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玄幻小说> 驭房有术 > 第626章 没有遗传

第626章 没有遗传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坐上孟星儿的车,二人一同前往镇海。

    等出了西子湖别墅区,孟星儿这才开口说道:“你有什么现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张禹直接说道。

    他之所以这么回答,是因为张禹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跟孟星儿解释诅咒的事儿。

    这件事如果说出来,实在是太过震撼。

    “连你都没有现......”孟星儿有点失落,接着说道:“那我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张禹故意一笑,说道:“你适合当道士,清心寡欲的多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开什么玩笑。”孟星儿不满地横了张禹一眼。

    她眼波流动,哪怕是有些生气,却也媚到了骨头了。

    张禹赶紧说道:“我就是跟你开个玩笑,我怀疑......你这有可能是遗传的。”

    “遗传?怎么遗传?”孟星儿不解,“这还有遗传的么。”

    张禹知道,那个诅咒是在诅咒一个人的子孙后代,是生命的延续。如果说有这种事情,那孟星儿的父母两家,肯定也有类似的事情生。

    他现在不能尽言,只能成侧面了解,于是说道:“你父母的身体如何?”

    “都挺好的,他们很恩爱。所以我才觉得,你说的遗传有些不靠谱。”孟星儿说道。

    这一下,轮到张禹纳闷了,如果说孟星儿的父母恩爱,那诅咒的事儿,从何说起。难道说,只应在孟星儿一个人的身上,不太可能吧。

    “那可能是我搞错了,你的事儿,我得慢慢研究,一时半会,只怕还研究不出来。”张禹微微皱眉。

    “对于你的实力,我还是相信的。”孟星儿笑道。

    “铃铃铃......”就在这时,孟星儿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没有一边开车,一边接电话的习惯,因为这样,不仅仅是对自身安全的不负责,同样也是对别人不负责。

    她将车靠到一边,掏出手机一瞧,上面显示的是孔叔捷的号码。她轻轻皱了下眉,跟着放在耳边接听,“喂,你好。”

    “喂,星儿呀。今天的镇海德比,你怎么没来呢。”孔叔捷微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今天有点事,没过去。”孟星儿看了眼手表,这才现,比赛已经结束了。她跟着说道:“你赛后才给我来电话,看来......你是赢了......”

    “小胜罢了。”孔叔捷微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在跟我炫耀?”孟星儿冷冷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,上次我的提议,不知道你能否考虑一下。”孔叔捷认真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赢了一场而已,有什么可考虑的,我们孟家又不缺钱,用得着考虑这种事情么。如果没有什么事,我就挂了,还要开车呢。”孟星儿淡淡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好吧,我相信,以后你会认真考虑的。”孔叔捷说完,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孟星儿将手里揣回去,跟着动车子,同时打开了收音机。

    车内响起广播声,正好是对这场镇海德比的比分报道,比赛的结果是——镇海镇港在客场4比o大胜主场作战的镇海一花。

    此刻,记者开始进行赛后采访。

    “现在我们要采访的是石三多,他在这场比赛有一个进球,一个助攻,表现极为抢眼。石三多,对于这场比赛的结果,你有什么想说的。”

    随后,响起一个青年人的声音,
七零春光正好全文阅读
“经过这场比赛,我想我可以说,我们已经可以称之为镇海滩老大了!”

    “镇海滩老大!你也不知道要点脸!”孟星儿恨恨地关了广播,继续开车。

    见孟星儿这般,张禹故意说道:“不就是输了场球么,胜败乃兵家常事,我的球队,以前不也是经常输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不知道,足球圈里的水深着呢,有的时候还有政治任务,关键的比赛拿不下来,影响很大的。你刚刚涉足,不太清楚,以后就知道了。当然,如果能做好,影响也是很大的。”孟星儿说道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......”张禹想到了自己对一花的那场比赛,对于温琼来说,影响似乎也挺大。他又故意问道:“刚刚那个采访的......什么石三多是干啥的?”

    “这你都不知道?你看球吗?”孟星儿诧异。

    “看得少。”张禹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国内媒体炒作的石球王,什么国内第一人,我就没看出来强在哪。”孟星儿不屑地说道。

    她跟着又道:“你们球队,要是足协杯遇到镇海镇港可别输了。”

    “遇不到,我们下轮好像是对什么太山步行者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就凭你们上次的踢法,太山步行者都是走着踢球,跑动距离都没你们三分之一多,你们赢定了。镇港今年很强,所以你们别输了。要不然的话,他们又有的吹了。”孟星儿说道。

    “行,到时候我们尽力。”张禹笑道。

    他不提诅咒的阴霾,两个随便闲聊,深夜到达镇海。

    张禹在路上下车,坐上了彪哥的车,返回家里。

    次日,吉祥集团。

    董事长范世吉的办公室内,范世吉夹着雪茄,望着电脑显示器,脸上充满了得意。

    外面响起了敲门声,范世吉招呼一声,晋翱翔从外面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老板,我有个意外的现。”

    “说。”范世吉指了指对面的椅子。

    晋翱翔在对面坐下,说道:“蒋家的人和萧铭山将咱们的股价拉升许多,全力扫货。不过看成交量,好像除了您抛出去的筹码之外,并没有多少成交。这事,有点怪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范世吉得意一笑,说道:“对于这种情况,你有什么见解呢。”

    “可能性估计只有一个,那就是咱们的股票中,本身就有一个大庄家,他在故意捂盘,所以在这个价位,才没有太多的筹码出来。”晋翱翔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愧跟了我这么久,你很聪明。”范世吉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看到范世吉表情,晋翱翔突然恍然大悟,“老板,照这么说,这个庄家是咱们的人,您故意抛出手里的筹码,是在请君入瓮。”

    “一点都没错!”范世吉忍不住得意地说道:“就凭你们几个小辈,还想跟我斗。上次让萧铭山躲过一劫,这次我要让他们死的更惨!我要让他们把钱都扔进来,把所有的资产都给压进去,然后在高位套牢,到时候看他们怎么死!我这次要的不仅仅是金都地产,还有天子集团!哈哈哈哈......哈哈哈哈......”

    “铃铃铃......”就在范世吉大笑之际,他桌上的座机突然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拿起来接听,“谁呀?”

    “老板,有证监会的人和金都地产的萧铭山、天子集团的蒋雨霖想要见您。”

    “请他们进来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