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玄幻小说> 驭房有术 > 第648章 道教大会

第648章 道教大会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道教协会大会。

    这可不是叫个道观都有资格参加的,必须得附和要求,这个要求其实就是有钱有地位。因为这个象征着香火旺盛。

    张禹的无当道观,刚刚起步,庙还是临时改的,地位自然是谈不上,香火更是没有。但是张禹有关系,这种大场面,贾真人自己希望自己的得意弟子前来参加。

    一辆奔驰轿车,大清早就前往白眉宫,今天的张禹,身上穿着一身杏黄色的道袍,头顶戴着道观,颇有几分道家仙骨。

    开车的是朱大飞,这小子现在是保卫部长,偶尔也客串张禹的司机。集团这么大,车还能少了,范世吉给张禹留下的家当着实不少,根本不用添置,光大中小型汽车都三百多辆。

    朱大飞一边开车,一边嘀咕,张哥怎么还有这爱好呢。

    来到白眉宫山脚,张禹掏出手机拨了王杰的号码,来参加道教大会,无当道观也不能就张禹一个人,那不成光杆司令了。他老早就通知了王杰,今天早上到白眉山脚碰头。

    “师叔,您等等我,我的车半路抛锚了。”电话里,王杰满是歉意地说道。

    等了能有十多分钟,一辆三成新的桑塔纳终于姗姗来迟。

    从车里下来的正是王杰,这家伙一见到张禹,那就大吐苦水,“师叔,我都听说您达了,当董事长了……您也不说给配两辆车,我这车都是自费呀……”

    张禹现在也是见过世面的了,对于车的好赖也是清楚的,一看到王杰的破车,也不禁皱眉,“这事不能早跟我说么,净给我丢人,这事回头再说,咱们先上山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……”王杰的脸上立刻露出笑模样,屁颠地跟着张禹,嘴里又道:“师叔,我看你这车就不错,来个同款的呗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要求不低呀。”张禹斜了他一眼,跟着现有点不对。王杰身上的道袍,那是一套白色的八卦仙衣,张禹曾经看到过,自己的师父贾真人就穿这身,档次好像是不低。王杰的手里还拎着个大包,里面也不知装的什么。

    “王杰,你怎么穿这样的道袍来呀?”张禹问道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问题么……你不是说穿身新道袍,显得体面点么……”王杰一本正经地说道。

    张禹倒是这么叮嘱过他,总觉得这个师侄不太靠谱,别到时候干点丢人的事儿。

    “我是这么说过,可你也不用穿的这么夸张吧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这好歹也是个观主呀,穿这身属于正常。”王杰撇嘴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观主,我还是方丈呢,你穿的比我都体面。”张禹皱眉,跟着看了眼王杰的包,又道:“你拎的啥呀?”

    “上次你不是说……有没有什么法器的古董,我回家找了一圈,这次正好过来,就给带上了。你要不要看看。”王杰笑呵呵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现在哪有功夫看,等回头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二人一边说话一边上山,来到半山腰的白眉宫。他俩是道装打扮,门口的守门道童料想是来参加道教大会的,便请出示邀请函,看到之后,指引二人前往道教协会的院子。

    白眉宫的接到十分周道,前往道教协会的路上,还有两拨接待的,一直把人领进院子。

    这个院子张禹来过,里面还有办公楼,以往没有什么人,倒是今天十分热闹。

    二十多个道士正在院里闲聊,这些道士,大多都穿的八卦仙衣,穿杏黄色道
机械神皇吧
袍的很少,而且都很年轻。彼此一见面,就是“道友”、“道兄”的称呼。

    张禹并不认识这些人,就没出声,不想王杰倒是上去跟人家客气起来。

    “道兄、道兄、道兄……”

    那些老道见他穿的八卦仙衣,也不知道他是哪个门派的,也都和他客气了几句,彼此间显得像老熟人一样。

    开会的地点是在办公楼的三楼大礼堂,张禹和王杰进到办公楼,张禹低声说道:“你还行呢,认识这么多人。”

    “不认识呀。”王杰直截了当。

    “不认识,还那么亲热?”张禹纳闷呀。

    “我就是意思意思。”王杰咧着嘴说道。

    来到三楼,往左侧一拐就是开会的大礼堂。门口站着四个坤道,属于迎宾。

    一见到二人,一个坤道马上跟王杰打招呼,“道长您好,请出示邀请函。”

    张禹把邀请函拿了出来,坤道看了之后,朝王杰做了个请的手势,“道长里面请,无当道观在第七排中间的位置。”

    王杰大咧咧的点了点头,就往里面走,张禹也往里面走,不想那个坤道,直接伸手将他拦住,“道童谢绝入场。”

    “道童!”张禹这个汗呀。

    王杰赶紧转身说道:“他是我师叔,无当道观的方丈。”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道长里面请。”坤道赶紧道歉。

    张禹点了点头,心中暗说,好家伙,原来是我丢人了。这胖子是怎么知道,要穿八卦仙衣的呢。

    别看他当初大显身手,袁真人还特别召开大会表彰。可认识他的,多数是白眉宫的高层,普通的道士,根本没见过。即便能看到,那也是离得很远,看不清脸。

    到了里面,张禹更是服了,整个会场里面,都是穿八卦仙衣的,除了白眉宫当值的道士之外,就没有穿杏黄色道袍的。

    无当道观的位置还不错,总共十排,他们不算是最后。估计,即便是有贾真人的关系,也不方便把一个不入流的新道观排到前头去。

    张禹是第一次出席这种仪式,师父贾真人也没说清楚,在贾真人的眼里,道教大会无外乎就是走个过场,道门中人互相联谊一下,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。毕竟没事开大会,有事开小会,大事根本不开会。

    张禹本想去找贾真人打个招呼,却是没有找到。东道主白眉宫的桌子是在最前面,可除了当值的道士外,再没白眉宫的了。他只好回到自己的位置就坐,反而忙坏了王杰,又跟这个打招呼,又跟那个打招呼,仿佛全场没有他不认识的。

    会场内的越来越多,每张桌子上都有道观的名字,有的道观是一张桌子,有的道观得给三四张桌子。由此也能看出,哪个道观的地位高。

    终于,从会场外走进来两列道士,一个个也都是八卦仙衣,领头的分别是白眉宫袁真人和阳春观的吕真人。这两边泾渭分明,气势十足,一进来就有一种压倒全场的派头。

    在场的各派中人,不约而同的站了起来,张禹一看这意思,也站了起来。眼瞧着白眉宫与阳春观的人走到最前面,有的在台下落座,有的上了主席台。

    “看到没,这就是大道派,以后咱们要是能有这气场……那就牛叉了……”王杰用极低的声音说道。

    张禹也不禁唏嘘,刚刚感觉,却是有着一股压迫的威严。想要让无当道观有这么一天,显然是任重而道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