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玄幻小说> 驭房有术 > 第612章 醉鱼

第612章 醉鱼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“我说找你么,我讨厌男人!”鲍佳音恨恨地说道。

    但她跟着又是一笑,认真地说道:“不过……我不讨厌你……只是跟你做那种事情,也是不行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的这种情况,属于......”张禹想要说点学术上的词语,可硬是不知道该怎么说。

    “你喝不喝呀,不喝的话,把酒给我。”鲍佳音看向张禹手里的酒瓶子。

    “我喝。”张禹哪能让她继续喝,这都一瓶多了。

    他赶紧喝了一口,好家伙,他从来没喝过这种洋酒,一喝到嘴里,那叫一个烈性。

    威士忌是要加冰块的,这种干喝,一般人都受不了。张禹都有点不适应,可鲍佳音却喝了那么多。

    “我妈说,只要我生了,她就不管我了......可我一旦怀孕......这事小婵肯定也会知道,这让我怎么跟她交代,我都不敢跟她说......但是我妈,又要死要活......你说我该怎么办好......”鲍佳音竟然不自觉地淌下眼泪。

    “这个......”张禹也不知道该怎么劝说一个同性恋。

    这种畸形的恋情,本身就是错误的。反对她,好像没什么用,支持她,张禹有说不出这种话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什么朋友,心里的委屈,都不知道该跟谁说......想来想去,好像只有你这么一个朋友了......”鲍佳音说着,踉踉跄跄的起来,走到张禹身边,一只手抱住张禹的肩膀,另一只手,去抓酒瓶子,“你给我喝一口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别喝了。”张禹严肃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难过......心里难受......不知道该怎么办......我想喝酒......”鲍佳音哽咽地说道。

    张禹生怕她再喝,忙将酒瓶子放在自己的嘴上,大口大口的灌了起来,就跟喝白开水一样。

    他一口气,将半瓶威士忌全都干了。

    “没有了。”张禹把酒瓶子往桌上一放,脑子都有点迷糊。他的酒量不错,只是第一次喝这种酒,又喝的这么急,着实有点不适应。

    “酒量不错么......我家里还有,我去拿......”鲍佳音说着,转身就要走。

    “别拿了!”张禹急忙一把抓住鲍佳音的胳膊,只往回轻轻一拽,都没使劲。

    不想,鲍佳音现在已经脚下没跟,身子一个趔趄,整个倒在张禹的怀里。

    张禹把她扶起来,她顺势就坐在张禹的腿上,也是没有支撑,一条胳膊,搂住张禹的脖子,又是醉醺醺地说道:“张禹,我不想生孩子......”

    “不生就别生了......”张禹顺口敷衍道。

    “不生我妈怎么办?”鲍佳音又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就生。”张禹只能这么说。

    “那我不想生。”鲍佳音又道。

    张禹一看这个架势,跟一个醉酒的女人,那是根本说不出道理的。张禹只能说道:“你先睡觉,等明天醒了之后,咱们再研究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要睡觉,我要喝酒,你陪我喝。”鲍佳音醉眼惺忪地看着张禹。

    “拉倒吧。”张禹暗自叫苦,索性将她横包起来,朝她的卧室走去。

    “你干什么......上哪呀......我要喝酒......”

    张禹也不管她嘴里念叨什么,
神魂至尊无弹窗
硬是将她抱进房间,放到了床上。

    紧跟着,张禹又道:“行了,你睡觉吧,我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别走,陪我说说话......我现在一个朋友都没有......好多心里话,也不知道跟谁说......”鲍佳音委屈地说道。

    她把张禹当成朋友,张禹同样也把她当成朋友。现在见她这般,张禹转身回来,老实不客气地躺到床上,说道:“那你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男人和女人有什么区别......”鲍佳音一翻身,骑到了张禹身上,看着张禹问道。

    “区别......男人有的女人没有,女人有的男人没有......”张禹皱眉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也没说到本质上......”

    两个人都是瞎聊着,渐渐都忘了说的是什么。张禹都觉得自己的脑袋越来越迷糊,鲍佳音更是趴到了他的身上,不知不觉地睡着了。而张禹也没了知觉。

    次日下午两点,吉祥集团。

    范世吉坐在董事长办公室的老板台后面,望着面前的电脑显示器,上面显示的是吉祥集团目前的股市行情。

    在老板台对面的椅子上,晋翱翔坐在那里,老板如此专注,他不敢出声,就是静静地等着。

    范世吉看了一会,这才说道:“翱翔,情况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按照您的意思,我刚刚已经向萧铭山提出召开全体股东大会的要求。萧铭山答应下来,定在下周五上午九点。”晋翱翔说道。

    “很好。”范世吉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老板,现在好像有点不妙。”晋翱翔跟着小心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范世吉问道。

    “现在正在扫货,全力吃入咱们吉祥集团的股票,好像是要做文章。您连续减持,不会出什么问题吧。”晋翱翔很是担心。

    “哈哈......”范世吉得意地一笑,说道:“我正巴不得他们来扫货呢。”

    “这、这是为什么?”晋翱翔不解。

    “我这边出力出货,如果没有人接盘,那股价岂不是越来越低。这样一来,咱们上哪弄那么多钱吃入金都地产的股票。他们这一扫货,起码能够保证咱们股票的价位。”范世吉说道。

    “话是这么说,可一旦......”晋翱翔还是担心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好了,我这个人从来不会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。咱们吉祥集团总资产四百亿,市值能有六百多亿,让他们使劲吃,他们能有多少钱,又能吃进去多少。我是减持了,可是最后,还得是我赢。”范世吉自信地说道。

    晋翱翔还是迷糊,他实在看不出来,范世吉的自信到底源自于哪里。

    “翱翔,等到了股东大会那天,你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。好了,你现在去做你的事吧,继续给我扫货。”范世吉得意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晋翱翔点头答应,跟着出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在他走了之后,范世吉看向里面的房间,那是休息室。

    “出来吧。”范世吉说道。

    “咔”地一声,房门打开,一个人从里面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雨霆,事情怎么样?”范世吉淡淡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能怎么样?我都让你给害死了!将我手里那4的股份全都拿了出来,才算保住一条命!”出来的人正是蒋雨霆,他愤愤地说完,直接到一边的沙上坐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