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玄幻小说> 驭房有术 > 第520章 半人半尸

第520章 半人半尸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听到潘重海的喊声,张禹转头去瞧,就见潘胜正足朝另一端跑去。张禹赶紧调转金钱剑,朝潘胜追去。

    潘胜跑的极快,可就算再快,又怎么可能比金钱剑还快。金钱剑一到,直接撞在潘胜的背心之上,他身子向前一倾,当场扑倒在地。

    张禹也知道,刚刚失去追击道人的最佳时机,现在想要再追,只怕已经来不及了。他干脆冲到潘胜的身边,一脚踏在潘胜的背脊之上。

    潘胜嗷嗷直叫,兀自挣扎,奈何张禹脚上用了内力,他根本挣扎不动。潘重海跟着冲了过来,紧张且关切地叫道:“小胜、小胜......是爷爷......爷爷在这,你别怕......”

    “嗷......呃呃......”潘胜嘴里叫着,转头看向潘重海,似乎是认了出来,挣扎有所缓解,不像刚刚那么剧烈。

    张禹看向潘重海,说道:“他不会说话?”

    “小时候会的,可后来......因为喝血越来越多,我只能把他关在家里......从那之后......他就渐渐不在说话了......”潘重海颇为伤感地说道。

    张禹蹲下身子,一把扣住潘胜的脉门,跟着将潘胜拉了起来。让手上带着真气,潘胜脉门被扣住,根本没有力气反抗。

    等他起来,张禹终于可以看清潘胜的样子。这家伙披头散,脸上也都是血,不过在额头之上,竟然还贴着一张符纸。

    这让张禹有点纳闷,立刻将符纸揭了下来,再瞧上面的符文,张禹更是一惊。

    道门之中虽然有正有邪,可主要是在于修道者的本身,大多数的符文都是一样的。这张符上符文,张禹认的,赫然是一张“镇尸符”。

    在人的头顶贴镇尸符,简直不敢想象,这是什么逻辑。镇尸符被揭下来,潘胜明显冷静了一些,不像刚刚那么痛苦。

    张禹还在好奇,旋即现,潘胜的手腕冰凉无比,根本不是人的手腕。可看潘胜的样子,虽然不人不鬼,但终究还是人。

    诧异地张禹,忍不住用心眼查看起潘胜来。

    人体内有三魂七魄,潘胜的七魄皆在,命魂依附在中枢魄上。可在顶轮的天冲魄那里,却根本没有天地二魂的存在。

    “这......”张禹瞬间懵了。

    人体内三魂七魄缺一不可,特别是三魂,一旦没了三魂,那就是死人无疑。三魂之中,命魂一旦离体,人就正式宣布死亡。而在命魂离体之前,都是天魂、地魂先离体出去,跟着才是命魂。

    说白了,潘胜的体内没有天魂、地魂,命魂早就应该离体,也就是说,早就该死了。可潘胜的命魂好端端的依附在中枢魄,丝毫没有离体的意思。

    天生阴体,半人半尸!

    张禹一下子就明白刚刚那道人为什么要对潘胜使用镇尸符,又为什么要收服他了。如果加以利用,好好培养,绝对会成为一件厉害的人形兵器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见张禹脸色变化,潘重海有点紧张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张禹说着,一个绊子又将潘胜放倒在地,再次一脚踩在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潘重海大急,“你又干什么?”


神秘冷帝,来抢亲!sodu


    “我一旦松手,他就跑了,你等会!”张禹直接来了一句,随即从兜里掏出来一张符纸,咬破手指画了一张静心符。

    他再次将潘胜提了起来,将静心符贴到潘胜的头顶。

    这一下,潘胜老实下来,一点动静也没有。

    张禹放开他的手,心中好在好奇,什么人能够生出来这么个东西。

    张禹按照潘胜的生辰八字,掐算起来,只一算,心头又是一惊。

    潘重海从来没见过这种场面,但通过刚刚那道人的表现,他不难看出对方很厉害。而张禹轻而易举的将对方打败,显然要比那道人还厉害。所以,心中对张禹佩服了分。

    眼下见张禹满是玄虚,他不解地问道: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张禹看着他,正色地问道:“他真的是你儿子和你儿媳所生?”

    “那、那还有假......”潘重海说这话的时候,底气有点不足。

    “那为什么我给他推算的时候,算出他父亲尚在人世呢?”张禹盯着潘重海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!绝对不可能......”潘重海紧张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还有他的母亲,实在是很怪。我竟然推算不出来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能有什么怪的......”潘重海有点慌张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潘胜的这种情况,应该是出自母体。也就是说,他的母亲应该和他一样,也是个喝血的怪物才对。”张禹正色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!绝对不可能!我们潘家,怎么可能娶个怪物当儿媳妇!”潘重海叫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......”张禹淡淡一笑,说道:“咱们先不讨论这个。你儿子和你儿媳是怎么死的?”

    “我儿子是不慎坠楼,我儿媳是生病死的。”潘重海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他们的坟,也在这吗?”张禹又问。

    “在。”潘重海点头。

    “可以带我去看看么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潘重海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对于张禹的本事,他没有半点质疑,既然张禹这么说了,去看看也好。

    张禹又看向潘胜,说道:“咱们一起过去吧。”

    潘胜没有出声,就是跟着一起走。

    夜里,就是这边的风也不小,等到了坟地那边,更是给人一种阴森森的感觉。到处的坟头风让人身上抖,估计换做一般的人,根本不敢上山。

    三个人中,张禹属于去惯坟地的,他一点也不怕,潘胜同样也不怕,一点反应也没有。想想也是,他半人半尸,估计也没什么能让他害怕的。

    倒是潘重海,颇有气质,同样一点也不紧张。张禹笑着说道:“你老人家的胆子不小。”

    潘重海哈哈一笑,说道:“我半截身子都入土的人了,能有什么让我害怕的。再者说,这里是我潘家祖坟,列祖列宗都在,到自家祖坟还会害怕么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的没毛病,可在刚刚潘重海听张禹说潘胜的父亲尚在人间时,表现的却是相当的紧张和害怕。这一点,自然也没有逃过张禹的眼睛。

    在潘重海的指引下,他们终于来到一处十分气派的坟冢之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