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玄幻小说> 驭房有术 > 第581章 装死

第581章 装死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张禹上楼给鲍佳音送饭,少不得要继续合计一下,等会该怎么办?

    过了一会,外面有脚步声响起,料想不可能是张禹的父母,肯定得是牛艳玲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牛艳玲走了进来,她慈祥地说道:“小张,真是麻烦你了。佳音,你的情况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妈,我没什么大碍了。”鲍佳音立刻说道。

    张禹也道:“阿姨,不麻烦,就是举手之劳。”

    牛艳玲来到床边坐下,说道:“小禹呀,刚刚我在楼下跟你父母说了一下,这大老远的来镇海,人生地不熟,咱们又都是一家人,正好碰到了,不如就住在我这里。你父母的意思是,都听你的,你觉得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阿姨啊,哪能麻烦您呢,我家里都准备好了,就不住在这了,等过两天,一定再来串门。”张禹赶紧说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佳音生病了,我也不太懂,万一晚上再疼什么的,这可怎么办?”牛艳玲有点担心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妈,我没事......”鲍佳音赶紧说道。

    张禹也道:“是呀,就是宫寒,我已经给佳音调理过了。”

    “也没见你准备什么药啊,能行吗?”牛艳玲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是针灸的,放心吧,一点事也没有。”张禹就差拍着胸脯保证了。

    “你这么说的话,那我就放心了......”牛艳玲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阿姨,佳音现在也没什么事,咱们这就下楼,您是不是还没吃饭呢。”张禹笑呵呵地说道。

    只要凑合吃了饭,带着父母离开,就算是蒙混过关了。鲍佳音假装生病,料想牛艳玲也不能如何。

    不想,牛艳玲突然说道:“小张呀,我有个事想问你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呀?”张禹问道。

    “刚刚在楼下,我也不方便问。现在也没外人,我就直说了。上次你给我了一个家里的电话,那人自称是你妈,可是跟楼下这个,好像不是一个人呀,这......”

    “啊......”不等牛艳玲把话说完,鲍佳音突然痛呼一声,双手紧紧捂住小腹,蜷缩住身子,似乎还有点打哆嗦。

    “佳音,你怎么了?”听到女儿的叫声,牛艳玲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疼、疼......”鲍佳音满是痛苦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、这......小张,怎么办......”牛艳玲大惊,怎么闺女突然就严重了,她赶紧看向张禹。

    刚刚张禹听了牛艳玲的问题,已经懵了,不知道该怎么解释。

    鲍佳音这一嗓子,也让张禹一惊,但他随即意识到,鲍佳音这肯定是装的。

    张禹在心中暗赞一声,来得及时,果然是演技派啊!

    他马上抓住鲍佳音的手腕,假装给她把脉,自然是什么问题也没有。

    牛艳玲则是急切地问道:“怎么样、怎么样?”

    眼瞧着鲍佳音痛苦无比,张禹不能说没事,只好硬着头皮说道:“忘了一件事,刚刚盛的东西里面有海鲜,海鲜性寒......这、这一下子导致她......病情加重......”

    “啊?”牛艳玲更是焦急,连忙说道:“那你赶紧跟她针灸,让她止疼......”

    “好......”张禹又是硬着头皮答应,这根本没病
军嫂翻身把歌唱最新章节
,针灸个屁呀。

    可为了蒙混过关,张禹也只能走个过场,他赶紧从兜里掏出银针,不过接着就皱眉,这怎么针呀。

    针灸起码得脱衣服吧,而且你说人家宫寒,总得靠点谱吧,不能扎后背吧。离那个什么宫也太远了吧。

    “快点呀。”牛艳玲见女儿疼痛不堪,急切地叫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得脱......脱点衣服......”张禹苦着脸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刚刚不都针过了么,脱就脱呗......”牛艳玲顺口说道。

    张禹一听这话,都恨不得给自己来一个嘴巴子,早知道不这么说了。

    “是......刚都针过了......佳音,你......”张禹故意说道。

    “哎呦......疼......你这次针的仔细点......我现在......自己脱不了衣服,你帮帮忙......”鲍佳音仍是痛苦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赶紧吧......小张,这宫寒是不是得针小肚子呀......”牛艳玲虽然不懂针灸,可也知道那什么宫在什么地方呀。

    “对......”张禹又是硬着头皮说道。

    他心中暗说,鲍佳音啊鲍佳音,这事可不能怪我,都是你自己搞出来的。反正你也说可以了,那我就真下手了。

    事实证明,一个谎言得需要千百个谎言来圆。

    张禹现在也是豁上了,干脆一伸手,压在鲍佳音的小肚子上,故意温柔、体贴地说道:“佳音......你忍着点,我手放在这......给你压着,能缓和点......”

    “嗯......”鲍佳音轻轻地迎了一声,勉强躺平身子。

    她身上穿着一件蓝色的休闲夹克衫,里面是一件黑色的紧身衣,下面是一条蓝色的紧身喇叭裤。

    张禹伸手把她脱掉夹克衫,将紧身衣提到肚脐以上。

    虽说上次已经把鲍佳音给看光了,但终究是远距离观察,而且也没碰过。此刻一摸她的皮肤,那也是光滑如镜,曲线优美,丝毫不在夏月婵之下。

    牛艳玲则是帮女儿解裤腰带,毕竟她是过来人,什么不知道呀。可当着一个男人的面这般,终究不太好。牛艳玲便顺口问道:“你们俩是不是已经......”

    张禹一听这话,头差点炸了。

    而鲍佳音直接叫道:“疼死我了......妈,都什么时候了......你还有心思打听这个......”

    牛艳玲闻听此言,立刻意识到,肯定是有生过。

    要是没毛病,没来例假为什么找张禹呀,现在女儿疼痛的厉害,又是害羞,一点没毛病。

    她跟着解开了女儿的腰带,将紧身裤往下褪了褪,也就是露出一半的小裤裤。鲍佳音穿的是黑色的,并非那种蕾丝的,也不性感。不过黑色的小总是带着一种魔力,特别是配上鲍佳音那性感的身材上,想不诱惑都很难。

    张禹当然没心情看这个,赶紧动手给鲍佳音针灸。

    针灸就这点好,不等于乱吃药,就算没毛病,针上也没事。

    当然,即便是糊弄,穴道也得找准了,不然的话,扎不进去。

    张禹刺的穴道,其实也是敷衍,真要是治宫寒,起码小裤裤也得吞下一半。好在,牛艳玲不懂这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