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玄幻小说> 驭房有术 > 第587章 男人女人

第587章 男人女人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“砰砰砰......砰砰砰......”

    鲍佳音的心跳那叫一个快,好悬都能从嗓子眼里跳出来。

    她能清楚地感觉到,两腿间火热、坚挺地存在,就连自己的小裤裤都已经湿透了。她有心赶紧离开,可只是轻轻一动,就会产生触电的感觉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,她也曾有过,就是跟夏月婵在一起的时候。只是唯一的不同是,此刻的感觉要比跟夏月婵在一起的时候更为强烈。

    鲍佳音可以确定,先前舒爽的感觉,全是源自于这里。一想到这个,不禁让她的身子更加烫,两腿间更是难耐,一双下意识地搓动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呼......”

    这让她不由自主地出一声喘息。

    “男人就是这样的......感觉貌似也不错......”对于男女之事,鲍佳音自然清楚,只是她的心里只有夏月婵一个,一想到和男人做这种事,就会恶心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,让她有了种奇怪的感觉。

    先前的舒适,让她忍不住想要再尝试一下,她的腰肢轻轻向前顶了一下,强烈的快感让她打了个哆嗦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,实在太奇妙了,除了舒服,还伴随着紧张且刺激。

    她偷偷地看了眼张禹,见张禹仍然闭着眼,心中暗说,这家伙睡的可真死,男人果然是用下半身思考,睡觉的时候,下面还这样,真是恶心。

    心里虽然这么想,她竟然又不自觉地轻扭腰肢。

    “好难受呀......这不上不下的......”鲍佳音咬了咬嘴唇,腰肢不由自主地来回拧动两下。

    “看来还真挺怪的......”鲍佳音打量着张禹,心中胡思乱想,“让我凑合嫁给他,其实也行......只是他现在已经有女朋友了......这家伙的效率挺高呀......才来镇海多久,就展的这么快......”

    “可他这么在一起......真叫人难受......反正他也不知道,而且......他和别的男人也不一样......不让人觉得讨厌......拿他凑合一下算了......做了我那么久假男朋友,全当便宜他了......”

    鲍佳音想要这里,随即摇头,“不成不成......我怎么能背叛小婵呢......如果我拿张禹凑合,那日后小婵要是拿别的男人凑合呢......如果小婵的母亲要她嫁人......我能接受么.....不成不成......”

    心里觉得不对,腰肢却不自觉地又往前蹭了两下。

    张禹现在纳闷,鲍佳音的胳膊已经从他的身上拿走了,估计应该是醒了。可既然醒了,为什么还夹着自己呢。而且,一会动一下,一会又不动了,一会又动两下。到底是真醒了,还是没醒呢。

    他缓缓地睁开眼睛,不曾想,鲍佳音正打量着他呢,眼皮这一动,立刻被鲍佳音现。

    鲍佳音心头一紧,眼珠子更是直勾勾的盯着他。张禹的眼睛的眼睛微微眯缝起来,旋即就看到鲍佳音的大眼珠子。

    二人四目相对,张禹急忙闭眼,如此举动,鲍佳音自然是看得清楚。鲍佳音粉颊火烫,小心肝差点没从嗓子眼里蹦出来,她赶紧一翻身,跟着就是“哎呦”一声。自己的左胳膊还在张禹的脖子下面压着的,她翻身太急,又是想背朝着张禹,如此一来,肩膀哪里受得了。

    “你没事吧?”张禹赶紧抬起脖子。

    鲍佳音顺势将胳膊抽回来,嘴里恼羞成怒,“你什么时候醒的?”

    “我......我刚醒......”张禹有点结巴地
消防兄弟txt下载
说道。

    一听他的声音如此没底气,鲍佳音哪能听不出来这是撒谎,分明是早就醒了。

    “你......”鲍佳音本想说你少来骗我,可话到嘴边,又生生地咽了下去。

    既然都已经这样了,难道还非得挑明,非得让张禹承认早就行了么?

    特别是现在,双腿之间还湿漉漉的呢,鲍佳音也是尴尬。她背朝着张禹,干笑一声,说道:“你昨晚睡的好么......”

    “挺好的......”张禹也是硬着头皮。

    “那、那就好......呵呵......”鲍佳音尴尬地说道:“现在天也亮了......你看看什么时候走呀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比你还着急呢。”张禹直接说道:“但总得等我爹妈醒了吧,天这才刚亮。”

    “也是哈......今天应该是个好天气......”鲍佳音没话找话。

    两个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,气氛倒是一点点的缓和。

    只是二人的内裤,现在都是湿的,这么穿在身上,确实也难受。

    天也渐渐大亮,鲍佳音难为情地说道:“现在差不多了,你是不是先穿衣服出去?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张禹赶紧七手八脚地穿上衣服,下床之后,就要出去。

    没走两步,张禹突然想到一件事,说道:“你说,等会你妈要是问起来,你是好了,还是没好,我怎么回答?”

    “就说......”一听这个问题,鲍佳音也是愁,若是说好了,那好的未免也太快了,要说没好,或者是没全好,那基本上张禹就不用走了。鲍佳音犹豫片刻,说道:“就说全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不是太快了?”张禹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办法,就得快!你难道还想赖在我家?”鲍佳音急道。

    “你当谁稀罕住一样。行了,我就这么说!”张禹说完,直接出了卧室。

    他下到一楼,牛艳玲现在已经起来了,正在做早饭。

    毕竟是东道主,客人多睡会没问题,可她必须得早起。

    稀饭已经熬上了,牛艳玲寻思着到客厅喝口水,正好看到张禹,她马上慈和地问道:“小张,怎么起的这么早,最晚睡的好吗?”

    “挺好的。”张禹咧嘴笑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......对了,佳音的情况怎么样,昨晚还有没有疼过?”牛艳玲关心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,现在已经全好了。”张禹立刻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么快?”牛艳玲诧异。

    “我用的是绝招......这次找到了病根,所以针到病除......”张禹硬着头皮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就好,真是拜托你了......那个,阿姨还有个事想问你......就是你给我的那个电话,到底是怎么回事?电话里的那个女人,好像不是你妈。”这件事,牛艳玲憋了一宿,现在终于没人,有机会问了。

    总不能是冒出来一个假妈吧,那你这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“阿姨,是这样的......那天我正在开会,事情挺忙的,给你电话的时候,一时仓促,就给错了。事后,我就把这个茬给忘了。”张禹继续硬着头皮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也能错?不过电话里的那个人,可是自认是你妈呀?”牛艳玲显然不信。

    “这个我也不太清楚......因为我也不认识那个人,可能是碰巧吧......”张禹舔着脸说道。

    “碰巧......”牛艳玲沉吟一声,说道:“小张,阿姨知道你是个老实孩子,有什么事,你可别瞒阿姨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