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玄幻小说> 驭房有术 > 第606章 急事

第606章 急事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张禹见萧洁洁冲到自己的身边,不禁暗自皱眉,但是也不能阻止,毕竟自己没车,要是不用她,似乎也不太妥当。于是,张禹说道:“那好吧,咱俩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萧洁洁高兴极了,抓着张禹的胳膊就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二人立刻别墅,上了萧洁洁的车,她是直接开车前往白眉山方向,看得出来,这丫头应该是去旅游过。

    然而,没走太远,当遇到一个饭店的时候,张禹就说道:“停停……”

    “干啥呀?不是去白眉宫吗?”萧洁洁好奇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去什么白眉宫呀,在这吃点饭,我都饿了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会吧……你刚刚……”萧洁洁莫名其妙,但是听话地将车停到路边。

    “刚刚啥刚刚呀,我本来就是想出来转悠一圈,蒋家等下有好戏,估计你跟我在一起,是捞不着看了。”张禹故意笑道。

    “切!”萧洁洁一撇嘴,“能有啥好戏呀,跟你在一起,可比看戏有意思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这么有意思呀。”张禹无奈。

    “当然了。”萧洁洁撅起小嘴,接着说道:“张禹,你真棒!”

    “我又怎么了?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又救了我,一共三次了。这次你是怎么想的呀,买了这么多我家的股份?”萧洁洁笑盈盈看向他。

    “我就是觉得你家股票能涨,所以买了点,准备赚钱。不曾想,赶上这事了。”张禹故意摇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还真是巧了。张禹,你既然买了那么多,那就别再卖了,在我家公司当个董事,我爸肯定能给你个好的职位。”萧洁洁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张禹一皱眉,心中暗说,我的目的就是挣钱,没打算当什么董事。手里这股份,还打算卖给你爹呢。

    “铃铃铃……”就在这时,张禹兜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张禹一愣,心中暗说,效率未免也太快了吧,不应该呀。

    他掏出手机一瞧,不是蒋雨霖打过来的,是潘重海的号码。

    张禹放在耳边接听,说道:“喂,老爷子。”

    “小禹呀,情况怎么样?”电话里响起潘重海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平手,范世吉还被气的心脏病作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看来还不错,你现在在哪呢?”潘重海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在蒋家,看看蒋宪彰的病情。”张禹如实说道。

    “他是什么状况?”潘重海问道。

    “确实是病了,昏迷不醒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有办法将他救醒?”潘重海又问。

    “差不多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要是这样的话,等过后有时间,你来我这里一趟,我有事要跟你说。”潘重海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有时间,挺着急吗?”张禹问道。

    “说急也急。”潘重海笑道。

    “那好,我这就过去。”

    说完,张禹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一旁的萧洁洁,只能听到张禹说的话,觉得好像跟她家有关,就好奇地问道:“谁呀?”

    “一个朋友,你现在带我去战前那边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萧洁洁立刻动车子。

    张禹听得出来,潘重海要说的事情,好像挺重要,自己和萧洁洁的关系虽然不错,可潘重海说过,暂时身份不想暴露,这丫头的嘴,似乎不太把门,张禹决定,还是不让萧洁洁见到潘重海。
超神智脑系统吧


    到了站前之后,张禹下车,让萧洁洁在边上的一家咖啡店等他,这令萧洁洁气的够呛,但还是听话地去了咖啡店。

    张禹独自一人来到潘重海的工作室,几个人操盘手现在都休息了。有的在吃饭,有的在房间里躺着。张禹直接进到潘重海的房间,就见潘重海正靠在沙上闭目养神。

    “老爷子,我来了。”张禹笑嘻嘻地说道。

    潘重海睁开眼睛,笑着说道:“度挺快呀。”

    “您老爷子说有急事,我来的能不快么。什么情况。”张禹说着,来到一旁的沙上坐下。

    “现在有一桩大买卖摆在你的面前,就看你敢不敢干了。”潘重海一脸神秘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大买卖?有多大?”张禹好奇地说道。

    潘老爷子说的大买卖,张禹可以肯定,绝对不小。

    “吃掉吉祥集团!”潘重海郑重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吃掉吉祥集团……”张禹大吃一惊,随即问道:“你吃还是我吃呀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你吃!”潘重海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拿什么吃呀?”张禹诧异啊,“现在手头也没钱了,就算把股票卖给萧铭山,也就是四十亿,肯定不够呀。”

    “着什么急卖给他,做生意若是实打实的用钱,那还混个屁!”潘重海不屑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上哪弄钱去?”张禹迷糊呀,高人的话,就是高深莫测。

    “做生意靠的不光是实力,也得讲求人脉。没有钱,可以借啊。”潘重海正色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借、借多少?”张禹好奇地问道。

    人家一个吉祥集团得值多少钱,自己就算出去借,又能借出来多少。

    “你以足球队的名义去找萧铭山借三十亿,再去找蒋家借三十亿,把你手里的股票在证券市场上抛了,估计能拿到五十亿以上。”潘重海撇着嘴说道。

    “抛、抛了……那萧铭山岂不是输定了……”张禹惊道。

    “你懂什么,这叫围魏救赵。我已经现,范世吉的手里没有多少钱了,应该是到了资不抵债的地步。所以,他手中的股权无法进行抵押贷款,银行不是傻子,而他也到了决战的关头,只能抛出手中吉祥集团的股票来筹集资金。他在那边抛,你在这边接着,凭着上百亿的资金,成为第一大股东,也不是什么难事。”潘重海自信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萧铭山和蒋家给借那么多钱给我么?”张禹又问。

    “不要小瞧自己的实力,你帮了萧铭山这么大的忙,萧铭山不可能不借给你。蒋宪彰不是还等着你去救么,借三十个亿,又不是要三十个亿,他天子集团刚刚上市不久,圈了那么多钱,绝对没问题。”潘重海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像也是这么回事,那我试试。”张禹接着又道:“那我再问最后一个问题,如果到时候范世吉的股份比萧铭山多,我手里的吉祥集团股份比范世吉多,那怎么算呀?不会有什么问题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已经查过范世吉的股权登记和吉祥集团的资产情况了。范世吉手里最少有16的股份是通过资产抵押购买得来,而这些股份,原本是应该归在吉祥集团的名下,可他却转在自己的名下。他是集团董事长,自然没人能把他怎么样,可一旦他从董事长的位置下来,那就可以向他追责,这叫做公款私用。说白了,那些股份是属于吉祥集团的,不是他范世吉的,谁是董事长,谁才有这笔股份的支配权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潘重海顿了顿,又道“我这么说,你明白了没有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