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玄幻小说> 驭房有术 > 第583章 普遍培养,重点选拔

第583章 普遍培养,重点选拔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什么叫都处这么久了?这话从何说起!

    张禹头疼啊,只能看向鲍佳音。

    鲍佳音挤出一脸的笑容,故意温柔地说道:“张禹,也不知道我晚上会不会疼......要不然,你就在我房间休息吧......”

    张禹心说,你这是在逼我死呀!你既然要这么整,我就看你以后怎么收场。

    “那......好吧......”张禹硬着头皮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咱们老姐们下楼,看看缺什么,尽管吱声。”牛艳玲笑盈盈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已经很周到了,不缺什么。”张母也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三位家长,就这么出了房间,张禹送了出去,看着家长们下楼,这才回来,顺手关了房门。

    看着床上稳如泰山的鲍佳音,他就急切地说道:“你现在什么都敢说呀,我跟你讲......我都有女朋友了,你可别往死里头坑我......日后如何收场,你可千万别找我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看看你,还算不算朋友了?”鲍佳音横了张禹一眼。

    “我这都够朋友的了,陪你演了多少出儿了......”张禹来到床边坐下,苦哈哈地说道:“你不是说,等我有女朋友了,就放过我么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你急什么急呀......先把眼前的对付过去,以后的事儿,以后再说......我跟你说,我原本都已经把问题解决了,谁知道你爸妈突然冒出来了,还正好碰到。你怎么不告诉我一声呢......你要去客运站接他们......”鲍佳音委屈地都好哭了。

    “我还什么事都跟你汇报一声啊......行了,我就看你怎么收场了......”张禹在鲍佳音面前也不忌讳,从兜里掏出烟来,直接点了一根。

    “你给我来一根。”鲍佳音说道。

    张禹把烟盒跟火机一起丢给她,两个苦闷的人开始一起抽烟。

    此刻的张禹,脑子里考虑更多的则是自己的老妈。他不明白,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一根烟抽完,他决定下楼看看。

    来到楼下,大客厅的灯已经关了,看来是都回房间休息了。

    张禹蹑手蹑脚的来到客房,直接将门拧开。老爸、老妈正躺在床上说话呢,一看到进来的是儿子,老妈直接说道:“你来的正好,有话想问你呢。”

    张禹顺手将门关上,几步来到床边,说道:“妈,啥事呀?”

    “你说啥事?你跟这个鲍佳音是什么关系?”张母直接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提这个茬,我还想提呢。你都没见过她,怎么她说来咱们家了,你就敢承认呢?”张禹纳闷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......”张母看向丈夫。

    张父马上说道:“小禹呀,你妈出了点状况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状况?”张禹急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妈突然失忆了。”张父说道。

    “失忆?”张禹看向母亲,说道:“妈,咱家住在哪,你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大牛屯呗。”张母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姥叫什么名?”张禹又问。

    “你当你妈是傻子呀!”张母没好气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毛病啊......哪里失忆了......”张禹诧异啊。

    “你妈不是彻底失忆,就是
全知武神吧
把过年的事儿,一直到昨天的事儿,全给忘了。”张父说道。

    “啊?”张禹一惊,“还有这种情况,这话从何说起?”

    他说着,就来到母亲旁边坐下,抓住母亲的手给母亲把脉,一点问题也没有。

    “怎么说呢,我也说不太清楚。昨天你妈一切正常,还说你给她打了电话,今天早上坐车来镇海呢。这不是,为了过来,我还收拾了半宿,就连亲戚朋友我们要进城。谁曾想,睡了一觉,今天早上起来,你妈就失忆了,根本不记得来镇海的事儿,就记得昨天是腊月二十一。我解释了半天,她才明白点......本来都不打算来了,可是家里人都来相送,去车站的车都准备好了,所以就只能上车了......这一路上,我跟你妈讲了一路,旁人都好把我俩当成神经病了......所以,到了之后,我叮嘱你妈,千万别让人看出来......以至于到这之后,你妈不清不楚的,就给应承下来了......”张父如此说道。

    “还有这种邪门的事......”张禹更是一惊,赶紧使用心眼,查看母亲的情况。

    只一瞧,再次让张禹一惊,只见在母亲的灵慧魄上,竟然有一丝小小的残缺。

    灵慧魄主掌人的言行举止,以及记忆。灵慧魄上出现一丝残缺,说明是缺少一丝记忆。可正常来说不应该呀。

    张禹赶紧问道:“妈,你睡觉的时候,有没有撞到什么地方,碰到头什么的?”

    “我......我......”张母马上回忆,可想到这个,她就不自觉地双手抓住头,狠狠地拽动。

    张父吓了一跳,连忙说道:“你别让你妈想忘记的事,她一想这个就头疼......”

    “妈、妈......别想了......忘了就忘了,就不两天的事儿,你记得我和我爸就成......”张禹赶紧抱住老妈,柔声宽慰。

    “嗯......”张母苦哈哈地应道。

    “小禹啊,你妈这情况,你能有办法吗?”张父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......”张禹皱眉,这种情况,自己从来没碰到过,貌似暂时也没什么办法。

    见儿子说不出来个所以然,张父说道:“想不到就想不到吧,我也跟你妈说了,就忘了几天而已,没什么大不了的。咱们还是说说眼前的事儿吧,你和这个鲍佳音是什么关系呀?她是不是你女朋友呀?”

    “这个......算......是......吧......”张禹挠了挠头,有心实话实说,又怕父母实在,一旦在牛艳玲的面前说漏了,那就糟了。

    “她是的话,那......过年来的方丫头呢?”老爸又问道。

    “她......也是......”张禹硬着头皮说道。

    “她也是,鲍佳音也是......那你这不是脚踏两条船吗?”张父立刻瞪起眼珠子,认真地说道:“咱们张家人一向实在,不能干这样的事儿啊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......”张禹有心解释,却不知该怎么说好。

    不想,老妈却怼了丈夫一下,跟着说道:“我明白了,咱儿子这是普遍培养,重点选拔!”

    “噗!”张禹差点一口血喷出来,老妈还懂这个呢。

    看来这小小的失忆,对于老妈没有构成任何影响,还是以前的老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