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玄幻小说> 驭房有术 > 第527章 天香妖月

第527章 天香妖月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镇东区政府,副区长付森博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付森博手里拿着电话,说了几句之后,便将手机挂断,往桌子上一丢。他的脸上变的有些难看,上下牙齿狠狠地咬了咬。

    “当当当......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外面响起了敲门声。

    “进来!”付森博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办公室的打开,一个中年人从外面站了进来。

    这人一进门,就礼貌地说道:“区长。”

    “雄心,你来了。坐。”付森博客气地做了个请的手势,示意来人到边上的沙就坐。

    展雄心,镇东区招商局局长,付森博的铁杆之一。

    等他到沙上坐下,付森博说道:“联系的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区长,愿意去马四镇那边展的企业不多,我现在只联系了五家。”展雄心马上说道。

    “五家......”付森博微微皱眉,说道:“这未免也太少了。温琼那边有戚家的支持,单凭五家企业,想要赢下这一阵,实在太难了。”

    “五家确实有点少,不过区长,我刚刚想到了一个办法,或许能够暂时瓦解温琼和戚家的联盟,即便瓦解不了,也能让戚家做壁上观。”展雄心信心很足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哦?有什么好法子?”付森博登时一喜。

    “我听说......您有个外甥女名叫孟星儿,长得十分漂亮。当初在镇海大学的时候,别人好像还给她取了个雅号,叫作天香妖月。如果......您从中保个媒,戚家肯定也会考虑。另外孟星儿的相貌,绝对是在潘云之上,戚武耀没有理由看不中。即便孟星儿不姓付,可温琼在温家的地位,也不见得如何的高。她现在就是靠着这一阵,想要在温家拿到地位,一旦输了,在温家根本不算什么......”展雄心建议道。

    “你这话倒是有些道理,可是我听人说,我这个外甥女已经有男朋友了,好像都快谈婚论嫁了。”付森博微微皱眉。

    “有男朋友算得了什么,难道还能比得上戚家。到时候您去做做工作,只怕一切都能水到渠成。”展雄心很有自信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付森博微微点头,说道:“这倒也是。可这个做法,顶多也就是让戚家暂时做壁上观,怕是不能马上帮我。温琼也是有些人脉的,咱们找来的企业,还是少呀。”

    “我和岛国福田汽车的福田永胜先生,在去年有过一次接触,他有意在国内独资建厂,大力生产绿鸟汽车,只是没有选好具体的厂址。我的面子,肯定不够,如果由区长您出面,再给一些优惠的政策,我相信福田永胜先生一定会答应。只要绿鸟汽车在马四镇一带落户,顶得上好些家企业,而且还能带动周边的就业,以及房地产业。等到时机成熟一些,您在提议将地铁引入马四镇,那温琼就输定了。”展雄心认真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福田汽车,这倒是一个好主意。”付森博满意地点了点头,说道:“你现在马上给我联系福田永胜先生,就说我要亲自见他,关于落户马四镇一带的事儿,一切优惠政策都好说,只要是我职权之内的,一定会满足他。哪怕是我暂时做不到的,我也会尽量想办法。但是,他那边的生产线一定要大,最少要容纳上万人就业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这就去联系。”展雄心点头答应。

    领导大院,二层小楼内潘云的卧室。

    此刻张禹和温琼已经回来,一起进来潘云的房间。潘重海并没有跟着上来,他在车里照看着潘胜,可别出什么事。

    张禹拿出竹管,轻而易举地就破了上面的阵法,将塞子拧开,一个白色的光球直接飘了出来。张禹轻轻巧巧地抓进掌中,
漫步世界的旅人笔趣阁
跟着另外一只手掀起潘云的衣服,只让她露出肚脐,张禹的手随即按在她的肚脐眼上,让光球进入其中。

    温琼看不到这个光球的存在,对于张禹将手按在女儿的肚脐上,她一句话也没说,就是静静地等待。房间内没有他人,就是他们三个。

    张禹的手并没有马上离开潘云的肚脐,他用心眼观察,看到潘云的中枢魄终于平平稳稳的回归脐轮,而命魂依附上去,这才将手拿开,顺便拉下潘云的衣服。

    “阿姨,她应该很快就能醒。”张禹看向温琼。

    温琼满意地点了点头,没有说感激之类的话,她清楚的很,过多的谢谢并没有什么意义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没过片刻,床上躺着的潘云终于缓缓地睁开双眸。

    “小云,你醒了。”温琼按耐不住激动的心情,忍不住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妈……怎么了……”听到母亲激动的声音,潘云有点莫名其妙,她跟着看到张禹,脸上露出一丝微笑,“张禹,你也在。”

    张禹轻轻点头,算是打了招呼。

    温琼迟疑了一下,说道:“小云,你到现在已经整整昏迷四天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我……我昏迷了四天……”潘云大惊。

    这件事,温琼其实也想瞒着女儿,不让她知道真相。可是潘云昏迷了这么久,醒来之后,一看日子,很快就会现。所以,干脆如实相告。

    “一点没错,若不是张禹,你恐怕现在还不过醒过来。”温琼语重心长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潘云看向张禹。

    张禹也是点头,说道:“潘云,你被人下了邪术,吸走了中枢魄,所以一直昏迷。对了,我想问你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呀?”潘云纳闷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听阿姨说,你在扫墓之后,回来之前的早上,曾经一个人出门。不知道,你是去了哪里,做了什么?”张禹说出了心中的疑问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潘云看了看母亲,面带犹豫之色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去了菜地那边的一个山洞?”张禹随即又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、你怎么知道?”潘云诧异。

    张禹点了点头,说道:“你就是在那种中了邪术,被人算计。”

    “啊?这……”潘云又一次大惊,“我去那里……什么人也没见到……”

    “人家在背后算计,怎么会让你知道,真是傻孩子。小云呀,有什么事,不用瞒着妈和张禹,我们都是为了你好。你到底去做什么?就说了吧。”温琼慈和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晚上接到一个陌生的电话,那个人说,让我早上五点钟去那个山洞一趟,他、他会告诉我……我的亲生父亲是谁……”潘云说着,不由得看了看张禹,然后又道:“可我等到快出的时候,也没见到有人来……”

    张禹曾经告诉过她,她的父亲尚在人间,凭张禹后来展现出来的实力,自然是让潘云深信不疑。突然冒出一个这样的奇怪电话,她去一看究竟,似乎也在情理之中。

    温琼立刻皱眉,转头看向张禹。

    张禹知道温琼的心思,马上一笑,说道:“潘云,我有件事想要跟你说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潘云不解。

    “当初我给你算命的时候,算出你父亲没死,尚在人间。可这次去了你家祖坟之后,在你父亲的坟头,挖出来九根坟头钉。坟头钉会影响到子孙后代的气运,以至于我当时算错了,等取出坟头钉之后,我才确定,你父亲确实过世了。”张禹只能这般说道。

    “有、有这样的事……可那个打电话骗我去的人……为什么会那么说呢……”潘云多少有点不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