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玄幻小说> 驭房有术 > 第537章 请神容易送神难

第537章 请神容易送神难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听着这丫头可怜巴巴的声音,张禹心中有种说不出来的滋味,他哪能不知道方彤喜欢自己。

    今天晚上实在特殊,自己难以控制自己,而且这丫头,竟然已经那样了。他只能轻轻地抬起双臂,抱住方丫头那火烫、滑腻的背脊。

    方彤的身子都在打颤,被张禹这一抱住,仿佛踏实了许多,好像也不是那么疼了。她看着下面的张禹,火热的樱唇慢慢地送了上去。

    两个人的嘴巴对在一起,彼此间能够感觉到对方的火热,这一刻,二人似乎更加的难受,更加的难耐。

    方彤的腰肢轻轻扭了扭,鼻子里出浊重的喘息,这种感觉,要比梦境中真实得多,撕裂的疼痛中,同样带着温暖与幸福。

    张禹能够感觉的到,这丫头在这方面的经验很是生涩,横竖已然如此,张禹干脆一挺腰,抱着身上的方彤坐了起来。方丫头闷哼一声,旋即感觉到这个男人火热的嘴唇已经向她起猛烈的进攻。

    她的身上本就火热,张禹的攻势瞬间让她浑身上下的神经全部绷起,忘我的声音再也无法克制的从小嘴里出,也再也无法停止......

    “嗯......”

    此处省略两万字

    上午十点半,海岸线上的阳光已然火热。8o7卧室内的气温,同样也是火热。

    方彤那单薄的身躯好似八爪鱼一样,死死地锁住身上的男人,伴随着一声声嘶力竭的,身子才慢慢地软下来。

    那扬起的下巴轻轻放下,她的双颊粉红,一双眸子满是迷离,满是陶醉,满是柔情,满是楚楚可人地望着身上的男人。

    张禹紧紧地抱着她,眸子中也尽显真情。

    “老公......我受不了了......今晚能不能饶了我......”方彤的小嘴轻轻张开,声音都有点沙哑,很是害羞。

    “这已经不是晚上了,天都亮了......”张禹把嘴凑到她的嘴巴前,故意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还不是......你太......我早就投降了......是你不依不饶......”方彤羞臊地说着,小嘴都碰到了张禹的唇上。

    “这还不是你昨晚自己送上门的,还是你先起战争的,我就是正当防卫......”张禹一脸柔情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有呀......”方彤更是羞臊,“我就是生病了,过来让你治病......”

    说完,她的一双贝齿反复咬着上下嘴唇。

    “治病......”张禹坏坏地说道:“你就治到我身上来了......是你自己引蛇入洞的......这请神容易送神难......”

    “那、那它还不想走呀......这都多少次了......”方彤扁着小嘴,楚楚可怜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它出去之后,以后就再也不进去了......”张禹故意调笑。

    “你讨厌啊......欺负人......你今天暂时让它先出去,我实在受不了了......等我缓一缓......人家昨晚还是第一次,你一下子就......多少次了......好老公,求你了......”方彤用撒娇的语气,软语相求。

    她的声音沙哑,已然没有了气力。

    张禹身上的药劲还没有过,说话的功夫,下面的小朋友又开始张牙舞爪。

    方彤敏感的神经立刻感觉到这一切,吓得她更是讨饶,“好老公......它怎么又......别了.....
全能控球前锋笔趣阁
.我下面疼死了......”

    张禹也知道这丫头吃不住了,就跟第一次的杨颖差不多,需要休息。张禹有些不舍地退出阵地,在一边躺下。

    方丫头终于松了口气,身子跟着向旁贴到张禹的身上,胳膊软绵绵地放在那厚实的胸膛上,又是撒娇般地说道:“老公,你真好......”

    张禹顺势将她搂住,柔声说道:“哪里好啊......”

    “哪都好......”她的胸脯紧贴住张禹,扭捏地说道:“我这里有点小......你不能嫌弃吧......”

    “咱俩都这样了,我就算嫌弃,也不能不要你呀......”张禹故意坏坏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坏蛋啊......你就不能想想办法,让它大起来......你不是会按摩么......”方彤又是撒娇。

    “这个好像是天生的,跟按摩没什么关系吧......”张禹是那个汗。

    “怎么没关系,我看网上说,可以揉大的......”方彤娇滴滴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以后我试试,多揉揉,看能不能管用......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可得上心,以后都是你的了,我大了......你摸起来,不是也觉得......好么......”方彤红着脸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这丫头......”张禹笑着说道:“现在大小也挺合适,小巧玲珑的,软绵绵的......”

    “反正你喜欢就好......”方彤咬了咬嘴唇,露出一脸的满足和小得意。

    “叮咚......叮咚......”

    蓦地里,门铃突然响了。

    张禹不禁皱眉,谁那么不开眼呀,大清早的按门铃。

    方彤更是紧张,低声说道:“谁呀?”

    “我去问问。”张禹跳下床去,难免有点没好气地说道:“谁呀?”

    “兄弟,你的电话怎么不开机呀?”外面跟着响起彪哥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昨天有事关机了。”张禹这才反应过来,昨天偷听的时候,担心生意外,就把电话给关了。

    “我昨天跟我媳妇说,早上回去,这都上午了,我媳妇打电话,你、你那边是怎么个情况呀?”彪哥问道。

    张禹身上也没穿衣服,没法开门,只能说道:“那、那就等会回去吧,电话联系,我先洗漱一下。你也收拾收拾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你怎么不开门呢,是不是一宿没睡呀。”彪哥突然来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睡了?”张禹反问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......”彪哥立刻出男人都懂的笑声,“那个,我不打扰你了,咱们电话联系......”

    张禹等他走了,重新回到床边。床上的方彤楚楚可怜地看着他,低声说道:“咱们这就要走呀......”

    听她的语气,似乎是不想走。

    “今天周日,明天周一还得楼盘验收......”张禹柔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他不是说没有问题么......人家现在......你过来说......”方彤扁着小嘴,又是害臊,又是可怜。

    张禹先掏出衣服兜里的电话开机,跟着上床躺下,将小丫头抱住,低声说道:“彤彤,怎么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恐怕走不了了......下面可疼了......都肿了......我腿都不敢合上......不信的话,你自己摸......”方彤用更低的声音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