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玄幻小说> 驭房有术 > 第616章 计算失误

第616章 计算失误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房间内响起了悦耳的声音,鲍佳音那是香腮桃红,妙目迷离。而张禹就苦了点,感觉有劲没地方使。

    突然间,又是一声透骨的响起,鲍佳音的十指,死死地扣住张禹的肩头。

    半晌之后,鲍佳音的身子才平稳下来,一边重重的喘息,一边说道:“这个……是挺快的……”

    张禹心中委屈,我这边何年何月才能解决战斗呀。

    他故意嘴里说道:“那就那么个事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倒是……反正……你让我抱一会……别动了……”鲍佳音搂着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的姐……你是解决了……我这还……没到一站地呢……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咱们这就是学术研究……我就是看看怎么回事……”鲍佳音抱着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研究明白了……”张禹皱眉啊。

    “明白个大概……反正我今天是够了……”鲍佳音扁着小嘴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我呢?”张禹委屈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着什么急呀……等我到危险期的时候……再让你那个什么……今天就是研究一下……”鲍佳音此刻还能拿出一副十分认真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不带这样的吧……合着我光为你服务了……”张禹叫苦。

    “咱们不是好朋友么……切磋一下就行了呗……你还想来真的呀……”鲍佳音瞪起眼珠子。

    “横竖都是你说的算了!”张禹说着,猛地一挺腰。

    “啊!”鲍佳音登时痛呼一声,带着哭腔说道:“你别动……”

    张禹看出她是真疼,没敢再动,任由鲍佳音搂着,他也抱住鲍佳音。

    “我跟你说……你是唯一一个,不让我讨厌的男人……可是我心里……真的只有小婵……你……你让我缓缓……等到危险期的时候……其实我现在……心里真的好矛盾……”鲍佳音这一刻,露出楚楚可怜之色。

    她现在的心里真的有些矛盾,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那算了吧……横竖……”张禹也不知道说点什么,干脆离开了那紧凑的地上。

    “你让我抱会!”鲍佳音见他想跑,紧紧地抱住他。

    “你还有这爱好……”张禹皱眉。

    “废话!我和小婵完事之后,都得抱一会。”鲍佳音撇嘴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俩完事……能是个啥状态呀……”张禹还真有点好奇。

    “怎么说呢……”鲍佳音侧身抱住张禹,若有所思地说道:“也挺好的……不过跟刚刚一比……好像差点什么……总而言之,我也说不上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行了,你爱咋地就咋地吧。”张禹皱眉说道。

    “瞧瞧你,挺委屈似的,我也用不着你负责任……”鲍佳音大咧咧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让我负责任,我也负不了……那头方彤还等着我负责任呢……”张禹直截了当。

    “你这家伙哈……”鲍佳音在张禹的背上捏了一把,说道:“看起来挺老实的,还真蛮有女人缘。”

    “你可拉倒吧,我都好让女人愁死了……”张禹无奈地说道。

    这一刻,他想到了萧洁洁。

    “还矫情上了呢!”鲍佳音捏了张禹一把,又道:“你说我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你
穿越诸天当邪神全文阅读
指的是哪里?”张禹反问。

    “滚!”鲍佳音直接说道。

    “谢谢啊。”张禹说着,就要走。

    “少来!”鲍佳音紧紧抱着张禹,没好气地说道:“便宜都让你占光了,说走就走。”

    “刚刚不就是学术研究么。再说了,谁占谁便宜呀?”张禹皱眉说道。

    “行了行了,算我占你便宜了,咱俩说说话……”鲍佳音的脸上显出一抹忧伤,“以前都是跟小婵说心里话,可是现在……我们俩之间有了点隔阂……而且……有些话,又真的不能跟她说……”

    张禹现在,稀里糊涂地又成为了一个倾听者,他忍不住问道:“你的心里话,怎么就能跟我说呢?咱俩认识的时间,也不是那么长呀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……也就认识不到一年……可我觉得咱俩……没有什么秘密可言……所以,才能说心里话吧……”鲍佳音幽幽地说道。

    就这样,两个人聊了好一会。

    “铃铃铃……”张禹的手机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下床接听,正如自己所料,是萧铭山打过来的,告诉张禹,刚刚吉祥集团的人送来了股东大会的申请书。别说范世吉手里有那么多股份,就算是再少点,即便有1o,也可以自要求召开临时股东大会。

    现在萧铭山一直在市场扫货,但是数量应该跟范世吉差不多。如果范世吉的资金能够跟得上,那萧铭山是输定了。

    张禹也是办正事要紧,挂了电话,就跟鲍佳音告别,先前往蒋家,给蒋老爷子治病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两天,张禹主要的工作也就是治病,收购股票、操盘,根本用不着他,他也不懂,一切都由潘重海负责。

    蒋家两兄弟也让人操盘,在证券市场上扫货。谁都知道,范世吉已经给萧铭山下了战书,时间也定下来了。距离下周末,就剩下一个礼拜的时间。

    而按照张禹的估计,蒋宪彰想要醒过来,差不多是在股东大会前后一两天之间。

    跟范世吉的决战,虽然是重中之重,可张禹还是有自己的活。这周日,球队要做客去杭城,虽然也是国甲弱旅,但张禹对自己的球队,实在没啥信心,如果不作弊,估计很有可能赢不下。

    张禹知道,球队输不起了,再输两场,别说冲了,保级都成问题。所以他准备周日跟着去一趟杭城。

    周六早上,张禹接到了潘重海的电话,让他来趟工作室。

    老爷子今天挺悠闲,正在屋里品茶呢。

    见到张禹到来,潘重海笑着说道:“小禹,过来尝尝我的功夫茶。”

    张禹过去坐下,拿起杯子,一口就把茶水给干了,跟着说道:“老爷子,找我来有啥指示。”

    “指示没有,好像出了点问题。”潘重海微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看他一脸的笑模样,张禹估计没啥大事,说道:“有您老坐镇,能出啥问题?”

    “怎么说呢,吉祥集团那边的股份,跟我之前的计算好像有点出入。”潘重海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怎么样?”张禹问道。

    “就是萧铭山那边有可能要输的一无所有,而你和蒋家的人,极有可能被深度套牢。”潘重海淡定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至于吧?”见老爷子不紧不慢的样子,张禹诧异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