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玄幻小说> 驭房有术 > 第526章 托付

第526章 托付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张禹和温琼聊到很晚,确切的说,张禹只是一个倾听者,都是温琼不停地在说。她就好像是找到了一个可以倾述的对象,将自己多年的委屈与心酸倒了出来。

    或许,她真的有好多的心里话想要找人倾述,奈何没有对象。

    “小禹,潘云父亲的事儿,你有没有跟她提过。”蓦地里,温琼突然来了这么一句。

    她现在对张禹的称谓已经改了,好似长辈一样称呼。

    “我以前给她算命的时候说过。”张禹如实说道。

    “以后如果她再提这件事,你能不能不告诉她。就说,当初算错了。”温琼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......”张禹点头。

    “她其实有好些委屈,有的时候,真话不一定能够让她开心,反而会让她增加包袱。善意的谎言,反而会让人更加踏实。”温琼有感而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。”张禹又是点头。

    “真的好累,我想好好休息一下。这件事结束了,我的心也踏实了。”温琼幽幽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......阿姨,你好好休息,我也回去睡觉。”张禹赶紧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必。”温琼轻轻抬手,说道:“就留在这吧,一来是保护我,二来......就算是陪你母亲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......那、那......那就听阿姨的吧......”张禹还是有点尴尬,算是陪老妈,这是怎么论的呀。

    不过,今天的事情还真挺多,温琼虽然表现的泰然自若,估计也是有点担心,不想让最后一晚再生什么闪失。

    在情商上面,张禹其实还真差点,估计也是因为心里只有杨颖的缘故,才没听明白温琼的弦外之意。

    此刻在温琼的心里,她已经不把张禹当外人了。先前的一段话,算是将女儿托付给张禹,这就算是女婿了。要知道,如果没有张禹,潘云估计也就醒不来了,没了这个女儿,戚武耀这个女婿,自然是白扯的事儿。

    温琼哪里看不出来,女儿压根就不喜欢戚武耀,相比之下,还是对张禹有好感。既然这样,还不如成全了女儿。

    “下去把灯关了,咱们就休息吧。”温琼好似长辈般,和蔼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张禹马上下地关灯。

    关了灯之后,他还是觉得上床睡,多有不便,这温琼可是啥也没穿。万一不小心翻个身,容易出乌龙。

    他回到床边,有点尴尬地说道:“我晚上睡觉翻身,要不然,我在地上睡吧。照样能够保护你。”

    听了这话,温琼不由得“噗哧”一笑,说道:“你可真够老实的,把......”

    她本想说把小云交给你,我也放心了,但是迟疑了一下,没有说出口。毕竟这事,还得是他们年轻人自己解决,她这个做母亲的,不横加干涉也就完事了。

    说真的,她现在是丈母娘看女婿,越看越可爱。

    “那就由着你,别着凉了。”温琼柔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事的,我火力壮。”张禹如蒙大赦,立马就躺到了地毯上。

    温琼心中满意,跟着伸手摸了摸下面的小裤裤,已经湿透了。她心中暗说,这小子可真厉害,以后小云跟了他,绝对不会“受委屈”。

    穿着这个睡觉,实在是不舒服,她索性给褪了下来,跟着说道:“今晚的事,是我们俩之间的秘密,绝不能对别人说,知道么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。”张禹哪能不懂这个。

    温琼接着又道:“你以后有什么打算?”

    
叫我神明大人全文阅读
“现在的目标就是......买块地盖道观。”张禹如实说道。

    “盖道观......你不是居士吗?盖道观干什么,难道想出家?”温琼有点紧张。

    “不是出家,是在家道士。这是我师父的愿望,我必须替他实现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选好地方了吗?建一家道观,费用也不小。这笔钱,我给你出了。”温琼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,我有钱。”张禹赶紧说道:“就是地方还没选好,听说过两天政府有个竞标会,我想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光明镇一带的地皮,由我说的算,即便底价不高,可买上一块也需要不少钱。再加上盖道观的费用,你恐怕承担不来。听阿姨的。”温琼温柔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真不用,我有十多亿呢,够用了。”张禹连忙说道。

    十多亿!

    温琼一听这个数字,差点没直接坐起来。

    她诧异地说道:“你、你不就是给人看风水么,哪来这么多钱?”

    “我虽然主业是看风水,可也有点副业。”张禹笑嘻嘻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真看不出来,你这小家伙,还挺能赚钱的。小小年纪,就有了十几亿的身家。既然这样,买地建道观的事儿,我就不替你操心了。你要是想买光明镇哪一片的地,报个底价就好。那是暗标,到时候我直接批给你。”温琼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,这事就多谢阿姨了。”张禹马上说道。

    对于竞标的事儿,张禹一窍不通,但是有了温琼这话,那得省多少麻烦。

    光明镇虽然稍微偏了点,不过还算不错。说真的,自己还真跟这地方有缘。

    一想到光明镇,张禹就不自觉地想起来沈晴,想起了沈爷爷,以及那个第一个占有他的女人。

    “他们现在还好吗?也不知道这辈子还能不能见到。”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张禹醒来之后,就被床上的温琼给撵了出来。

    躺在被窝里的温琼,真是啥也没穿,就算是当张禹的老妈都够了,可也不能真叫张禹看个过瘾啊。

    张禹回到自己的房间,简单的洗漱之后,就下楼准备吃早饭。

    还真别说,小霞那可真叫一个听话,现在都坐在大客厅的沙上,估计这一宿都没上楼。

    张禹可以肯定,这个命令不是温琼下达的,可小霞哪里知道,就是服从。等温琼下楼,一起吃了早饭,便打算离开。张禹通知了潘重海一声,潘老爷子早就准备好了,院子里竟然停着一辆面包车。

    老爷子把潘胜裹得是严严实实,脑袋就跟一个大粽子差不多,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从前线下来的。张禹坐进面包车的后面,潘重海让潘胜也在后面坐,他亲自开车。

    见到这一幕,温琼无比的纳闷。潘重海多少年都不出门,可以说,任谁的面子都不给,今天真是邪门了,竟然让张禹坐上他的车,还亲自开来,看这意思,是要送张禹回镇海。

    “真是怪事,潘老头怎么这么瞧得起张禹,看来张禹果然有过人之处。”潘云的心里马上冒出来一个念头。

    自己已经下定决心将女儿嫁给张禹了,哪怕女儿跟张禹还没到那个份上,但她也由着潘云。不想嫁给戚武耀的话,咱们就不嫁了。

    可这样一来,自己势必失去一个强有力的外援。如果说,张禹能够说服潘重海重新出山,那无疑是一个重磅引援。虽然潘家大不如前,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,加上潘重海的人脉,想要掀起一团大的风浪,绝对不是问题。

    两辆车子先后开动,一起朝镇海市开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