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玄幻小说> 驭房有术 > 第607章 做贼心虚

第607章 做贼心虚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“我大概明白了。”张禹点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明白就好,不过凭你借来的这些钱,肯定还不够。所以你需要……”潘重海当即说出自己的全盘计划。

    张禹听了之后,连连点头,说道:“我记住了。”

    “记住就好。对了,你说我潘家祖坟出了问题,能不能帮我给解决了。”潘重海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没问题。”张禹笑道:“您老是打算出山了?”

    “出山还早着呢,我这不是担心我的气运不好,再把你给连累了么。”潘重海笑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举手之劳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这么定了,你回去吧。”潘重海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,那咱们回头再说,我先走了。”张禹说完,起身离开。

    望着张禹离去的背影,潘重海在心中恨恨地说道:“昌业,是谁害的咱们父子阴阳两隔,为父已经知道了,这笔账,父亲一定会讨回来!”

    张禹离开工作室,赶到萧洁洁所在的咖啡厅。

    这丫头已经喝了两杯咖啡了,一脸的不耐烦。

    看到张禹回来,她马上兴奋起来,“张禹,你终于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张禹在她的对面坐下,笑呵呵地说道:“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他面前也有一杯咖啡,直接一口喝了,随即又道:“咱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走?上哪呀?”萧洁洁纳闷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回蒋家呀。”张禹一本正经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说饿了么……”萧洁洁崛起嘴巴。

    “这里有什么吃的么?”张禹问道。

    “就披萨和意大利面。”萧洁洁说道。

    “意大利面,那来三盘吧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萧洁洁马上招呼服务员,要了三盘意大利面。

    张禹一个人就吃了两盘,觉得还不怎么饱,萧洁洁才吃了半盘,寻思着跟张禹唠唠嗑呢。

    结果可好,张禹吃完就道:“咱们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这么着急走呀?”萧洁洁扁嘴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还有急事么。估计现在也差不多了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行行行,咱们走。”萧洁洁没好气说道。

    蒋家别墅。

    马鸣雪和蒋家三兄弟,以及护理的大夫、萧铭山一直坐在房间内。

    在张禹走后的好一段时间内,都没有人说话,不知不觉到了傍晚,马鸣雪忍不住说道:“这都多长时间了,人怎么还不回来呀。”

    蒋雨霖说道:“二娘,这才多久,咱们这距离白眉山远着呢,晚上八点能回来就不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得这么久,也不知道是真是假,有没有用!”马鸣雪撇嘴说道。

    “上次天子广场风水的事情,你也是知道的,张禹的风水手段,不用我说,我想你也清楚。”蒋雨霖故意说道。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马鸣雪轻笑一声,上次确实是输了,此刻提起来,让她十分的不爽。

    “张禹的师父,更是道门高手,父亲的症状,他已经可以肯定,绝对是中了邪术。只要他师父到来,一定能够手到擒来。不仅仅如此,以贾真人的修为,也一定能够看出来,是什么人所为!”蒋雨霖十分认真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少说那些没用的,我知道你怀疑我,可是我告诉你,就算是我死,我也不可能害宪彰。到底是谁做的,清者自清,你少在这里胡说八道!”马鸣雪愤愤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看看好了。”蒋雨霖淡淡地一笑。

    这时,门外响起敲门声,蒋雨霖跟着喊道:“进来!”

  
餮仙传人在都市无弹窗
房门打开,是家里的女佣,女佣礼貌地说道:“饭好了。”

    蒋雨霖站起身来,说道;“好,吃饭吧。萧叔叔、老三,咱们下楼吃饭!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蒋雨霆立刻跟着站起来,跟着蒋雨霖一起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论在家中的地位,不管蒋雨霖如何,实在还是要在蒋雨霆之上的。蒋雨霖一直对这个三弟不错,回来之后,也是一样,现在只招呼蒋雨霆和萧铭山吃饭,很是正常。

    马鸣雪看了眼儿子,没有起身,只有蒋雨霖和蒋雨霆、萧铭山出了房间,朝楼下走去。

    蒋雨霖一边往楼下走一边说道:“老三,父亲这事蹊跷,我看都是马鸣雪搞的鬼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……这没有证据……也不能乱说呀……”蒋雨霆的脸色还算自然。

    “我跟你说,张禹已经看出来问题,就是当时没有揭破。”蒋雨霖大咧咧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问题,什么问题?”蒋雨霆赶紧问道。

    “张禹说父亲的枕头被人做了手脚。”蒋雨霖说道。

    “啊?这、这能有什么手脚。”蒋雨霆小心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具体我也不太清楚,反正他是这么说的,他说他师父能够找到里面的问题,然后将其破解。不仅仅如此,还能确定是谁做的手脚!哼!除了马鸣雪,还能是谁!咱们兄弟,根本不可能进到父亲的卧室”蒋雨霖愤愤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倒也是……”蒋雨霆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两兄弟一边说着,一边进到餐厅,蒋雨霖显得心事重重,饭吃的很慢不说,还让人拿了一瓶酒,跟萧铭山一边喝酒一边吃饭闲聊。

    蒋雨霆吃的比较快,没一会功夫就吃完了,“大哥,我吃饱了,上去换马鸣雪他们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蒋雨霖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蒋雨霆独自上楼,来到父亲的房间,马鸣雪母子坐在床边,另外还有那个大夫。

    “二娘、二哥,我吃完了,你们也下楼吃饭吧,这里由我守着就好。”蒋雨霆进门说道。

    马鸣雪看了眼儿子,说道:“咱们也下去吃饭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蒋雨震点了点头,跟着起身朝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蒋雨霆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下,看了眼床上昏迷不醒的夫妻,不禁伤感地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等马鸣雪母子出了门,蒋雨霆看了眼不远处的大夫,说道:“李大夫,你说我父亲的情况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这个很难说。”李大夫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大哥说是中了邪术,你觉得呢?”蒋雨霆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是无神论者,邪术什么的,我是不信的,也就是人心灵中的一种寄托罢了。以我多年行医的经验,这就是植物人。”李大夫说道。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蒋雨霆叹息一声,说道:“我也觉得邪术什么的不靠谱,但我大哥这么说,那就由着他吧。对了,你也饿了吧,下楼去吃饭吧,然后直接去休息,有什么事,我们会喊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吧。”李大夫在这里坐了一天,也是够累的,点了点头,起身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等到房门关上,蒋雨霆立刻朝房门方向看了一眼,确定房门已经关严,他马上一只手抱住父亲的头,一只手将下面的枕头给抽了出来。

    将父亲的头慢慢放好,蒋雨霆伸手将枕头的拉链给拉开,跟着从里面掏出一个小小的葫芦。

    他把葫芦迅地揣进兜里,旋即就扶起父亲的脑袋,准备将枕头给放回去。也就在这一刻,房门猛地被推开。

    蒋雨霆吓了一跳,扭头一瞧,只见门口站着一个人,正是大哥蒋雨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