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玄幻小说> 驭房有术 > 第621章 结个善信

第621章 结个善信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“家崎!家崎!”见到儿子坐起,眼睛睁开,中年女人大喜,嘴里叫着,冲到了床边。

    济闲大师更是懵了,自己忙活了三天,也不见有啥效果,这小子一张符,人家就醒了。这一刻,难免让他有些不安。

    “妈......”杭家崎有气无力地说了一个字。

    “妈在、妈在......”中年女人欣喜若狂,眼泪直接就淌了出来。

    外面的孟星儿听到里面的喊上,赶紧进门观瞧,当看到杭家崎坐了起来,也不由得一惊。她心中暗说,这么厉害!

    “妈......我......”杭家崎本想说点什么,可一句话都没等说出来,身子一软,本来已经坐起的身子,现在又躺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家崎!家崎!”看到儿子躺下,中年女人大急,连叫两声,见儿子没有反应,只好看向张禹,“他怎么了?”

    济闲大师本来觉得挺丢人,可见杭家崎又躺下了,心中暗喜,朗声说道:“阿弥陀佛,道门小辈,你这小道不过是回光返照之术罢了,有何大用。善哉、善哉,贫僧的法事,都被你给破坏了......你现在可是把人给害死了!”

    张禹都懒得搭理他,只是将杭家崎头顶的护身符给揭了下来,让中年妇女观瞧。

    女人一瞧,立马又是一惊,先前她亲眼看到张禹用血画符,可是现在,上面的血色符文已经不见了。

    她震惊地说道:“这、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张禹说道:“他现在厄运缠身,我的护身符能让他暂时清醒,说明他还有的救。”

    大和尚说没得救,张禹说有的救,作为母亲,自然是希望儿子能活。

    中年女人马上说道:“那你快点出手,将他给救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问题,请稍等片刻。”张禹在床边坐下,伸手抓住杭家崎的脉门。

    他当即就感觉到,杭家崎的脉象很弱,大和尚还说七天,根本用不上,再过两天基本上就挂了。

    而杭家崎的症状也很怪,说不出来是个什么病,他用心眼查看,三魂七魄没有半点问题。

    心眼查不出问题,张禹随即用咬破的手指在眼前一划,再一瞧,杭家崎的头顶布满了黑色的厄运。

    煞气和厄运虽然都是黑色,但是也有区别,煞气能够让人产生明显的触感,而厄运就跟头顶的气运一样。

    杭家崎的健康运呈深褐色,已然是病入膏肓,其他的气运一概全无,凭着那强烈的厄运,完全可以确定,这是个将死之人。

    张禹可以肯定,杭家崎的症状,都是厄运造成的,只要能够化解厄运,那基本上人就能活过来。

    见张禹忙活了半天,中年女人急道:“怎么样?你赶紧出手救他。”

    想要化解厄运,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,但随着张禹的见识与修为的提升,他现在已经窥得一些门径,只是没有十足的把握。

    若说是以前的张禹,遇到这种事,肯定是直接救人,不必去将什么条件。可是此次前来,那是带着任务来的,必须得把那5的股份给拿到手。

    迟疑了一下,张禹说道:“令郎能遭此厄运,也是命数使然,我若出手强行救治,势必有违天道。”

    “救不了就救不了......说的跟真格的一样......”济闲大师马上不
无限州官全文阅读
屑地说道。

    中年女人可不管这些,连忙说道:“那、那你也得想想办法呀?不管你要多少钱,我们家也都给你!”

    “这......”张禹故作沉吟,随后才道:“女信士既然如此说,那我也只有全力以赴,只是不知,女信士是否愿意与我无当道观结个善信。”

    济闲大师一听这话,不由得笑了起来,“能治的好人再结也不迟,就怕你没那个本事,在这里招摇撞骗。”

    同时,他也在心里骂了一句,这里明摆着抢生意呀。

    孟星儿见张禹开口要钱,不禁暗自摇头。开始她还以为张禹是好心帮忙,现在才现,不是这么回事。

    不过,其实也正常,去白眉宫找人,那也是要结善信的,哪有白出手的。

    “行!多少钱你说吧!”中年女人毫不迟疑地说道。

    只要能救活儿子,多少钱都成。

    张禹没有直接开口,而是扫了眼济闲大师等一干和尚,说道:“无关等人可否回避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谁呢?”济闲大师都有点顾不得形象了。

    中年女人赶紧说道:“大师,可否暂时下楼休息,用些斋饭。”

    “师父......”一个小和尚见女人这般说,立刻向济闲大师使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这意思是说,咱们这就撤了吧,反正杭家都已经把钱给了。

    然而,济闲大师心中兀自不服,这个买卖是我们先接下来的,能不能治好是一回事,现在让你小子抢了生意,那以后我们灵光寺还混不混了。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!”济闲大师口宣佛号,故意说道:“施主,贫僧暂时回避,就看看他到底能不能把人给治好!”

    说完,他一抖袈裟,潇洒地朝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一众小和尚跟着出去,很快房间内就剩下张禹和中年女人、孟星儿三个。

    “张居士,你现在能说了吧,到底结多少善信?只要能治好我儿子,尽管开口。”中年女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据我所知,你们杭烟集团手中有5的吉祥集团的股份,此乃不祥之物,不知可否结给我无当道观。”张禹一本正经地说道。

    闻听此言,孟星儿又是一愣,这是什么意思呀?找人家结信善,竟然是要股份,说的还挺好听,不祥之物。

    中年女人微微皱眉,说道:“股份的事,我不太清楚,都是我丈夫做主。要不然,你先给我儿子治病,我让我丈夫回来,让他把股份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不急。”张禹微微点头,说道:“想要治你儿子的病,需要不少东西,也要准备一段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都准备什么?”中年女人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等一下......”张禹当下找出纸笔,写了二十多位药材的名字,最后又写了1o8棵四叶草,以及自己的电话号码。“阿姨,你照着这个准备,准备好之后,今天中午,我的球队还有比赛,需要过去看看。等完事之后,咱们电话联系。”

    “好、好......那你早点回来。”中年女人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张禹这就告辞,孟星儿自然也不会在此逗留,她和张禹一起出来别墅,指了指自己的宾利,说道:“上我的车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得去球场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去瞧瞧,看你的球队现在到底有多厉害。”孟星儿笑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