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玄幻小说> 驭房有术 > 第639章 试药

第639章 试药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这是并不起眼的小区,5号楼3o2就是一个普通的两室一厅。

    此刻一个女人身上穿着军绿色的风衣,头顶戴着一顶大帽子,鼻梁上架着一副大大的墨镜,如果不是熟悉的人,估计绝对不会认出来她是骆辰。

    在骆辰的脚边,左侧是一个四五岁大的小男孩,右侧又是一个皮箱。看着样子,像是带孩子出门旅游。

    她拉着孩子的手,走到门后,先伸手将门打开,跟着就要去抓皮箱。可不等她的手放到皮箱上,却看到门口站着四个人。

    一个身穿西装的少妇,另外是三个彪形大汉。

    骆辰吓了一跳,赶紧想要把门给关上,已经来不及了。一个汉子一把将门抓住,骆辰哪能比得上多方。

    西装少妇直接走了进来,淡淡地说道:“骆辰,这是做什么呀?不会是不欢迎我们吧。”

    “经理......没有......我怎么敢呢......”骆辰拎着孩子,向后退了一步,她显得战战兢兢。

    对面的少妇正是海上娱乐城赌场的经理。

    她面带微笑,不过她的笑容很冷,“你不敢么......我觉得你的胆子很大呀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、我......”骆辰结结巴巴,不知道该怎么接对方的话。

    “千哥和我对你不薄吧,你竟然还敢吃里爬外,暗中勾结张禹,你的胆子可真不小。”经理笑盈盈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,我真没有......”骆辰心中大骇,急忙解释。

    “现在打扮成这样,是想带着孩子跑路吧......”经理说着,来到了小男孩的面前,伸手摸了摸孩子的脑袋。

    小男孩虽然不太懂事,但也意识到母亲很害怕,他战战兢兢地,不敢乱动,更不敢说话。

    “我......没想跑路......我跟张禹,更加没有关系......”骆辰紧张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没有确凿的证据,会到这里来找你么?你出卖的消息,本来只是小事,范世吉也好,张禹也罢,他们如何,跟咱们不生关系。可是......千哥素来痛恨吃里扒外的叛徒,你知道组织这么多秘密,是说走就能走的么?”经理冷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......”骆辰噗通一声,跪倒在地,急切地叫道:“经理,我求求你......我死可以,放过我的孩子吧......”

    她清楚对方的残忍,自己是死定了,只希望对方能够放过自己年幼的儿子。

    “骆辰......瞧你说的,组织会那么残忍吗?”经理淡淡地笑道。

    她的笑声,让骆辰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死亡是一件残忍的事情,如果对方这么说,显然是有更为残忍的手段。这种手段,要比死亡痛苦多了。

    “经理......我......”骆辰结结巴巴的,身子都在抖。

    “看把你吓得,你放心吧,我是不会杀你的......”经理说着,朝旁边的汉子一伸手。

    那汉子立刻会意,从兜里掏出一个小药瓶来,递给经理。

    经理掐着小药瓶,笑容满面地说道:“这是我们刚刚试验出来的药,也不知效果怎么样?我不杀你,你把这药给喝了,以前的事儿,咱们既往不咎。”

    “不、不......”骆辰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药,可她可以肯定,这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。只怕喝了这药,自己要比死还要痛
枪临万界txt下载
苦一百倍。

    “其实......喝了这药,对于你来说,或许还是一件好事,可以让你忘记很多不开心的事儿。我也就是试验一下,看看效果,从此咱们两清,不是很好么。”经理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说完,她的手向前轻轻一挥,马上上来两个汉子,一个按住骆辰,一个抓住小男孩。

    “不要伤害我儿子......不要伤害我儿子......”骆辰急切的喊道,她吓得眼泪都淌出来了。

    经理将瓶盖打开,看向边上的汉子,淡淡地说道:“半瓶就够了。”

    汉子接过药瓶,走到骆辰的面前,冷冷地说道:“我劝你还是老实的把药给喝了,不然的话,我们先把你儿子从楼上扔下去,然后再让你喝。”

    “别、别......求求你们,别伤害我儿子......我喝......”骆辰用祈求的语气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才对么。”汉子摘掉骆辰的帽子,一把揪住她的头,跟着就把半瓶药水倒进她的嘴里。

    “你们干什么?不要伤害我妈......”小男孩见到有人欺负母亲,终于勇敢地哭喊起来。

    可他的哭喊声,起不到任何作用,就他那瘦弱的身体,能和能够挣脱一个彪形大汉的双臂。

    那汉子眼睁睁的瞧着骆辰将药水咽下去,才把松开。

    只过了不到一分钟,骆辰的眼睛就变的无神,慢慢失去光彩,跟着目光开始变的呆滞。又过了一分钟,她的身子一软,摔倒在地。

    经理跟着看向小男孩,淡淡地说道:“剩下那半瓶给他吧。”

    小男孩看到母亲摔倒,已经吓傻了,先是不停地喊妈,可当看到汉子走向他的时候,更是奋力地挣扎,嘴里叫道:“你别过来......我不喝......你们是坏人......”

    他的挣扎,根本就是徒劳的,汉子将剩下的半瓶药水全部灌入他的嘴里。小男孩跟母亲一样,很快也昏睡过去。

    “经理,接下来呢?”汉子看向经理。

    经理微微一笑,说道:“把孩子丢到垃圾堆,以后看他自己的命吧。骆辰跟我走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汉子答应。

    楼下停着一辆轿车,一辆面包车,经理带上骆辰,以及两个汉子上了面包车,那汉子一个人提着孩子上了轿车。

    面包车一直开到郊区的一个僻静之所,现在天色已黑,经理让人把车停在这里,然后静静地瞧着躺在最后的骆辰。

    也不知过了多久,骆辰终于悠悠醒来,一睁开眼睛,她就是一愣,猛地坐了起来,嘴里叫道:“这是哪?”

    “骆辰。”经理看向骆辰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你认识我?”骆辰有些诧异地问道。

    她跟着四下一瞧,有些紧张地说道:“这是哪?”

    “你放心好了,我不是坏人。你今年多大,今天是哪年哪月哪号?”经理温柔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......我今年十七......今天是xx年1o月23号......怎么了?”骆辰纳闷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你可以下车了。”经理说着,给旁边的汉子递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那汉子一把抓起骆辰的胳膊,像提小鸡一样,将骆辰拽到车门口,推了出去。

    面包车随即动离开,坐在位置上的经理,从兜里掏出药瓶,笑着说道:“这药可真厉害,只要小半瓶,竟然能一下子抹掉人十一年的记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