需要画大量的符纸,自己没有授篆,用血画那么多符纸,怎么画呀。

    而且求雨还得有法器,自己也没有这方面的东西。

    这件事,还真就不用他说话,已经有人想到了。鸣仙宫的焦真人第一个说道:“两位会长,这道题目是祭雨,总要有法器才可以。我们这次前来,并没有准备求雨的法器,这该如何比试?”

    “这个无妨,我准备了。各色法器一应俱全,诸位可以挑选,如果自己有好的法器,也可以拿出来使用!当然,我敢肯定,没有多少比我带来的法器更好的了。”吕真人赶紧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不一样,你们全真教求雨的方式,肯定和我们正一教的不同。用你们的法器求雨,很有可能是行不通的。”焦真人正色地说道。

    吕真人知道,这是焦真人在找借口,他看向袁真人,说道:“袁真人,你们白眉宫不会连祭雨的法器都没有吧。”

    袁真人也是皱眉,法器倒是无妨,问题是就算有法器,这三个的实力行不行。她堂堂道教协会的会长,白眉宫的方丈,哪能总是耍赖。张禹那个还能说得过去,可如果因为求雨的法器放赖,那就不好看了。

    她微微一笑,说道:“这样吧,正一教的祭雨法器,由我们白眉宫提供。”

    毕竟白眉宫的法器是比较靠谱的,她跟着就打电话,让留在白眉宫中的弟子将求雨的法器都给取上来。

    因为正一教的法器需要等待,所以由全真教先来。

    全真教的人开始布置,张禹也不能总站着,便回到自己的位置先坐下歇着,其他的两位也是一样。

    王胖子见他回来,马上说道:“师叔,我给你带的法器,你要不要看看,也许能排得上用场。”

  
超级影视系统小说5200
张禹点了点头,说道:“把包给我,我瞧瞧。”

    他先后两次在王杰那里淘到宝,也不知这次有没有,反正没啥事,就看看再说。

    把包打开,里面还真放着不少东西,什么三清铃、圣卦什么的都有。

    张禹摸过之后,啥用也没有,根本就不是法器。

    包里有一个小鼎,像是炼丹用的,张禹所学的道门五绝之中有混元鼎法,只是他还没有用过。

    伸手摸了一下,张禹马上就能感觉到上面有丝丝法力,不仅仅是法力,还有浓郁的古老气息,给他的印象,大概是唐代的东西。

    张禹问道:“这是什么鼎?”

    “司母戊鼎。”王杰立刻回答。

    “司母戊鼎......这名有点熟呀......”张禹跟着拍了他的大胖脑袋一把,“你怎么不说是四羊方尊呢?”

    “上面不是没有羊头么。”王杰舔着脸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鼎给我了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拿你今早坐的那个奔驰换。”王杰直接说道。

    “行!”张禹点头,他其实也打算给道观配两辆车,别太寒碜了。但也就是打算给奥迪、帕萨特什么的。现在王杰要奔驰,张禹也就成全他了。

    “这个不算是你配给道观的公务车,是我的私人车。”不想,王杰就好像是张禹肚子里的蛔虫。

    “行行行,我服你了。”张禹说完,跟着又在包里翻。

    很快,他从下面翻出来一面不大的圆镜,镜子是铜的,背面有红色的符文,张禹没认出来这符文是什么意思,但他能有感觉到镜子上带有法力,同样也带着古老的气息,年头似乎和那个鼎差不多。除了这两股气息之外,还有一股气息,这股气息,让张禹有些吃惊,因为这是阴气。

    张禹好奇地问道:“你些东西你是从哪弄得?”

    “收的。”王杰答道。

    “行呀,这个我也要了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他知道,从这家伙的嘴里问不出来什么,整个啥也不懂,就是会吹牛13。

    “这个没问题,咱们之间有啥可说的,交情在那摆着。可是,我媳妇这刚生......我老丈人、老丈母娘在那照顾,家里的房子实在太小了......都住不开呀......”王杰咧着嘴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......给你再配套房子。”张禹不耐烦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谢谢师叔,我替我儿,替我媳妇也谢谢你了。”王杰讨好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客气。”张禹接着又翻,又找到一枚行雨令。

    刚看到行雨令,让他一喜,可惜跟着现,上面没有半点法力,根本没用过,估计肯定赶不上等下白眉宫送上来的。

    张禹又道:“你家里还有么。”

    “我爷......不是......”王杰好像自觉失言,连忙改口,“我就收了这些......都给你了......”

    张禹一听他话锋的转变,觉得有点不对劲,但能看得出来,王杰的东西就这些了。

    他点了点头,将镜子放进怀里。

    法器的种类很多,有令、有印、有葫芦、镜子什么的,总而言之,那是五花八门。但就是镜子而言,用途就各种各样,镇宅、辟邪、破煞种种。只是手里这个,暂时看不出来,只能等以后再研究。

    现在是下午不到三点,天色晴朗。也就在这档口,突然变的昏暗起来。张禹抬头一瞧,一片乌云覆盖了白眉山,再看封禅台中间,站着的人正是周通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