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玄幻小说> 驭房有术 > 第522章 潘家往事

第522章 潘家往事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“你、你......”听了这话,潘重海好像看鬼一样看着张禹。

    “你的反应这么强,那就证明,我说的应该没错了?”张禹淡淡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、没错......”潘重海说完,身子一软,无力地跌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张禹低头看向潘重海,又淡淡地说道:“怎么会生这种事呢?以你们潘家当年的实力,你想要找什么样的女人找不到。”

    潘重海苦笑一声,说道:“当时也是一时糊涂......”

    他伤感地,将当年的往事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潘重海中年丧妻,但他的心都扑在事业上,对于再找一个的事情,也没怎么放在心上。毕竟每天都很忙。儿子怕他一起个太过孤单,就带着媳妇和他一起住,当时是在镇海,房子也大,三层的洋楼,各住一层。

    有一天,潘昌业出差前往南都。那是一个风水交加的晚上,潘重海因为生意上的事情十分烦心,儿媳突然来到他的书房,给他送了一杯咖啡,然后又给他松弛肩膀。

    一个惊雷吓到了儿媳,王熙娟跟着扑入他的怀中,也不知是怎么了,加上王熙娟又有些主动,两个人当晚就做了那种事。

    潘重海之后很是后悔,不再跟儿媳往来,谁能想到,只是一次,儿媳妇竟然怀孕了。生出来的儿子便是潘胜,潘胜从四岁的时候就开始病,作为名义上的父亲,潘昌业难免要带着孩子去看病,结果意外的现,儿子不是是他,竟然是自己老爹的。

    这件事,其实连潘重海都没想到,面对儿子的质责,潘重海羞愧难当,最终恼羞成怒。父子俩在争执过程中,潘昌俊被父亲推了一下,竟然不慎坠楼摔死了。

    因为这件事,儿媳心中难安,不久之后,竟然吃了一瓶安眠药自杀了。

    对于此事,潘重海是懊悔不已,却也无脸对人说。只能对外宣称儿媳是病死的,而他从此一蹶不振,让位置让给了弟弟,带着“孙子”潘胜四处求医。

    随着潘胜的长大,身上冷的次数越来越多,需要喝血缓和,而且喝的也越来越多,潘重海没有办法,唯有换成孙子去外国就医,实则关在乡下老家。

    讲述完过往,潘重海已经是老泪纵横。

    张禹看着他,整理了一下思路,才行说道:“难道你不觉得,这里面有很多问题吗?”

    “什么问题?”潘重海无力地抬头,看向张禹。

    “你儿子的死,我觉得有点古怪。可能你因为丧子之痛,又心中有愧,当时有没有想过一个问题。所谓家丑不可外扬,家里生这种事,你又是他亲生老子,作为儿子,哪怕明知道如此,怕是也不会轻易跟你动手吧。我相信,你在受到质问的时候,先前一定也会尽力解释,父子两个人,又是如你们这样的豪门,一定会尽可能的化解这件事,而不是最终动手,闹出人命。”张禹慢条斯理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......”潘重海闻听此言,不由得仔细回忆起当时的一幕。记忆中,儿子就像是疯了一样,这跟儿子平时的谦恭、孝顺、稳重正好相反。

    在豪门的眼中,女人和衣服其实也没多大的区别。

    “他、他当时的反应....
仙门歪道txt下载
..确实有些问题......可是......唉......”说到此,潘重海还是叹息一声。

    “还有你那儿媳妇,就算心中自责,可也要为年幼的儿子考虑吧。算她自杀了,但是......坟里却没有她的尸体,难道这里面的问题还不够多吗?”张禹再次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的意思是......”潘重海似乎明白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我不敢肯定,但我认为,你儿媳应该是受人指使,到你家里来搞事情。对了......”张禹说着,指了指腰间的竹管,又道:“你不是说,你儿媳好像也有一个这样的东西么。”

    “我确实看到过,她的房间里有一个这样的竹管。后来不知道,怎么就不见了。”潘重海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竹管,也很有问题,可我现在,暂时还没想明白。其实,你现在不必自责,只不过是你被人算计了。说实话,如果你没有高僧给的三宝如意剑,没有那个护身符,可能现在躺在下面的人就是你。”张禹一本正经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唉......”潘重海摇头苦笑,说道:“我遇到你的日子,实在是太晚了。现在即便知道了,又能怎样......”

    “能够怎样,我也不知道。不过么,我还是希望你能够振作起来。你们潘家祖坟,本来是一个风水宝地,却被人强行改掉风水,变的霉运连连。而你的对手,应该是对你有所忌惮,所以才使出这种卑鄙的手段,让你变成这样。”张禹认真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罢了罢了......”潘重海又是摇头,“这么多年过去,其实我也看来了,什么名利富贵,到头来不都是一捧黄土。就算现在让我命丧九泉,我也没有什么可留恋的。只是这孩子......就算是错,他也是我唯一的血脉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这么肯定?”张禹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带他四处求医,做了多少化验鉴定......”潘重海苦笑。

    张禹点了点头,说道:“明天我就要跟潘阿姨回镇海了。我看不如这样,你带着他跟我一起来镇海,我会想办法治好他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,张禹上前一步,伸手将潘重海拉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潘重海诚挚地说道。

    将棺材重新放回去,这次也不用将青砖堆上了,横竖也是空的。

    上去之后,又是由潘胜动手,将挖出来的土重新填回去。虽然不平整,但也就凑合了。以潘重海在潘家村的实力,随便找个理由,重新修一下就成。

    三个人朝山下走去,走到一半,潘胜突然痛苦地叫了起来,“呃、呃......”

    “他的病又作了,需要喝血,怎么办?”潘重海赶紧看向张禹。

    张禹抓住潘胜的脉门,此刻更加冰凉,张禹跟着抬手在潘胜的脖颈上来了一下,将人给打昏过去。他随即扛起潘胜,说道:“咱们赶紧回去,家里不是还有鹿么,放点血给他喝。另外,今晚让他跟你睡在一个房间,那张符纸不要摘下来,明天早上咱们就走。”

    “好、好......”潘重海已然没了主意,别看他在生意场上也是经过大风大浪的人,可是今天的变故实在太多,是个人,也有点承受不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