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玄幻小说> 驭房有术 > 第625章 诅咒

第625章 诅咒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他们的注意力,现在都在张禹的身上,而张禹的注意力,则是在杭家崎的身上。

    因为他现,杭家崎头顶的黑色厄运越来越盛,就跟先前服用了6真人的金丹时一样,不过要比那时还要霸道几分。

    既然出现了相同的一幕,张禹可以肯定,适才6真人的治疗方案没有错,只是6真人的修为不够,无法挡住厄运的一击。

    现在,张禹不敢怠慢,伸手一抄,兜里的1o8枚铜钱全部落入掌中,旋即组成一把金钱剑。

    这一招,仍然是跟变戏法一样,令外面的众人,嘴巴都张的老大,有点合不上了。哪怕同为道门中人,6真人也在诧异,金钱剑他认识,可是抬手间就能将铜钱组成金钱剑的本事,他从来没见到过。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就在这一刻,厄运之中猛地伸出一个黑色的爪子,直接抓向张禹。

    张禹早有准备,哪能被它抓中,金钱剑直接射出,迎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嗡嗡嗡......”

    金钱剑和厄运才一接触,剑鸣之声瞬间大作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张禹的眼前出现了奇异的一幕,黑雾之中,有一个模糊的男人身影,男人的怀中,好像还抱着一个孩子。

    男人好像在哭,他突然仰天叫道:“我决定了!我要诅咒你!我要诅咒你的子孙后代,让他们永远享受不到男欢女爱,让他们爱着的人统统死去!让他们只能孤独终老!让他们比我还要痛苦一百倍!”

    紧接着,男人的身影和他怀里的孩子,刹那间化作一团黑色的火焰。

    “噗!”那条黑色的爪子,几乎是在这一刹那,被金钱剑撕得粉碎。

    杭家崎头顶的厄运,消失不见。张禹的一双眸子,还在望着眼前的虚无。

    “诅咒!这是诅咒!”他的心中自语,刚刚出现在的一幕,让他彻底明白了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和孟星儿生关系的人之所以会死掉,那是因为被人下了诅咒。

    诅咒是由一股强大的怨念而生,它可以算是咒术的一种,但是需要用生命作为祭祀。不能称之为邪术,通常是被称之为因果。

    张禹听老王头讲过不少奇闻异事,其中就有一段是关于诅咒的。当年秦军杀到楚国都城,楚国百姓纷纷从城楼跳下,每个人在临死之前,都会留下一句诅咒,那就是“楚虽三户,亡秦必楚”。后来这个诅咒果然应验,西楚霸王不仅在巨鹿之战消灭了秦军主力,更是在咸阳城一把大火彻底让秦国覆灭。

    诅咒的力量到底能有多大,这个真的难以估量,小到让一个人生不如死,大到能让一个国家亡国灭族。

    而且诅咒和咒术也不一样,法咒大多数即时生效,过期作废,而诅咒往往是不死不休,能伴随被诅咒的人一生一世。

    张禹虽然破掉了那个黑色的爪子,令杭家崎头顶的厄运消失,但他破掉的只是冰山一角。冰山一角就如此的强大,那这个诅咒何等强大。

    见到房间内变的鸦雀无声,原本悬浮的四叶草也都慢慢落下,外面苦苦等待的邹怡,终于忍不住问道:“怎么样?我儿子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他没事了。”张禹收回金钱剑,郑重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事了!”邹怡马上冲了进去。

    一到水桶旁,就看到坐在水中的儿子,脸色已经变的红润,眼睛也睁开了。

    “儿!我的儿!”邹怡急切地叫道。

    “妈......”杭家崎有气无力地说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好了!好
大唐风华路最新章节
了!”杭建功等人现在也都进来,看到杭家崎能够叫吗了,杭建功也不禁振奋地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济闲大师看到这个,不仅仅微微皱眉,生意看来是没了。

    但他还是拿出一副高僧的态势,口宣佛号,“阿弥陀佛,善哉善哉,真乃佛主保佑!”

    其他的一众和尚也都纷纷叫道:“阿弥陀佛,佛主保佑!”“阿弥陀佛,佛主保佑!”......

    6真人的弟子们也不甘示弱,纷纷叫道:“无量天尊。”“无量天尊!”......

    张禹看到这个,心中暗说,这跟你们有一毛钱关系么,现在都来能耐了。

    倒是6真人看了张禹一眼,想开口说点什么,但终究没有开口。

    张禹站了片刻,又给杭家崎把了脉,确定没事,这才看向杭建功,说道:“杭先生,你的儿子已经痊愈,修养两天就能恢复如常。我的承诺已经兑现,这就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“张居士,我送你。”杭建功马上说道。

    他的现在语气,也是极为客气,毕竟现在已经见识到,什么叫高能。什么叫没有三把神沙不敢倒反西岐,什么叫没有金刚钻不敢揽几十亿的瓷器活。

    杭建功亲自送张禹下楼,孟星儿也跟着告辞,走在后面。

    下到一楼的时候,杭建功突然看向张禹,来了这么一句,“我知道你要这东西是做什么用。”

    “哦?你怎么知道?”张禹笑道。

    “吉祥集团的股票,在证券市场上波动这么大,我持有5,会不关注么。”杭建功说道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知道,或许这就是天意,让你我结这个信善。”张禹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要高兴太早,这个东西在我的手里,那就是钱,而在你的手里,或许就是个祸根。”杭建功淡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,你是知道范世吉之后的那个人了。”张禹故意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杭建功摇头。

    “连你都不知道。”张禹笑道:“你有这么多股份,应该很清楚才对。”

    “我以前和范世吉有过合作,所以买了他5的股份,他这个人,狡猾很辣,后来我们就没有了合作。这笔股份,就是放在这里分红,其实现在股价大涨,我都有意给卖出去了。现在碰到了你,我都有点后悔,抛的晚了。”杭建功摇头苦笑。

    “听你的意思,跟我结这个善信,是很不满意的了。”张禹笑道。

    “之前或许还耿耿于怀,现在么......就当交个朋友了。”杭建功笑道。

    “有我这个朋友,其实你应该高兴。”张禹自信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或许吧,不过我要叮嘱你一句,范世吉这个人,为达目的,不折手段。你这次若是坏了他的好事,只怕他不会与你善罢甘休。”杭建功苦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呢?”张禹反问。

    “他的目标一定会是你,不会找到我的。”杭建功说道。

    “他不找我,我还想找他呢。”张禹笑道。

    “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,看来我老了。以后的时代,将属于你们年轻人的了。”杭建功笑道。

    “杭先生过谦了。另外,我这个人不会白拿别人的东西。治好你儿子算本钱,日后有什么事,来无当道观找我。”张禹也是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希望还是最好不要。”杭建功说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,难道找我就没有好事。我拿到这些股份的事情,希望杭先生能够守口如瓶。”

    “好说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