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玄幻小说> 驭房有术 > 第517章 红影

第517章 红影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小诊所距离这里不远,片刻功夫,大夫就来了。

    他给潘才包扎,嘴里还纳闷地说道:“这伤口怎么跟昨天潘明的一样呀?”

    “什么,跟潘明的一样?”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“我听说潘明是被野狗咬的。”“是呀,怎么还冒出怪物来了。”“潘德,你看到的到底是狗,还是怪物。”......

    众人又是议论纷纷,最后将目光全都落到最先救人那后生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不是狗,看起来像人,披头散的,吓死个人。”后生潘德大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端端的,怎么会冒出来怪物。”“我看还是赶紧报警吧。”“对对对,赶紧报警。”......

    村民们现在都慌了,一个个表示要报警。

    也就在档口,人群外响起个声音,“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听到声音,众人一起回头看去,跟着纷纷礼貌地喊道:“大爷爷。”“大伯。”“潘才刚刚被怪物咬了。”“大爷爷,您看怎么办,咱们还是赶紧报警吧。”......

    到来的人,不是别人,正是潘重海。

    潘重海大声说道:“慌什么慌!报警有什么用,集市上就那么几个警察,还都是自家人,他们有什么本事,你们还不清楚么。我看还是这样吧,大家好这两天不要独自外出,准备一些绳子和网,到时候一起上山瞧瞧!”

    “啊?”“这......”......众人立刻露出为难之色。

    潘重海见他们害怕,旋即说道:“那这样吧,这件事交给我来处理,等我在外面找些练家子过来,上山抓怪物。你们都给我记住了,千万不要落单,知道么!”

    “知道、知道。”“有大爷也主持大局,我们就不担心了。”......潘重海的地位果然很高,他一这么说,众人也就没有二话。

    张禹心中冷笑,这个潘重海还是在继续包庇那个吸血的怪物。

    他清楚的很,哪怕自己提出来帮忙,潘重海也不一定会答应。还是先等着,把竹管偷出来之后,再看情况定夺。

    潘才包扎完毕之后,被送回家休息。潘重海似乎也自知理屈,让六姑先掏一万块钱给潘才的家人,算是给潘才的营养费。他的做法,令潘才的家人是感动不已。

    张禹、潘重海几人,重新返回大院。这次是一起走的,张禹一边走一边琢磨,现在又出事了,潘重海必然坐不住,估计回去拿着拐杖就得走。

    刚进院子,潘重海的小楼中猛地响起一声惨叫,跟着又听“啪嚓”一声,一个身体重重地砸破二楼房间的玻璃窗,好在被护栏卡住,不然的话,直接就得摔下来。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一道红影跟着射出,转眼间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看到这个,张禹不由得一惊,这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“呀!”“这!”“谁?”“好像是翠翠!”......跟张禹一起进来的人,立刻惊叫起来。

    张禹仔细一瞧,可不是么,二楼上的身子,穿的衣服正和潘翠翠一样。

    他不禁心中诧异,潘翠翠怎么会突然跑到那里去?还有,刚刚那道红影,又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潘重海的身子不由得一颤,紧张地叫道:“翠
超品透视全文阅读
翠......为什么会在我的房间......”

    六姑和潘驰也都莫名其妙,倒是温琼叫道:“大伯,快上楼救人!”

    “对!救人要紧!”潘重海也反应过来,连忙朝别墅跑去。

    其他的人一起跟上,潘重海打开别墅的门,率先冲上二楼。

    这个房间,张禹先前来过,只是卧室太多,也确定不了哪个是潘重海晚上睡觉的房间。房间内的摆设不多,一张床,一个壁柜,还有一张桌子。

    在桌子上,正正方方地摆着一个玉如意,在如意旁边,放着那个精致的竹管。

    窗户已经破碎,潘翠翠的半边身子摔在外面。别人都忙着去救潘翠翠,张禹看到竹管之后,立刻停了下来,瞥眼仔细观察。表面看来,竹管并没什么,张禹伸手抓过,刚要进一步观察,不料那几个人已经潘翠翠抬了出来,正好转过身子。

    潘重海见张禹拿起竹管,立刻叫道:“你干什么?把东西放下!”

    张禹只好放下,厚着脸皮说道:“我就是好奇,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好奇就随便拿!”潘重海心情不好,语气自然也不能好了。

    张禹干笑一声,赶紧转移话题,“看看翠翠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说着,他就过去帮忙,潘翠翠现在头破血流,身上脸上有不少碎玻璃。他伸手一抓潘翠翠的脉门,已经没了生命迹象,人死了。

    “她死了。”张禹无奈地摇头。

    “死了!这、这怎么办?”潘驰大急。

    温琼则是冷静地说道:“报警吧……不过,这事好是古怪,她怎么会进到这里来?”

    潘重海沉着脸,说道:“我怎么知道!她应该没有钥匙才对!”

    说完,他看向六姑。

    六姑赶紧说道:“我、我也没有钥匙……不知道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也没有钥匙。”潘驰也立马解释,像是生怕被怀疑。

    张禹知道,这里门户紧锁,想要进来,只能通过后面被掰开的护栏。难道说,这丫头也知道,可她进来是做什么?

    想到这里,张禹又下意识地看向桌上的竹管。就算是想要拿竹管,怎么会突然撞出玻璃,这可真是邪门了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们没有,怎么一天到晚的这么多事!”潘重海沉声说道:“打个电话叫警察过来,把人带走,我烦着呢!”

    说完,他就将桌上的竹管和玉如意拿了起来,走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如果他只拿竹管,张禹倒不意外,可是又拿了玉如意,不禁让张禹有些好奇。张禹先前的注意力都在竹管上面,没把这玉如意当回事,全当是一个摆设。

    现在看来,似乎不是那么简单。不等他观察仔细,潘重海已经出去了,进到隔壁的房间,然后重重地将门关上。

    潘驰打电话报警,也就半个来小时,警察就到了。这些警察竟然都认识潘重海,不是叫大爷爷,就是叫大伯,因为潘翠翠的父母已经过世,所以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,全当是不慎摔倒,尸体就这么被拉走了。

    其实这里面疑点很多,但问题在于,潘翠翠撞出玻璃的时候,旁人都在楼下,不像是有凶手的样子。潘重海也不想多生是非,就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胡乱的了结。