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玄幻小说> 驭房有术 > 第536章 奇异的脉象

第536章 奇异的脉象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8o7房间。

    张禹躺在自己房间的床上,伸手按着自己的脉门。有的时候,自己给自己把脉并不是很准,但是现在,他能清楚地感觉到肾经的强盛。

    这是一种出奇的强盛,是一种不正常的强盛,正常人的脉象,绝不应该是这样。

    他接着又用心眼查看自己的三魂七魄,没有一点问题。简直是邪门了,世间竟然还有这种药。

    下面依然涨的厉害,估计这一宿,彪哥这些人是不能闲着了。

    张禹干脆伸手按摩头顶的穴位,想让自己睡着,结果一点效果也没有,下面的难受,让他半点睡意也没有。自己的按摩术,在这药酒的面前,竟然都失灵了。

    他的身子烫,琢磨了片刻,冲进了卫生间,放了一池子凉水,泡在里面。他想要冷静一下,可惜还是不管用。

    “叮咚......叮咚......”门外响起了门铃声。

    听到声音,张禹从池子里出来,问道:“谁呀?”

    “我。”外面响起了方彤的声音。

    一听到这丫头的声音,张禹心头一紧,自己还没穿衣服呢。他赶紧问道:“有事吗?”

    “我、我好像生病了......”方彤委屈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啊?”张禹一愣,说道:“你等一下。”

    他将短裤、背心穿上,这才开门。

    好家伙,一见到方彤,这丫头的脸红扑扑的,就连脖颈都是红的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张禹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好像烧了。”方彤扁着小嘴说道。

    张禹一摸她的脑门,确实很烫,只好说道:“你先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方彤轻轻点头,进到房间。

    张禹带她到床边坐下,给她把脉。这一摸才现,方丫头的肾经现在也是出奇的强盛。

    他马上想了起来,吃饭的时候,不仅男人们喝了那个酒,女人们也都喝了。只是张禹没想到,女人喝了这种酒,也会这样。

    张禹担忧起来,生怕这丫头出什么事,琢磨了一下,说道:“你先躺下,我给你按按头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方彤听话地躺到床上。

    张禹给方彤按摩头部,按了一会,也没什么效果。方彤似乎也没有半点睡意。

    他心里清楚,不能让这丫头一宿都这样,于是稍微用了一点点真气,加以刺激。还真别说,这次管用了,方彤迷迷糊糊地睡着了。

    见她睡着,张禹才算松了口气。估计睡上一觉,差不多就能好。另外还有自己,也这么来吧,有什么事,明早再说,不想那些了。

    张禹也用真气给自己按摩,很快在方彤的旁边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此刻,张禹的家中。

    杨颖和黎曼正躺在床上闲聊,两个人晚上住在一起,还喝了点酒,小脸红扑扑的。

    “弟妹,这阵子大彪和你们家张禹出门挺频的呀。”黎曼突然说道。

    “还好吧。”杨颖说道。

    “问你个事,你们家张禹出门回来之后,有没有准时交公粮呀?”黎曼又问道。

    一听这话,杨颖的脸更是一红,难为情地垂下头去,两个女人聊这个,难免让人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“那就是有了?”黎曼说道。

    杨颖轻轻点头,算是承认。

    “交的多不多?”黎曼又问。

    “反正不少......”杨颖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呀?”黎曼突然十
都市之无敌高手帖吧
分诧异地来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杨颖不解。

    “我们家的死大彪,只要一出门回来,就跟死人似的。我都怀疑,他是不是有什么情况!”黎曼愤愤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能的,他跟小禹出门能干什么呀,小禹会看着他的。我估摸着,小禹不会开车,每次都是彪哥开车,开车的肯定也累。”杨颖帮着彪哥解释。

    “他也这么说的,这次离得近,等他回来,我看他交不交。”黎曼撅嘴说道。

    跟着,她又看着杨颖,羡慕地说道:“弟妹你的皮肤真好,估计你们家张禹,交的一定多。”

    “哪有呀......”杨颖心里甜蜜,却又难为情。

    以张禹的按摩手段,通常来说,只要按上,基本上就得睡上一宿。

    他要是再带点真气按摩,那估计就不是一宿的问题了。

    然而,床上的方彤也就是睡了三个小时,就幽幽地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“真热啊......”小丫头伸手摸了摸脖子,觉得浑身上下都难受。

    她慢慢地解开衣扣,将衣服丢到一边。很快,裤子也脱了下来,身上就剩下张禹给她买的那一套内衣了。

    摸着滚烫的肌肤,方彤的手慢慢向下,又不自觉地看向张禹。张禹仍在熟睡,见张禹没醒,这丫头的手继续往下伸。

    “嗯......”

    悦耳的小声音轻轻响起,可她却越来越是难受。

    “今晚怎么了......好难过啊......”她再次看向张禹,房间连灯都没关,她旋即看到张禹下面的帐篷。

    “这家伙......睡着都这样,是不是真睡了呀......”她在心中嘀咕,然后小声叫道:“张禹、张禹......”

    张禹没有反应,这丫头等了片刻,又不自觉地朝下面看去。

    “那个......是什么感觉啊......反应他睡着了,也不知道,要不然......我试试......”方彤咬了咬嘴唇,嘴唇干的要命,她用舌尖轻轻舔舐,过了片刻,仿佛下了决心一般,使劲地咬了咬牙,“反正他也不知道......而且我早晚也是他的,管他呢,先试试......”

    这丫头轻轻地吞掉小裤裤,小心翼翼地坐了起来,然后伸手去拉张禹裤衩。

    张禹给自己按的时候,真气用的要比给她按的时候用的多。因为给别人按没有数,给自己按是有数的。

    虽然不是第一次看到,可方彤仍然紧张地要命,她的心怦怦直跳,犹豫了一下,这才悄悄地骑到张禹的身上。

    她的身子来回移动,还有点打颤,心中暗说,确实是比自己来的时候好,可这个......能进去么......好难过啊,不是都要进的么......

    她的心中又挣扎了一会,最后再次一咬牙,“啊......”

    突然爆出来的叫声,登时就将张禹惊醒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才落,就听一个哽咽的声音响起,“我疼......”

    紧接着,方丫头的身子就扑了下来,紧紧地压在他的身上,一双纤细的手臂,抱住他的脖子,身子更是瑟瑟抖。

    “彤彤......你......”张禹哪能感觉不到生了什么,下面所在的位置,湿湿暖暖的。

    “张禹,我喜欢你......你别让我下去......抱着我......我好疼......”方彤可怜巴巴地说着,眼泪都淌下来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