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玄幻小说> 驭房有术 > 第519章 纸道人

第519章 纸道人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见到张禹脸色微变,潘重海好奇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竹管果然有古怪,竟然能将潘云的魂魄摄到里面去。”张禹如实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潘重海大惊,不信地说道:“这个世上,怎么会真的有魂魄,你不会是故意危言耸听吧!”

    “这个世上还没有吸血的人呢,你不是也见到了吗?”张禹反问。

    “他、他得的是冷血症。”潘重海急切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冷血症?没听说,谁告诉你的?”张禹不屑。

    “大夫......”潘重海说道。

    张禹摇了摇头,说道:“恐怕不尽然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又看向那个如意。

    如意是普通的玉如意,先前距离远,张禹也没看的仔细。眼下仔细一瞧,他突然现,如意之上好像有加持的阵法。

    张禹忍不住伸手摸了一下,跟着就感觉到,如意上面有丝丝的法力。

    竹管刚刚是和如意放在一起的,潘翠翠摆明是进来偷竹管的,怎么就会突然摔死?

    张禹隐隐意识到,好像是跟这个如意有关系,否则的话,潘翠翠断然不会这样。

    张禹更为认真地观察起如意,如意之上,应该是一个辟邪的阵法,但并非是道家之物。

    “难道说,潘翠翠是因为距离这个太近才摔出去的?”张禹的心中冒出一个这样的念头,“不对呀,这个东西,对人没有伤害呀......红影!当时在她的身上飞出去一个红影......难道说,是那个红影搞的鬼......”

    见张禹又盯着如意不说话,潘重海忍不住问道:“你又现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这个如意是件好东西,想来应该是哪位高僧送给你的吧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?”潘重海一惊,诧异地说道:“你连这个都能看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过,如果没有这点本事,温阿姨不可能请我来。”张禹微笑。

    “这东西是当年我给南都普陀寺布施一千万的时候,圆寂大师送给我的,连同的还有一个护身符。他说我中年之后,将有一劫,有这两件东西,可保我逢凶化吉。护身符要终日戴在身上,此物名叫三宝如意剑,要时刻放在我的卧室之中。”潘重海说道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......”张禹轻轻点头,说道:“看来这位大师还真是一位高人。”

    “别说这个了,你手中的竹管,如果你想要的话,我可以给你。不过,你兑现承诺,帮我找到我孙子。”潘重海干脆也不隐瞒了。

    “没有问题。”张禹从怀里掏出带来的八字寻命盘,说道:“你把他的名字、生辰八字告诉我,另外再给我一件他的贴身衣物,我这就带你去找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能找到?”潘重海有点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好了,我敢这么说,自然就有把握。”张禹肯定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,他的名字叫潘胜,生辰八字是......贴身衣物在楼下,你跟我来......”潘重海说着,马上转身出门。

    张禹将竹管随身放好,随同潘重海下楼,来到地下室那里。

    潘重海推开柜子,下去之后,很快取上来一件背心交给张禹。

    张禹也不怠慢,咬破舌尖之后,开始施展八字寻命术。

    “哗哗哗......”

    八字寻命盘上的指针猛地飞快地转动起来,潘重海见罗盘突然这么转动起来,不禁有点诧异,对张禹的话,便多信了两分。

    指针终于确定了方向,张禹前头带路,朝外面走去。潘重海取来手电,然后随同前往。

    出了别墅,指针所指的方向正是潘家山所在。

  
逍遥仙门无弹窗
二人沿路上山,经过了那片菜地,再往前就是白日里经过的那片树林。

    进入树林中间的位置,张禹突然听到前面有一个苍老的声音传了过来,“不要再挣扎了,快快臣服于我,为我所用,对你来说,才是一件幸事!”

    “嗷......嗷......”紧接着,又是一声声的怪叫响起。

    听这个声音,显然是出叫声的人极为痛苦。

    “是他、是他......”张禹身边的潘重海紧张又兴奋地说道。

    可他跟着便是担心,“怎么回事?他的东西不对......”

    “把手电关了,咱们摸过去,看个究竟。”张禹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潘重海连忙答应,关了手电之后,随同张禹慢慢向前。

    “还不臣服,为我所用!更待何时!”苍老的声音再次响起。

    “嗷......嗷......嗷......”嚎叫之声,越的痛苦。

    张禹听在耳里,脚步更快,潘重海更是紧张,快步地跟着张禹。

    片刻功夫,二人便来到林边。

    前面是就是山洞,在山洞与树林之间的位置,站着一个披头散的家伙。这家伙的身上没穿衣服,血淋淋的,腿上只有一条破裤子。

    不用说,必然是咬人的怪物,潘重海的孙子潘胜无疑。

    而在潘胜的对面,站着一个身材消瘦的道士,道士右手捏着指诀,指着潘胜,嘴里不停地叫着那句话,“还不臣服,为我所用!”

    潘胜的身子不停地挣扎,却难以移动半步,嘴里只是不停地怪叫。

    张禹一看这架势,就不知道不好,他一个箭步抢了出去,大声叫道:“你是什么人!赶紧放开他!”

    道士看了张禹一眼,随即冷冷地说道:“既然跑来受死,那就别怪我了!”

    言罢,他手掌一番,一张符纸就出现在掌心。

    紧跟着,符纸化作一个火球,火球出青绿色的火焰,道士张禹一指,火球直接飞射过去。

    潘重海看到这个,吓了一跳,忍不住惊叫一声,“小心!”

    这若是换做别人,自然就吓趴下了。可是张禹丝毫不惧,只一掏兜,一叠铜钱就出现在掌心。

    他伸手向前一指,“刷”地一声,1o8枚铜钱瞬间组成一把金钱剑朝火球射去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金钱剑与火球相撞,火球登时粉碎,金钱剑继续向前,直取那道士。

    “啊”地一声痛呼,道士躲闪不及,被金钱剑狠狠地刺在胸口,他的身子直接向后抛飞出去。

    “你是哪里来的邪魔外道?”张禹嘴里叫着,人直奔道士冲去。

    那道士摔在地上,眼瞧着张禹过来,他忙深受入怀,从里面掏出四个纸人,往前一扬。

    诡异的一幕出现来,四个纸人顷刻间变成真人大小,直扑张禹。而那道士不敢恋战,转身就朝黑暗中跑去。

    “开!”张禹大喝一声,原本合一的金钱剑马上分开,化作一枚枚铜钱,分别射向四个纸人。

    “哗哗哗......”

    纸人转眼就被撕得粉碎。

    张禹哪能让这道士跑了,突然冒出来这么一位,肯定跟潘云的事情有关。

    他刚要去追,却听后面的潘重海喊道:“他要跑!快拦住他!”

    特别鸣谢:吊儿郎当大大的打赏,以及今天的1o来张月票和3oo张推荐票。

    事实证明,老铁这不太适合写悬疑的内容啊,一写这种内容,就有点惨淡。其实这种内容,还最难写,编这点故事,把我编的是脑袋大脖子粗。一点都不出活。就是没写打脸的故事来的容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